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仙靈

第7章 老道士OR老騙子?

字體:16+-

老太太熟練的手在冷水盆裏沾了點水,然後伸手入鍋裏挑了兩個明顯和其他妖豔貨色不一樣的超大號饅頭出來,快速的裝好袋子裏,然後嚷嚷著:“臭小子,趁熱乎吃!”

洛葉拿起來聞了聞,笑道:“奶奶的手藝就是好,真香!”

說完,洛葉就跑了。

老太太一聽,臉上的皺紋笑的更深了。笑罵道:“就你會說話!跑慢點!你個兔崽子,你跑那麽快幹什麽?外麵好好的大學讀完了不留在大城市,回這裏來窩著……”

聽著老太太數落的聲音,洛葉絲毫也不生氣,笑嗬嗬的往前跑,路過一處早餐攤子的時候,隨手拿起桌子上的一個暖水瓶,嚷嚷著:“馬嗲嗲,豆漿拿走了啊!”

下一刻,屋子裏衝出一名馬臉老頭來,指著洛葉的背影就罵道:“跑跑跑!就知道跑,也不怕一口豆漿嗆死你!你TM慢點跑!讓你住城區,上班近,你不幹,非要回來……”

洛葉依然笑嗬嗬的往前跑,一口豆漿喝的滿嘴飄白沫,同時一路跑一路問著好:“滿滿早啊!”

一名正在曬酒糟的中老年婦女抬起頭來,笑起了些許褶子,然後怒罵道:“早個屁啊!全村就你一個懶鬼!”

“嗲嗲打鐵呐?”洛葉大老遠的看到村子裏唯一的一個鐵匠鋪正在燒火,一老頭一邊拉扯著風箱,一邊搖著扇子。

見對方沒搭理自己,洛葉又喊了一聲:“嗲嗲,打鐵呐?”

那老頭哼哼了一聲,抬起頭來,瞪了洛葉一眼,語氣不善的道:“瞎了?”

洛葉幹笑一聲,擦了擦鼻頭,趕緊扭頭看向孫大海家門口還有些氣鼓鼓的花奶奶,厚著臉皮湊上去,嘿嘿笑道:“花奶奶,我牛仔褲開檔啦!”

花奶奶瞥了一眼洛葉,沒好氣的道:“不管!”

洛葉立刻湊上去,拉著花奶奶的胳膊道:“奶奶……奶奶……孫大海惹你了,我又沒惹你……再說了,就那麽亮條褲子,開檔了以後沒得穿了。”

花奶奶嘴上說生氣,但是卻遮不住對這混蛋小子的喜愛,無奈的道:“好了,好了……20冒頭的人了,還跟個孩子似的!你走吧,一會我讓小花去你家拿,還是老位置吧?”

洛葉知道,小花就是邊上那條臉腫的跟饅頭似的黃狗,這狗很聰明,可以幫花奶奶做不少事。甚至會把洛葉放在凳子上的衣褲叼到花奶奶家,對此,洛葉還是很喜歡這條狗的。

說到這不得不提一句,石子鋪村村風一直很淳樸,再加上是出了名的窮村,所以也沒有賊來光顧。因此,石子鋪村幾乎是夜不閉戶的,洛葉每天出去,大門也不用鎖,每天坐在門口聊天打牌的老人們,就會幫著彼此看家。所以,小花去洛葉家,自然是不用學會開鎖這項技能的。

洛葉應了一聲:“是的,那沒事我先走了啊!”

花奶奶叫道:“等會!我量一下你的褲長。”

洛葉納悶的看著花奶奶用尺子丈量著他的長腿,問道:“咋了?”

花奶奶道:“家裏有點破布,給你做件褲子,免得天天穿那兩條褲子出去給我們村子丟人。”

洛葉頓時老臉一紅,連連道:“謝謝奶奶哈……”

“趕緊走吧,看著你就煩。”花奶奶揮揮手,趕人了。

洛葉嘿嘿的傻笑著跑了。

村子盡頭是一座古橋,據說是明清時期的老物件,可惜橋不長,也就二十米左右,再加上年久失修,上麵掛滿了厚厚的塵土早就看不出了石頭上的紋理,兩側則爬滿了爬山虎和青苔。橋下的河道也早就沒有水了,就是一灘幹河道,到了夏天,風一吹,還有塵土往上飛。

曾經有人想要拆了它修新的,不過村裏的老人不同意,也就作罷了。

隨著村子裏的年輕人都出去打工了,以及老人一批一批的離世,村子越來越荒涼,越來越缺乏人氣。

到了今時今日,石子鋪幾乎是快被人遺忘了。

上了古橋,洛葉就看到一個老頭穿了一身黃燦燦的道袍,道袍大襟敞開著,露出裏麵厚厚的衣衫,然後就這麽十分不雅的往橋欄上一靠,眼睛上戴著一對大墨鏡,也看不到他是睡了還是醒著。

老頭的身前放著一個卦攤,卦攤上畫著太極八卦,寫著一大堆的什麽太上老君,元始天尊之類的鬼畫符,還扔了幾枚銅錢在上麵,銅錢邊上,還趴著一隻巴掌大的王八殼。

總之,這老頭給人的感覺,隻有一個,無比的不專業。

不過就在洛葉上橋的瞬間,老頭如同觸電一般,嗖的就坐了起來,盤腿坐好,正襟危坐,同時順帶著將衣襟拉合上了,張嘴就道:“年輕人,聽你腳步虛浮,氣血有虧,煞氣刺骨,最近怕是走了黴運吧?”

洛葉一聽,兩眼一翻,直接罵道:“老家夥,你可別裝了,沒客人,是我!”

“草,你小子啊。”老道士罵了一句,又斜斜歪歪的靠在了橋欄上,然後大手一伸道:“我要大的。”

洛葉白了老道士一眼道:“墨鏡摘了,這天都沒完全亮呢,你帶個兩塊錢塗黑漆的墨鏡能看到啥?”

老道士不以為然的道:“你這臭小子,見到別人都是嗲嗲,嗲嗲的喊著,嘴上跟掛了蜂蜜似的,怎麽到了我這,你就臭的跟長沙臭豆腐似的呢?”

洛葉反問道:“你說呢?”

說話間,洛葉從布包裏拿出一個饅頭扔給老頭,然後將剩下的半壺豆漿放在了老道士的卦攤上。

老道士趕緊叫道:“拿開,拿開!弄髒了,顯得不專業!”

洛葉白了他一眼,問道:“哪來那麽多廢話?喝不喝?不喝我拿走了啊!”

老道士閃電般將保溫杯搶了過去,對這裏麵吹了吹氣,道:“你小子,就不知道尊重我一下。我跟你說要不是末法時代,我老人家最起碼也是張三豐那個級別的。你現在對我好點,等哪天靈氣複蘇了,我還能照應你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