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伊娃姨媽昨晚給她捎了口信。”海倫平靜地說,把果醬遞給我。

“我希望你讓她知道我們要去見她。”我望著桌子對麵的她,心想她會不會告訴她媽媽那個圖書管理員襲擊過她。那條小圍巾一直圍在她脖子上,我努力不去看那個地方。

“什麽事?”

我無能為力地站在那裏。海倫的母親抿了幾口水,讓我驚訝的是,她像我先前想抓住她的手那樣抓住了我的手,把我拉回到我的椅子裏。她慈愛地抓住我的手,隻是輕輕地撫摸,似乎在安慰一個孩子。

“沒什麽,隻是我媽媽的鄉下人想法,就是這樣。”

終於,海倫不安起來,從她清嗓子的樣子我看得出她打算進入這次訪問的主題。她母親安靜地望著她,表情沒有改變,直到海倫示意我說出羅西這個名字。

沒人來接我們,但海倫似乎毫不在意,她領著我輕快地走在偏街上,街道在一片野草叢生的田地前中止了。

在她的幫助下,我盡量完滿地回答每一個問題。她用溫和的匈牙利語提出每一個問題,同時向我投來詢問的目光,似乎光憑她眼神的力量我就能明白她的話。

海倫敲了敲最後一間屋子的門,我一下沒看清前來開門的女人的臉。後來我看清了,她很快擁抱海倫,親了親她的臉頰,平靜得幾乎是客套一般,然後轉身和我握手。她衝著我微笑,還是有點兒害羞。她抬頭掃了我一眼,朝海倫說了幾句匈牙利語。

海倫的母親走到床尾的櫃子邊,慢慢打開櫃子,拿出一劄信件。

“她要我把咖啡給你。”

此時的我坐在鄉下的一張桌子旁,遠離一切我熟悉的東西,我不得不鼓起所有的勇氣盯著那張安祥的臉。

“現在,”海倫說,“我要對她說說他失蹤的事情。”

“我深深地吸了口氣,“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