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他們還有一個消息。圖爾古特吞下他的第二杯咖啡,匆匆到隔壁他那間可怕的書房裏取來什麽。他拿著一個筆記本出來了,坐到塞利姆·阿克索的身邊。他們嚴肅地望著我。

“是的,”她把腿盤到身下,“在蘇丹侵犯瓦拉幾亞時,德拉庫拉喜歡把染上瘟疫或天花的人裝扮成土耳其人,派到敵方的軍營裏。他們在死前讓盡可能多的人染上病。”

“你們的時間已經非常緊了。我們知道德拉庫拉不在他那個斯納戈夫的墓裏。我們認為他沒有埋在伊斯坦布爾,但是”——他敲著那封信——“這是一個證據。”他又一次拿起譯文,一隻手指劃過上麵,然後大聲讀出來,“現在我們哪怕多待一天也是非常危險的。拿著,我的朋友。把這個放到您的包裏。”圖爾古特傾過身來,“而且,我了解到,保加利亞有個學者,您可以去找他幫忙,他叫安東·斯托伊切夫。”

他們騎馬來到大城,來到大門。

他們騎馬來到大城。他們進了門

“但他們在找某樣東西,這東西他們顯然在朝聖途中並沒有找到,至少在君士坦丁堡沒找到,”我指出,“而奇裏爾修士說他們打算假扮成朝聖者進入保加利亞。似乎他們並不是真正的朝聖者——至少他的話像是這個意思。”

“我們是上帝的仆人,來自喀爾巴阡。

圖爾古特微笑,“年輕的懷疑者,讓我來努力回答吧。塞利姆對這城市很熟悉,當他發現這封信時,便知道它可能有用。他拿去給一位朋友看,那一位在聖艾林的古修道院圖書館當管理員,那座圖書館現在還在。那位朋友為他把這封信譯成土耳其語,而且對信很感興趣,因為裏麵提到了他的修道院。不過,他在他的圖書館沒找到與一四七七年的這次訪問有關的材料——要麽是沒有記錄下來,要麽是有關記錄早已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