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啊,沒事兒,謝謝。”我指著那個女管理員的背影。“她在幫我找了。”

我聽到了在圖書館聽過的那低沉有力的聲音。

問訊處的接線員說話簡潔明了。我聽見她在慢慢地翻動著書頁。“有一位登記為H·羅西的,在女研究生樓。”

就在我瞥見管理員脖子上的傷痕的片刻間,我也同時看見了先我一步借走《德拉庫拉》的人。她叫海倫·羅西。

“我沒有哥哥,”她說。那聲音聽起來像是一種警告,不是一個簡單的陳述句。“你是誰?”

她轉頭去查看她身後的一個卡片櫃。

我站在那裏的時候,意識到大聖壇後麵有另外一個管理員在向這邊走來,注視著我。我經常看見他,也許是我以前留意過他的緣故,我意外地發現他的外貌有些變化:臉呈菜色,沒精打采的,也許是生過一場大病。

“對不起,書借出去了。”

“謝謝您,劉易斯小姐。”一個遙遠的聲音好像在沮喪地說道。然後她對著我這邊說話。

“請接大學問訊處。”我還沒有發現有人跟蹤我,但還是關上門,又從門縫裏仔細打量著過往的行人。

“非常感謝,”我禮貌地喃喃道,走開了。

我從來沒有——在那一刻之前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人的眼睛會充滿如此的憤怒

和警惕。

他站起來,舒展了一下身子。我們最後看了一眼每個小窗口外那令人目眩的風景。父親把我往後拽了一下,好像怕我會掉下去。

我來到圖書館裏,大閱覽室非常安靜,隻回蕩著管理員走路的腳步聲。很少有學生起這麽早,我知道可以有半個小時的安靜。

她眯著眼睛打量了我一下,“我們通常不那樣做,”她說。

她對我那麽關照,即使在這令人極不愉快的時候,我也不願犧牲她對我的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