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我坐在那兒目瞪口呆。“羅西教授?什麽——你是什麽意思?”

她不安地聳了聳肩。我看見她毛衣的翻領上落著一根較長的頭發,她自己的黑頭發,但在黑色麵料的襯托下閃爍一種黃銅色的光。她好像在下決心要說什麽。

“事實上,有的,但這與你無關。”她盯著我,“你幹嘛也在找這本書呢?如果你想要我的電話號碼,幹嘛不直接問我要,還要繞這麽個大圈子?”

父親夢遊似地朝周圍看了看。

“這真是天大的笑話。”

“不管你信不信,我母親小學都沒有讀完,不過她後來又接受過再教育。可我呢,十六歲就上了大學。當然,母親告訴了我父親是誰。即使在東歐的鐵幕深處,我們也知道羅西教授那些傑出的著作。要找到他住在哪裏並不是件太難的事,你知道;我曾經盯著他著作封麵上的大學名字發誓,有一天我要去那個地方。四個月前,我拿到了來這裏的研究生獎學金。”

“他從來沒有告訴過我他去過羅馬尼亞。”我嘟囔著,根本不是在講話。

“原來你讓這個給嚇壞了。”她無動於衷地說,“那麽一定認識他了?”

“我是研究人類學的,”她還是開口了。“但我對曆史也非常有興趣。我研究巴爾幹和中歐的風俗和傳統,特別是我的祖國——”她的聲音小了些,略微悲傷但並不忌諱——“我的祖國羅馬尼亞。”

“你認為是誰不想讓我有這本書?”她的麵頰又開始有些變色了。

“不,不是的。但我想知道你認為是誰不希望你借這本書看呢。”

我比平時稍晚一點才到他房裏,他的身影投射在賓館沒有裝飾的牆壁上,一個伏案的黑影,在更黑暗的桌上。如果我不是早知道他是太累,熟悉他低垂肩膀,趴在文件上,我會在一念之間——如果我不認識他的話——認為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