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你是什麽意思?”

她瞪著我。

我簡單描述了那天晚上的情況,從我帶給他那本奇怪的書開始,但沒有說羅西告訴我的故事。

“那太晚了。我要你馬上就看。”

“羅西,”我猶豫著說,“你的父親,曾經確信——現在也確信——德拉庫拉還活在這個世界上。”

“是的,我理解。但德拉庫拉對你還意味著別的什麽嗎?”

“我還不能肯定。但我需要專家的幫助。我不知道你在研究過程中有什麽發現——”我說到這裏,又一次被她警惕地狠狠地盯了一眼,“但我相信羅西在失蹤前知道自己會有人身危險。”

“人身危險?哪裏來的?”

“我要回去拿一下。但我要請求你當著我的麵讀這些信。它們很容易就弄壞了,而它們對我來

說非常珍貴。”

海倫·羅西毫不畏懼地看著我,臉上嚴厲、嘲笑的表情沒有絲毫改變。

“你母親?”

“節省更多的時間?”她輕蔑地重複道,“你在安排我的時間了?”

“羅西小姐,”我一邊把書拿過來,封麵朝下放在我書包旁邊,一邊盡量平靜地說,“如果你見到他,你會覺得他比你此時想象的要好得多、友善得多——你的父親——失蹤了。”

她瞪著我,這個消息對她來說是個意外。我心中的疼痛好像減少了些。

“德拉庫拉對於你意味著什麽?”

好吧,盡管她問題尖刻,她可是個人類學家。她能在瞬間拋開個人問題馬上想到這一點,這讓我驚奇不已。

她的臉上滿是困惑。“你這是在和

我開玩笑嗎?”

“他有過什麽問題?他現在有什麽問題?那些信和他的失蹤有什麽關係?”

我小心翼翼地問自己,這個女人與羅西之間有宿怨,在學術上和他作對,她會不會是傷害羅西的凶手呢?是她使他失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