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我三點鍾就從房裏出來,一隻手拿著我的貝雷帽,一隻手拿著筆記本,因為父親建議我趁此行做些筆記,學校裏還得交一篇論文呢。

我的向導是一個淺色頭發、身材瘦長的大學生,詹姆斯教授介紹說他叫斯蒂芬·巴利。和斯蒂芬一起走在這四方院裏,我暫時有一種被那個精英集體所接納的感覺。同時,走在一個英俊的大學生身旁所感到的這種反抗像一絲來自異域文化的音樂震撼著我。但我更加努力地抓緊自己的筆記本和童年。

門鎖著,我們等了一會兒才有一個學生來給我們打開那扇鐵門。

我看見牛津的第一個學院了,在朝陽中聳立在一座有圍牆的院子裏,旁邊的是拉德

克利夫樓的完美造型。

“那時候牛津就有吸血鬼?”我回過神後問道。

任何仰慕英國文化的人都知道拉德克利夫樓是英國建築的傑作之一。斯蒂芬帶我瀏覽這個建築各處不同的特色,最後,他終於把我帶到一個樓梯口,我們走上陽台。

房間光線暗淡,極為狹小,隻夠在中間放一張看書的桌子,這就意味著我們突然和一位坐在那裏翻閱一本對開本,並飛快在紙上做筆記的學者麵麵相覷。他臉色蒼白而憔悴,眼睛都凹了下去,他抬頭看我們,神色急迫但極端專注。

“就在這上麵。”他指著牆上的一扇門,鑿得像本書一樣。“那裏有一個小閱覽室。

我上去過一次,有關吸血鬼的書就藏在那裏。”

我拿出自己最近的成績單,上麵都是優秀,其中我那位頗為自得的曆史老師對我的一篇論文這樣評價:“你對於曆史研究的本質有獨特見解,對於你這樣年紀的人來說尤其難得。”

我睜大眼睛看著他,頓時說不出話來。

“我們到了,”父親說,我很高興我們轉彎進了一扇開在長滿青苔的牆上的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