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仙靈

第6章 不對勁啊

字體:16+-

“沒得罪我?你自己看看你寫的齷蹉東西!”花奶奶直接將手裏的信砸在了孫大海的臉上。

孫大海接過來一看,臉頓時黑了,冷汗刷刷的往下淌……

洛葉好奇的湊過去,問道:“什麽東西啊?”

洛葉湊過去的時候,眼睛瞥了一眼信上的文字,第一行那“親愛的花家大妹子”一入眼,洛葉瞬間什麽都懂了。

孫大海一看洛葉湊過來了,趕緊將信扣在了心口,防止別人看見,然後瞪了洛葉一眼道:“看什麽看?隱私知道麽?”

“孫大海別轉移話題,今天你不給我個交代,我……我用針紮死你個老流氓!”花奶奶顯然氣的不輕。

說起來,花奶奶的老伴也走了十來年了,十多年的時間花奶奶都是守身如玉的一個人過來的。從來沒跟人發生過任何緋聞,現如今,忽然被人塞了一封情書,以她的思想,那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花奶奶沒等支支吾吾的孫大海回話,一把揪住他的耳朵,低聲問道:“孫大海啊孫大海,沒看出來啊,平時走路都要揉腿,大半夜的爬我家窗戶倒是順溜啊!你塞信也就算了,還打了我家小花,我告訴你,今天跟你沒完!”

孫大海頓時是一臉的委屈。

洛葉也是一臉的狐疑之色,孫大海一把年紀了,雖然喝酒挺厲害的,但是腿腳卻一直不算好,走快點都不行,還爬二層樓送信?還打狗?這TM說出來,他第一個不信!

不過洛葉也看了那封信了,字是孫大海的的字,名字是孫大海的的名字,就連手印都有了,真不信都說不過去了。

他知道,這次孫大海怕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不過孫大海還是倔強的叫道:“誰打你家小花了?我能打的過他?”

“小花過來!”花奶奶一聲喊,一條大黃狗跑了過來,眾人一看,頓時樂了。

隻見那大黃狗的腦袋腫的跟豬頭似的!顯然是被人揍過,而且打狗的家夥下手還挺狠。

花奶奶道:“這不是你打的,難道是我打的麽?”

眼見花奶奶步步緊逼,孫大海一梗脖子,一跺腳道:“我就喜歡你了咋的!”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花奶奶整個人都站在原地懵了!

就在這時,孫大海忽然一個轉身,耳朵脫離了花奶奶的魔爪,然後他撒腿就跑!

這時候花奶奶才回過神來,氣的一跺腳,喊道:“小花,給我抓住這老流氓!”

說話間,大黃狗大叫一聲就追孫大海去了。

洛葉看到這一幕,更是一臉的疑惑了,狗這東西,尤其是這條大黃狗,是出了名的欺軟怕硬。方奶奶家原本有一群小雞仔,這家夥就過去攆小雞玩,然後被老母雞發現了,追著它叨半天,鼻子都出血了。從那以後,他見到雞就繞著走……

如果昨天晚上孫大海真揍過它,它絕對沒有膽量去追孫大海的,也就是說,孫大海八成是真被冤枉了。

這麽一想,洛葉知道壞菜了,別說孫大海的老胳膊老腿了,就算是洛葉自己,也跑不過那條狗啊,這要是被追上,別說咬一下,就是撲一下,也夠孫大海受得了。

就在這時,孫大海一個轉彎,鑽進了一個胡同當中,大黃狗小花跟著就跑了進去。

眾人伸長了脖子看著,在大家看來,孫大海肯定是跑不過狗的,所以隻要等著就行了。

結果等了半天,狗沒回來,孫大海也沒回來……

反倒是橋頭傳來老道士成一二的聲音:“早跟你說你有災吧!”

“滾!”

這是酒鬼孫大海的聲音。

花奶奶一聽,趕緊拿起喇叭喊道:“小花!”

下一刻,一聲狗叫聲傳來,小花叼著一根火腿腸,邁著小碎步,搖著尾巴,高高興興的回來了。

花奶奶一看,頓時明白了,孫大海這是行賄小花,然後乘機跑了!

花奶奶氣的一跺腳,罵道:“有種的你就別回來!”

說完,花奶奶直接將他裁縫鋪門口的桌子搬到了孫大海家門口放著,合著她打算今天就在這做活了……

孫大海顯然是聽不到花奶奶的聲音了,眾人見熱鬧結束了,也都紛紛笑著散了。

洛葉湊過去道:“花奶奶,您別生氣,昨天是愚人節,老爺子跟你開玩笑呢。”

花奶奶嗬嗬一笑道:“愚人節是四月一號,今天才二月二十八號,你告訴我那是哪個國家的愚人節?”

洛葉老臉一紅,他怎麽也沒想到這老太太這麽潮流,連西方的節日都知道……趕緊閃人。

洛葉不知不覺間又走到了老槐樹的樹下,他坐在枯井的石頭蓋子上,捉摸著如何找鋼筆妖靈的事情。

不周說過,1級的仙靈寶珠聚靈陣的效果並不強,靈氣濃鬱的地方,就是身體附近幾十米的區域。

所以,鋼筆妖靈是有很大可能就在他附近躲著的,隻是目標太小,不好發現罷了。

“躲著?隻要你在我附近,我遲早能找到你……躲?我去個你沒地方躲的地方,看你怎麽躲!”洛葉冷笑一聲,立刻往村子外衝去。

石子鋪村四周環著河道,隻不過年頭久了,河道裏早就沒有水了。不過出入村子,大家還是習慣走村子口的那座據說是明清時期的小石拱橋。那也是當初唯一能夠進入村子的路……

洛葉才跑了沒幾步就聽對麵的方奶奶喊道:“臭小子,饅頭好了,快來拿!不拿,也算一頓飯錢的啊!”

洛葉這才想起來,還沒吃早飯呢,連忙應了一聲:“哎,來啦!”

至於老太太的話,洛葉隻是笑笑。方奶奶每天都喊著各種克扣他放在她那的早餐錢,但是每個月結賬的時候,洛葉都會發現,方奶奶少收了他不少錢。洛葉知道,方奶奶以前是村會計,不可能這點小賬算不清楚,那答案就隻有一個了,刀子嘴豆腐心,說白了,還是用這種方式催促洛葉老老實實吃早飯。

落葉家對麵的老宅門口放著一個蒸鍋,一名滿頭白發的老太太麻利的打開鍋蓋,鍋蓋下隻有一籠蒸屜,蒸屜裏整整齊齊的擺滿了白花花的大饅頭,個個飽滿圓潤,散發著熟麵粉帶著甜味的香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