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十章

第十章

他臉上的表情看上去怪怪的,一隻胳膊摟住我的肩膀,他很少這樣做。

“隱居的生活,”父親坐在我身旁的圍牆上,喃喃說道。

我要行動,像羅西那樣,要找到我的線索。我在聽故事的過程中,開始變得聰明起來。

厚重的柱子上,那些石頭燭台上的光打破了黑暗。

我在出來的時候停頓了一下。突然有股衝動席卷而過,幾乎令我恐慌起來,我想問問父親關於聖馬太修道院他知道什麽,記得什麽。但他那穿著黑色亞麻布外套的後背顯得很寬闊,它明白無誤地告訴我,“等等,凡事自有定數。”

東比利牛斯山的聖馬太修道院坐落在海拔四千英尺的山上,走進門去就是聖馬太小巧的教堂和它精致的回

廊,好像是一位有藝術品位的力士參孫的傑作。我們一進門就被一陣滴水聲吸引住了。在那麽高,那麽幹燥的地方竟然有如同山泉一樣自然的水聲,令人歎為觀止。

我突然想到他後悔我們來到這裏,後悔得幾乎要掉眼淚。隻聽得他說,“我們四處看看吧。”

我們下麵的空氣中有些什麽掛在那兒,閃爍著。父親還沒指給我看,我就意識到那是什麽了:一隻被獵食的鳥,環繞著柱子,像是一塊漂浮的銅板。

“看起來很平靜,但日子是艱苦的,有時還不無險惡。”

我們走到通往地下室的台階,這時,我又一次看到父親那不可思議的害怕。在樓梯一個寬敞的轉彎處,他好像故意

走得很快,把我拉在後麵,我們往下走到一塊岩石上時,他都不牽我的手。黑暗中,一股逼人的冷氣朝我們襲來。

一個身著黃色長袍的修士站在木門邊,默不作聲地給遊客派發宣傳小冊子。

我不用猜測也知道了些其他的事情。

和我的第一個印象一樣,我的這個第二個印象也是一閃而過,但更加敏銳:他打開小冊子,一隻腳邁上石頭台階,非常不經意地低頭看了看那上麵的文字,而不是抬頭看我們頭頂的動物裝飾。我看得出,我們就要邁入這一聖所,而他對它舊有的感情沒有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