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字體:16+-

第二章

第二章

“很奇怪,是嗎?”我問道,手裏的咖啡都變涼了。

“噢,的確。”羅西盯著我說。“它的確是某人的私有財產。”

夜早已降臨——寒冷,多霧,潮濕的東歐之夜。街上很荒涼,幾乎沒有行人。

我記得無論在眼前的書架上或在任何其他地方,我都沒見過這本書。我隨便一翻就翻到了書的中間,一條木刻的巨龍橫亙在左右兩頁紙上,它伸展雙翅,長尾巴彎成圈,凶神惡煞,張牙舞爪,爪子上還掛著一麵旗,上麵隻有一個名字,是哥特字體:德拉庫拉。

有一陣子他沒有說話,凝望著窗外。

看到它,我像從前小說裏說的那樣,吃了一驚。我又翻了一下那本書,這回仔細得多。中間這條龍毫無疑問是木刻的,也許是中世紀的風格,書做得很不錯。我想它很值錢,同時對某個學者而言也許還具有重要的個人價值,因為它顯然不是圖書館的書。我去前台把書交給了圖書管理員。

“太晚了,故事長著呢。”父親端起茶杯,又放下。我看到他的手在發抖。

“不,我的意思是我隻是發現了這本書,在我的——”看到他臉上的表情,我住了口。外麵的光線從灰蒙蒙的窗子照進來,他看上去老了十歲。“您說它是我的,是什麽意思?”

“打開看看,”我催他。

“我是試圖了解更多。”他坐下來,張開他不大但看起來很實在的手捧著咖啡杯。

我向他傾身過去,問:“您想告訴我什麽呢?”

“那您的研究呢?僅有化學分析不夠埃您說過您曾試圖多了解——?”

羅西搖了搖頭。“不管怎樣,弗拉德在一次與土耳其人的戰鬥中被殺了,或許是被自己的部下誤殺的,被埋在斯納戈夫湖中的一個小島上。關於他的回憶成為一種傳奇,迷信的農民將它代代相傳。到了十九世紀末,有位愛誇張的作家——亞伯拉罕·斯托克——受其影響,拿著德拉庫拉這個名字套在了一個完全是自己想象的人物,一個吸血鬼的頭上。弗拉德·特彼斯的殘酷令人心驚膽戰,但他當然不是吸血鬼。斯托克的書根本沒提到弗拉德,盡管他筆下的德拉庫拉講到他的家族反擊土耳其人這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