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海倫,”我轉身對她說,“我知道,你有時覺得我不相信你出生的故事,有時我的確有所懷疑,請原諒我。”

“在他離開村子的最後一個晚上,我們一見麵,我就開始哭了。他從手指上退下一個小銀戒指,上麵有個印章。我不知道那是什麽,但我現在想到那是他的大學的印章。他求我嫁給他,為此他肯定研究過他的詞典,因為我一下就聽懂了。

“我一直等到孩子出生後才寫信給他,因為我想告訴他我們有了一個真正的孩子,而不隻是告訴他我懷孕了。埃琳娜一個月大時,我叫我的姐夫幫我找到巴塞洛繆所在的牛津大學的地址,我自己在信封上寫下那些古怪的字。我姐夫用德語幫我寫了信封,我自己簽了名。我告訴他,不管發生什麽事,我一輩子都愛著他。

晚上,我們在大路邊道別,讓我吃驚的是,她抓住我的手,把一樣又小又硬的東西塞到我手裏。

我張開手指,看到一個銀戒指,上麵有個小小的徽章。我一下明白了,那是羅西的,她要通過我還給他。我看到老人的臉上有一滴淚。

“我十八歲那一年,一個巫婆從上遊山區的一個村裏來到我們村。她是一個巫醫,還有特異功能,能預見未來。後來,我到村裏的井邊打水,看見她站在那裏,我給她水喝,給她麵包。她祝福我,告訴我,我比我父親善良,她會回報我的慷慨的。她從腰間的口袋裏拿出一個小硬幣,放到我手裏,告訴我藏好,因為它屬於我們這個家族。她還說硬幣來自阿爾傑什河上遊的一個城堡。硬幣的一麵是一個古怪的東西,尾巴蜷曲,另一麵是一隻鳥和一個小十字架。

“告訴她,她已經幫了我了,我們一離開我就看這些信,看看它們能不能幫我們更進一步。”

“我問他,他要在我們村裏待多久,他豎起五個手指——還待五天。我問他,五天後他離開我們村子時,要去哪裏呢。他說他要去一個叫希臘的國家——我聽說過這個國家,然後回國,回到自己村裏。他在林中地上畫出他那個叫英格蘭的國家,那是離我們這裏很遠的一座島嶼。他告訴我他的大學在哪裏——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麽——還在地上寫出大學的名字。我還記得那些字母:OXFORD(牛津)。後來,我有時把它們寫下來,看了又看,那是我見過的最古怪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