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她遞給我一枚硬幣,我吃了一驚。它顯然很古老——中世紀的——其中一麵是龍的形象。雖然沒有證據,但我肯定它是為龍之號令而鑄造的。

我的朋友:

羅西

現在我離開她在林子裏走了一會兒,我有太多需要思考的,我感到我得理清一下頭腦。

親愛的朋友:

您既快樂又焦慮的,

昨天下午我們回到阿爾傑什河邊的村莊,我們就是從那裏出發到德拉庫拉的城堡的。傑奧爾傑斯庫親切地擁抱我,捏捏我的肩膀,祝願我們有一天還會再聯係,然後出發往斯納戈夫去了。他強烈要求我和他一起回到

特爾戈維什泰,但我已經決心在這裏多待些天。

我感到絕望,覺得再也見不著她了,我已經傷害她夠深的,我決定第二天上午離開,就在這時,她在林中出現了,她飛奔過隔開我倆的溝壑,撲到我懷裏。令我吃驚的是,她似乎把自己全都給了我,我們的情感很快把我們拉向無比的親密。對於所發生的這一切,我難以理解。

我親愛的朋友(如果您還是我的那位收信人):

我親愛的朋友,我惟一的知己:

昨晚我和那位我向您描述過的少女的談話有了一點兒進展。也許我會找到

證據證明她的祖先是高貴的、有教養的聰明人。

之後,我會回來娶她——當然,如果她父母堅持我們在離開村子前結婚,我也願意那樣做。這樣她就以我妻子的身份旅行。

兩夜以前,我又一次與我描述過的那位天使般的少女相見。在她逃跑之前,我們的談話發生了突變——事實上是親吻。有許多次,我都在想我是不是應該馬上離開村子,因為我或許已經冒犯了她。

一整天就這樣過去了。我走來走去,隻在午飯時才回到村裏,我害怕在任何時候碰到她,可又希望碰到她。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