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字體:16+-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你以為是什麽感覺呢?”她質問我,“從我們到這裏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努力躲開他。”

她又一次讓我吃驚:她轉身看著河水,低聲說道,“我向你保證過,告訴你蓋佐的事。我不想借沉默來撒謊。”她走開幾步,“我還讀大學的時候,和他談了一陣兒戀愛,或者我以為是這樣,作為回報,他協助我姨媽幫我弄到獎學金和離開匈牙利的護照。”

“既然他對我的行動感興趣,我可不高興聽到這個,”我說,“不過我很高興你對他是這種感覺。”

“去保加利亞!”圖爾古特在遙遠的地方喊道。

“出什麽事了?”我不安地問。

我們一邊吃,海倫一邊告訴她羅西的信。

““真糟糕,”海倫低低說道,“有人向我姨媽打聽了你——我們——的情況。她告訴我,今天下午有個她認識了很久的警察來找她,他調查了你到匈牙利來這件事,你的研究方向,還有我們——我們的關係。他是受——你怎麽說呢?——蓋佐·約瑟夫的委托。”她的話音低到幾乎成了無聲的喃喃自語。

“那次在聖瑪麗教堂是怎麽回事呢?”

我俯下身,吻著傷口。

我很高興這樣做,我知道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後一次看到它。

“什麽?”

我往口袋裏摸,“我要你戴上這個。”

海倫的姨媽給她留了便條,她急切地讀著,“我也是這樣想的,她希望我們今晚和她吃飯,就在這旅館裏。我想她要和我們道別。”

“你會告訴她嗎?”

“她有什麽建議嗎?”

“他沒錯,”我低聲指出。

“我告訴過你他是個討厭的家夥。在會上他也想來問我,但我沒理他。顯然這讓他生氣了。”她停了一下,“我姨媽說他是個秘密警察,可能對我們非常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