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我們就要靠近港口小島了,一個有一座石頭教堂的古老村莊。

船主拋了根繩子套住碼頭上的一根樁子,然後向我伸出一隻粗糙的手,扶我上岸。父親給了他一些花花綠綠的鈔票,他手摸了摸帽子表示感謝。他正要跳回到自己的船上,又掉頭過來問父親:“您的孩子?”他用英語喊道,“女兒?”

“寫下你的這些故事?”我問。我的心在收縮,心跳加速。

父親給我們找了個背朝陸地的住處,然後我們在碼頭附近的露天餐館吃飯。暮

色慢慢降臨,我已經看到海上有星星了。比下午更涼一點的微風送來陣陣我喜愛的香味,那是鬆柏、薰衣草、迭迭香和百裏香。

這是一個成年人的問題,完全不是掩飾小孩子詭計的把戲。他看著我,我想他眼裏的疲乏後麵滿是善意和悲傷。

“是的。”父親答道,覺得奇怪。

我俯身去細看她時,她突然從兩個一模一樣的、深如黑洞的眼窩裏衝我一笑。

“我祝福她。”那人簡單地說,一邊在我近旁的空中畫了

個十字。

“小心,”父親喊道,一邊用手抓住我圓領衫的後背。

“是嗎?”他漫不經心地問,我總算舒了口氣。

“為什麽天黑以後香味會更濃呢?”我問父親。

“是的。”

一個來之不易的晴好天氣,白日如山區的天空一般開闊,春天隨著我們的腳步進入了斯洛文尼亞。布萊德湖果然不錯。湖泊的中心是一座城堡,好像一碰就要坍塌的樣子。

幾天後,我們來到一個小鎮,小鎮就在海邊。小港口

滿是漁船,在半透明的水麵上互相碰撞著。父親打算晚上住在附近的一個島上,於是用手勢召來一位船主。我在船頭伸出腦袋,覺得自己就像是裝飾船頭的雕像。

那天晚上,在父親隔壁那間陰暗的小房間裏,我開始寫下他告訴我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