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是的,唉呀,”圖爾古特自責地捶著自己的胸口,“是圖書管理員艾羅讚先生。我派去看護他的那個人出去了一會兒,他現在打電話來說,我的朋友又一次遭到攻擊。艾羅讚昏迷,那人正去請醫生。這很嚴重,第三次了,就在日落時分。”

我和海倫都吸了口氣,但就這一次,我比她反應快,“新月衛隊建於一四七七年——那些修士就是在那一年來到伊斯坦布爾的!”我邊說邊努力澄清問題,“可龍之號令早在那以前就成立了——是西吉斯蒙德王在一四年創建的,對吧?”

“是的,女士,”圖爾古特在杯子上方點點頭,“實際上,我的外公在衛隊裏十分活躍,他無法忍受這個傳統隨他而去,可他隻有一個女兒。他看到帝國在他的有生之年將會永遠消失——”

“出了什麽事?”我問道。

我的胡思亂想給海倫的聲音打斷了,“博拉教授,”她慢慢說道,“您多大了?”

“您的母親!”海倫叫道。

海倫在我身邊動了動,小心地伸了伸腿,“您說您外公在新月衛隊裏非常活躍,是什麽意思呢?你們的活動是什麽?”

圖爾古特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他點點頭,“我知道,您聽說過近衛軍。嗯,我的夥計們,在一四七七年,大蘇丹召集他的二十位官員秘密授予他們新月衛隊的標誌。他要他們完成一項任務——需要的話,他們要為此獻出生命。這項任務就是不讓我們偉大的帝國再受到龍之號令的騷擾,隻要一發現其成員,便趕盡殺絕。”

我大為震驚,伸手去拿我的外套,雖然博拉夫人懇求地拍了拍海倫的胳膊,她還是穿上了鞋。

圖爾古特愛惜地把小相框拿回去,“我外公打破傳統,使她成為衛隊的一員,這一決定是英明的。我父親知道她的身份,他經常擔心她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