都市仙靈

第5章 興師問罪

字體:16+-

洛葉一聽,蹭的就從**跳了起來,一把揪住不周道:“這TM跟我有什麽關係?還有,我把他們啟靈出來的,我給了他們新生,然後他們撒丫子跑了,出去鬼混也就算了。我呢?啥好處都沒有,出了事還得我擔著?我咋覺得我就是一免費苦力呢?”

不周抱著膀子嘿嘿道:“不要這麽說麽……你看啊,船你都上了,你現在跳海就是淹死,還不如想想如何把這破船的洞補上呢。”

洛葉一把將不周抓起來,然後摸過一個乒乓球拍道:“我腦子太亂了,打會球安靜一下。”

不周見此,趕緊叫道:“別別別……你還是有好處的!”

洛葉哼哼道:“別說你嫁給我啊,否則我弄死你。”

不周小臉一紅,指著自己的小鳥道:“這個都被你看到了,想嫁你肯定是沒戲了。要不我娶你?”

洛葉放下球拍拿起了一把水果刀道:“我覺得,我們還是同歸於盡吧。”

不周趕緊叫道:“說正事!說正事!你之前不是說飛升麽?我給你一套修行功法咋樣?”

洛葉一聽,眼睛頓時一亮,道:“真的?你不是說你不管這事麽?”

不周點頭道:“我當然不管這事,不過寶珠裏有一個書塔,書塔裏有很多秘籍。不過現在仙靈寶珠隻有1級,所以隻能打開第一層門,拿到最基礎的功法,但是我不保證你能修煉,因為你們這裏的靈氣真的太垃圾了!現在你還要麽?”

洛葉二話不說,本著不賺白不賺的原則點頭道:“要!”

洛葉道:“那行,等寶珠靈氣聚集滿了,我借助寶珠的力量帶你進去看看,你想學什麽,你自己挑好了。不過現在麽,你還是先幹活吧,找到那隻妖靈要緊。”

洛葉:“……”

對於不周的話,洛葉知道不能全信,但是他也很清楚,以這個操蛋世界的尿性,如果鋼筆妖靈真把他給供出來了,多半他們兩個一起被切片!

賊船已經上了,不幹活是不行了。

想到此,洛葉歎了口氣道:“算我服了你了,不過這烏漆嘛黑的,你讓我去哪找巴掌大的一支筆去啊?他就算在這屋子裏跟我躲貓貓,我都未必找得到他。”

不周也有點犯愁的坐在桌子上,單手托著下巴,道:“這的確是個麻煩。”

洛葉坐在那抖著腳,心中是越想越急,就在這時,他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是餓了。

洛葉摸了摸肚子,隨後眼睛一下就亮了,問道:“不周,那家夥吃飯麽?會餓麽?餓了吃什麽?還有,他有什麽愛好麽?”

不周眼睛一亮道:“他們當然吃飯,不過大多數時候主動吸收天地靈氣就行了。不過你們這個世界靈氣稀薄,他們自己吸收就算不餓死也絕對不會舒服了。所以他們會主動的往靈氣濃鬱的地方湊。而這裏,靈氣最充足的地方……”

洛葉和不周都笑了。

洛葉道:“看來我們要守株待兔了。”

不周道:“的確如此,不過這也不是萬全之法。他太小了,就算偷偷的湊過來,如果在什麽地方挖了個洞,藏進去,咱們也找不到他。你等等我,我去查查他的資料,回頭告訴你。”

“要多久?”洛葉是真擔心天一亮,鋼筆妖靈被人發現了,然後他被拉去切片。

不周道:“所有妖靈的信息,仙靈寶珠裏都有記載,就是查起來特別費勁。不過我是器靈,找起來相對要快的多。最多一天的時間,保證查的清清楚楚!”

洛葉道:“太慢了,能快點麽?我跟你說,這可關係到咱兩的生死。”

不周馬上道:“不能再快了,妖靈的種類和數量之多,可能比你吃過的米都多,我需要時間。”

洛葉趕緊揮手道:“那你還囉嗦啥?趕緊去啊!”

不周噗的一聲化為一道白光鑽進了洛葉的心口,消失不見了。

洛葉見此,心頭一寒,低聲道:“我靠,他住我這裏,那以後我要是有了老婆,造小孩的時候,那得多尷尬啊。正興起的時候,他要是蹦出來……”

不周似乎並不知道他心裏在想什麽,也沒解答他的疑問。

不過住都住進來了,洛葉也趕不走不周了,索性也就認了。

正如不周所說,洛葉是真的睡不著了。

換了誰,腦袋別在了褲腰帶上,估計也睡不著。

洛葉就這麽幹瞪眼的看著外麵的天空漸漸的亮了起來,街道對麵的方奶奶已經搬出了蒸屜,點了火,一道道白色的霧氣伴隨著村子裏的大公雞叫聲,緩緩升騰起,整個村子也開始有了活力。

馬興國馬老爺子門口的磨開始磨豆漿了……

成一二那個號稱茅山正宗的道士也穿好了衣服,晃晃悠悠的出來了,正往村子口的石拱橋走去,一邊走手裏還掐掐算算的,好像他真會算似的,至少洛葉就沒見他算準過。

就在成一二路過孫大海的樓下的時候,這老頭也不知道怎麽想的,忽然仰頭對著孫大海家喊到:“孫大海,本仙掐指一算,你今天有災啊!”

結果就聽孫大海的房間裏傳出一聲:“滾!”

成一二這才訕訕的離開了,嘴裏嘀嘀咕咕的道:“我真的算出來他有災啊……”

村子口的鐵匠段武河老爺子也開始拉他的風箱了……

一切都如同往常一樣,看著這些熟悉的人,熟悉的景,洛葉的心略微平靜了不少,嘀咕道:“看樣子,那支筆還沒開始作妖呢。”

話音才落就見花奶奶拎著大喇叭就從家裏出來了,然後站在街道上,拿起喇叭揮舞著手裏的一封信,對著孫大海家就開始吼了起來:“孫大海,你個老不死的,老流氓,你給我出來!”

洛葉一看,眉頭微微皺起,搞不清楚一向脾氣很好的花奶奶怎麽就突然爆發了。

老人家吵架,洛葉不能幹看著,得下去看看,不行還得勸兩句。

畢竟人年齡大了,生氣終究是傷身的。

下了樓,洛葉就看到孫大海一臉懵逼,稀裏糊塗的走了出來,揉著眼睛叫道:“花老太婆,你一大早上的喊什麽呢?我又沒得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