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字體:16+-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教授們,”他平靜地說。“我的朋友至少被吸血鬼咬了三次,他就要死了。如果讓他就這樣死去,他很快就會變成吸血鬼。”他用一隻大手擦擦前額,“這是一個可怕的時刻,我必須叫你們離開這個房間。女士,您不能看見這個。”

我希望他的意思是按照你們的行程安排,而不是如果你們活著離開保加利亞的話。他熱情地和我們握握手,塞利姆也和我們握手,他還非常害羞地吻了吻海倫的手。

“Allahu akbar , Allahu akbar:真主偉大。”

房間顯然被隔成了一間間肮髒的小間。在這一間裏,主間有一張床、幾張椅子和一張桌子。桌子亮著一盞燈。

“求您,讓我們做點兒什麽吧,隻要能幫您,”我遲疑地開了口。

我知道,我再也無法強迫海倫離開房間,我自己同樣無法做到,但磚頭砸下去時,我拉著她後退了一步。

海倫走上前去。“讓我留下,”她低聲對圖爾古特說,“我想知道這是怎麽進行的。”

過了一會兒,圖爾古特把手伸到他帶來的袋子裏,掏出一件我已經熟悉的物件:那是追殺吸血鬼的工具,和他一周前在他那間書房裏給我的相似,不過這個放在一個做工更為精致的盒子裏,盒子上寫有阿拉伯語,鑲嵌著類似珍珠母的飾品。

圖爾古特檢查傷口,但沒有碰它。他抬頭看了我們一眼,“幾分鍾以前,這個該死的家夥不和我商量就去找一個古怪的醫生,但醫生不在

家。這至少算我們走運,因為我們現在不想有醫生在這裏。但他恰好在日落時分讓艾羅讚一個人待著。”他和阿克索說話。

圖爾古特的朋友躺在地板上,身上蓋著毯子。一個大約三十歲的結巴男人從他身邊站起,跟我們打招呼。恐懼和痛悔幾乎使他變得歇斯底裏。他不斷地絞著手,反反複複地跟圖爾古特說著什麽,圖爾古特推開他,和塞利姆一起在艾羅讚先生旁邊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