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仙靈

第8章 麻煩升級了

字體:16+-

洛葉兩眼一翻道:“嗬嗬……還張三豐呢,我看你就是張無忌。”

老道士也不以為意,反而帶著幾分得意的道:“你小子終於說了句人話了,張無忌也行,一代教主,就是娘們了點,那個年代還隻娶一個。要是我老人家是他,絕對一個不落的全收了。”

洛葉對著這三觀不正的老不正經就是一個白眼,道:“行了,你趕緊吃吧。就你一把年紀了還一個不落的都收了?我看你收個滅絕師太還差不多。”

結果老道士一聽,眼睛一亮,順手就從八卦攤下麵抽出一張海報來,上麵赫然是周海媚版的滅絕師太!

洛葉沒記錯的話,當年周海媚似乎是演的周芷若,如今雖然年齡大了,但是依然十分漂亮!

然後就聽老道人一臉得意的道:“這樣的滅絕師太,給我一遝也行。”

洛葉:“……”

洛葉三下五除二將饅頭吃完了,然後起身就走,一邊走一邊叮囑道:“豆漿喝完了,保溫瓶給我看好了啊,這可是咱們吃飯的家夥。”

老道士揮揮手,示意洛葉趕緊滾蛋。

洛葉沒走,而是湊過來,嘿嘿的笑道:“哎……南山上的那個道觀的鑰匙是不是在你這呢?”

老道士順手就從口袋裏掏出一把鑰匙扔給洛葉道:“拿去拿去,別耽誤我做生意。”

洛葉一愣,心中多少有些感動,老道士雖然平時為人挺混蛋的,但是這家夥還真是夠仗義的。洛葉就是問問,還沒提出要求呢,他連問幹什麽都不問,就把鑰匙給他了。

收好了要是,洛葉問道:“你就不問問我去幹啥?”

老道士成一二頓時樂了:“幹啥?那破地方文革的時候都給燒光了,就上下一片白地和四周的圍牆了,你去那裏還能幹啥?你要是能找到一塊二十年前的木頭,我都叫你爺爺。”

洛葉一聽,頓時苦笑了起來,貌似那裏還真是開闊的可以,否則他就不去了。

南山就是一片荒山,雖然山地分給了村民們,但是並沒有人真的去打理它,隻是任由上麵的野生茶子樹自由生長,然後每年的十月一大家去各自的山上摘茶籽回去榨茶油。

爬到了半山腰,洛葉推開一扇老舊的破木大門,入眼的就是一片占地十分廣闊的青石平地!

據說這裏原本有一座十分大的道觀,不過在當年瞎鬧騰的時候,一把火燒了,隻剩下一些石頭瓦塊什麽的。

後來又傳聞,道觀裏的石頭鎮邪,於是許多村子裏的人修新房的時候都會過來拿幾塊石頭回去埋在地基下麵,驅邪什麽的,於是就隻剩下一些瓦片了。

再後來大家意識到古董值錢了,於是這些瓦片也被撿光了,事實證明,不值錢,不過也沒人還回來了。

到了現在,這裏就是一片巨大的平地,地上由青石鋪就,一馬平川,再沒他物。

洛葉直接跑到正中間的位置往地上一坐哼哼道:“這寺院的直徑就有兩三百米大小,我看你往哪躲!”

一分鍾過去了,洛葉精神抖擻。

十分鍾過去了,洛葉開始打哈欠,揉眼睛。

半小時過去了,洛葉拿出了手機開始刷微信,看短視頻。

兩個小時過去了,洛葉在原地開始打轉,一邊走一邊嘀咕著:“嘿,這家夥挺精明的麽,看樣子不會這麽簡單上當了。”

正當洛葉琢磨著新法子的時候,他手機響了。

洛葉一拿起來就聽到對麵的老騙子在喊:“臭小子,快回來吧,村子裏快亂套了!哎哎哎……別打,別打!那真不是我說的……哎呦……”

洛葉隻聽對麵一陣嘈雜和混亂聲,以及一些熟悉的聲音在喊什麽,具體喊的也聽不清楚。

不過顯然,村子裏是出大事了。

洛葉管不了太多了,撒腿就往山下跑,三步躥上石拱橋,站在橋上,居高臨下往村子裏一看,頓時傻眼了!

隻見一群老頭老太太正站在一起,人手一張紙,爭的麵紅耳赤呢。

洛葉腦子裏下意識的閃過了早上花婆婆大戰孫老頭的場麵,心說:“不會吧?”

看到洛葉回來了,一群老頭老太太紛紛喊著:“葉子,你過來給評評理!”

“葉子,你看看,還說我流氓,她還偷偷給我寫情書呢!”孫老爺子一看到洛葉,立刻跑過來告狀。

花奶奶見此,老臉通紅的道:“那不是我寫的!”

孫老爺子得理不饒人的道:“你還不承認?這字是你的吧?名是你簽的吧?”

花奶奶張張嘴,一臉的苦相道:“這……字是我的,但不是我寫的啊。”

孫老爺子正要說什麽,洛葉見花奶奶都快哭了,趕緊道:“嗲嗲,你先別說花奶奶,你說說你那情書是咋回事吧。”

孫老爺子頓時閉嘴了,想了一會苦笑道:“那真不是我寫的啊……”

洛葉拍拍兩人的肩膀道:“我相信你們說的,你們自己說的你們也肯定信,所以,你們先別著急吵架。你們先去一邊冷靜冷靜……不用想別的,就想想對方紙上的字,是哪來的。行不?”

沒有指責,隻是去思考自己的問題,兩個老人也安靜了下來。

事實上,花奶奶早上是一肚子怨氣,中午的時候是一肚子的委屈。

孫老爺子就不一樣了,他鬼精鬼精的,早上雖然被罵了,但是喝點小酒就忘了。

中午發難,那是記仇,明知道可能不是對方寫的,故意難為花奶奶呢……

現在洛葉出麵,老爺子也不爭了,就去一邊坐著,美滋滋的看著那封花奶奶寫給他的信去了,看樣子這老頭心裏還是挺樂嗬的。

另一邊鐵匠馬老爺子一臉怒火的坐在那,見洛葉過來了,直接將一張紙扔給洛葉。

隻見上麵寫著幾個大字:“段武河的鐵器,真爛!”

洛葉道:“這……誰寫的啊?”

對麵做豆漿的馬老頭苦笑著舉起手來道:“字是我的,但真不是我寫的。不過他也夠損的,你看看……”

洛葉結果馬老頭的紙,上麵寫著一行大字:“破豆漿,都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