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那個黃鼠狼似的管理員的腿從車下伸出來,扭曲成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一隻手臂放在頭頂上,死了。

海倫在辦理允許入庫的手續,穿著黑大衣的她身材修長,隻見她背影堅定地走向圖書館長長的中殿。然後,我發現管理員從中殿的另一端鬼鬼祟祟地過來,緊靠著目錄櫃的另一邊。

海倫把十字架放在他的鼻子上方,他又開始嗚咽了。“我的主人,”他哭著說。

他在我身子下麵掙紮,口吐唾沫。管理員很脆弱,我將他抓在手裏,他連連打我,我用膝蓋抵住他的腿。

“你千萬不能那樣做,”我低聲抗議,“尋找羅西的下落是我的事。”

“尋找羅西的下落也是我的事,”她也低聲答道。

蹲在我旁邊的海倫長抽了一口氣,往後跪坐在地上,好像聽了他的話,她不自禁地縮了回去。

我跳到他身上,腳才著地。他的小腦袋砰的一聲撞到地上,那聲巨響弄得我腦袋裏嗡嗡直響。

起先,樓上聽上去和其他樓層一樣安靜。然後我聽到有人在角落裏竊竊私語。

“我沒有碰他!我什麽也不知道!”

海倫蹲伏在我身旁,臉色蒼白,但看起來鎮靜,

手裏拿著十字架,對準他。

我聽到了腳步聲,好像是海倫走開了。我正要繞過書架尾端,把一本西多會修道院的對開本砸到那可惡的黃鼠狼頭上。可是,這時海倫又拋出一張新牌。

“也祝你成功,羅——”

“羅西!”他尖叫著,“不公平啊!應該是我去藹—該輪到我了!給我地圖!我等了這麽久——我找了它二十年!”

我的心頓時沉到七樓以下。地圖?海倫想幹什麽啊?她為什麽要暴露這個重要的信息?如果羅西的分析是對的,那幅地圖是我們最危險的,也是最重要的財產。是我最危險的財產,我糾正自己。海倫不是同時在盤問我吧?我在一瞬間看到的是:她想利用地圖搶先找到羅西,完成他的研究,她利用我來了解羅西了解的一切和他教給我的一切,然後出版她的研究成果,將他曝光——容不得我想更多了。因為我立刻聽到管理員在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