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我老實說我還不知道,“我還有很多要跟您談的呢,”我加了一句。

下午於布加勒斯特

傑奧爾傑斯庫搖著頭。“這家夥很可能也是龍之號令的一個成員——一個地位很高的貴族——也許他是為了這一場合而穿上德拉庫拉最好的衣服,也許是特意代他去死,以便有屍體放到墓裏——誰知道確切的時間是什麽時候呢。”

我親愛的朋友:

我有太多問題要問傑奧爾傑斯庫,卻不知怎樣開口,他站起來,伸伸懶腰。“您住在哪裏?”

他從口袋裏拿出一枝蠟燭,就著入口處那排燭架上一根燃燒的油繩點燃,插在下麵的沙子裏。

傑奧爾傑斯庫發動小船,把助手們打發走,我們回到教堂,剛好趕上看到修道院院長和他的三個修士從聖殿進入教堂,他們全都穿著黑袍。修士中有兩個年事已高,不過有一個胡子才長出來,腰板還很直。他們緩步上前,麵對祭壇,院長手裏拿著十字架和圓球,走在前麵。他彎曲的肩頭披著一件紫金外套,在燭光下不時閃出光芒。

“哦,一副非常漂亮的骨架。”他顯然是心滿意足地報告說。“屍布是王室的紫色,繡著金邊,棺裏的屍骨保存得不錯,身著紫錦緞,猩紅袖子,衣著華麗。奇妙的是,一個袖子上繡了一個小戒指。戒指樸實,但我的一個同事相信它屬於一個更大的聖物,而那個聖物就是龍之號令的象征。”

巴塞洛繆

您忠實的朋友,

我真誠地感謝他,我得承認,想到沒有翻譯,獨自一人闖進羅馬尼亞的心髒地帶,我覺得不安。

“請原諒,”我急忙說。“我明白您對弗拉德三世特別感興趣,我很想和您談一談,我是個曆史學家,從牛津大學來。”

有一陣子,我有個可怕的感覺,他們不是對著祭壇行禮,而是對著穿刺者的墳墓行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