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你才是真正勇敢的人,而且他傷害的是你,”我低聲說,“他——?”

“我發誓,”她簡單地說,“再說,”——她那種嘲弄的微笑又來了——“我通常不習慣和人分享我自己能用的東西,你呢?”

有一會兒,她的嘴唇好像在顫抖,好像要哭出來的樣子,“他沒有吸很多血——來不及,也不怎麽疼。”

“現在你打算怎麽辦?”她問道,她的漠然顯得有點奇怪。

她那戴了手套的手做了個什麽手勢,她直視著我,挑釁似地:“我不知道該怎麽辦,但我想我要和你一起去。”

“你幹嘛想知道?”我反問,“為了你的研究?”

“一位人類學家竟然會疏

忽這個,你不給她寫信或者打電話嗎?”我反唇相譏。現在我相信我們又是同一陣線上的戰友了。

“我覺得不會有什麽感染,”她說。“沒流什麽血,而且我馬上就止住了。”

我突然覺得很累。“回來?我都不知道我要去調查什麽,更別說什麽時候回來了。也許我一到那裏的什麽地方就給吸血鬼擊倒了。”

“我的意思是說,他們相遇的時候,他告訴過她自己去羅馬尼亞的目的就是研究德拉庫拉的傳說,她自己也相信這個傳說。我應該多問問她自己的經曆。”

“但你——”我將信將疑,結結巴巴地問。

“噢,西方

人真是天真,”她終於說道,“你覺得她會有電話嗎?你覺得我每次給她寫的信不會被人拆閱嗎?”

“羅西小姐,”我說。“如果你能保證不張揚此事,我保證回來後馬上和你聯係。你還有什麽要告訴我的嗎?你能想到別的辦法讓我在出發前和你母親聯係上嗎?”

“你在急著找什麽文獻呢,福爾摩斯?”她問,“是那份參考文獻目錄吧,關於那個龍之號令的?我看到在他文獻的最後一頁上,也是他惟一沒有詳細說明的文獻。那就是你要找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