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這次,她的微笑不是歡快的,而是悲哀的。

“我姨媽想知道,你對匈雅提時代是否有特別的興趣,”海倫說。

對於美味,我們的肚子總能裝得下。

“當時他就在瓦拉幾亞,”海倫低聲說。我知道她不是指匈雅提,不過我們有個不言自明的約定,即不在公共場合提德拉庫拉的名字。

我想,又是土耳其人——她們真聰明,真冷酷,把美味佳肴和野蠻的戰爭奇特地攪和在一起。到一五四一年,他們擁有伊斯坦布爾已將近一個世紀。想起這一點,我感到了他們持久的力量,這種力量使他們的觸角遍及歐洲,隻被擋在維也納的大門外。弗拉德·德拉庫拉與他們的戰鬥,就像大衛王猶大和以色列的第二任國王,據《聖經·舊約》記載,他殺死了腓力斯巨人歌利亞,並成為國王。抗擊歌利亞人一樣,隻不過遠沒有大衛王那麽成功罷了。另一方麵,一小群貴族在東歐和巴爾

幹地區,不僅是在瓦拉幾亞,而且在匈牙利、希臘和保加利亞(僅舉幾個例子)的努力,最終確定了土耳其人占領的路線。

“匈雅提,”我沉思地說,“我想那天晚上你提到了他。你說他是在一四五六年取得勝利的?”

伊娃姨媽捏捏我的胳膊,就像我是她已經長大的孩子。

“實際上,這是土耳其人第二次占領該地區。”海倫喝了一口咖啡,滿意地歎了口氣,放下杯子,似乎咖啡在這裏比在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都更可口,“一四五六年,約翰·匈雅提在貝爾格萊德擊敗過他們,他是我們的大英雄,其他的還有伊斯特萬國王和馬提亞?科爾維努斯國王,他們建立了新的城堡和我告訴過你的那個圖書館。明天中午你聽到全城的教堂都在敲鍾時,你會記住這是紀念幾百年前匈雅提的勝利。現在他們每天都在鳴鍾紀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