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你會特別喜歡這裏的涼菜或冷水,粗製濫造的食品。”海倫挑出一枚大銀幣和一些小銅幣付了車費。

“是的,”她馬上說道,“他真讓人受不起。”

海倫正和一個男人進行同誌似的握手。那人的頭發梳向腦後,讓我想起某種狗。

我的臉上一定寫著激動,海倫突然大笑起來,“看來你挺喜歡我們這個小城鎮嘛,”她說。她又低聲補充道,“德拉庫拉是我們這裏的一部分——你知道嗎?一四六二年,他因為威脅匈牙利在特蘭西瓦尼亞的利益而被馬提亞·科爾維努斯國王囚禁在離布達二十英裏的地方。科爾維努斯待他顯然不像個俘虜,倒像個客人,甚至給他從匈牙利王族裏挑了個妻子,這是德拉庫拉的第二任妻子,不過沒人知道她究竟是誰。”

我決定假裝走到窗子那邊,看對麵那座教堂宏偉的正麵風景,這時,海倫扯了扯我的胳膊肘——這個舉動明智嗎?——把我轉身拉到人群中去。

“我一定要回來嗎?”她又挽起我的手,我們繼續走路,“不管怎麽樣,這樣做值得。我隻想讓蓋佐咬牙切齒。尖尖的牙。”

海倫白了我一眼,“你一說到匈牙利,總有人要提燉牛肉。就像你一說特蘭西瓦尼亞,人人都會說德拉庫拉。”她笑了起來。

海倫的房間和我不在同一層樓——是她姨媽的先見之明嗎?——不過我至少有這些過時的小天使和奧匈時代的花環做伴。

我們和幾位精力充沛的年輕人一起進了大廳,裏麵滿是教授,他們全是曆史學家,雖然我也該是他們中的一員,我的心還是迅速地往下沉。

“你也真讓人受不起。”她說,把手抽開。

海倫也在看,過了一會兒,她轉頭看著我。

“是的,”我的談伴驕傲地答道。他小個子,約六十歲,穿灰衣,紮灰領帶,“我們在學校裏舉辦很多國際會議,特別是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