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我們發現斯托伊切夫坐在圖書館的桌旁,拉諾夫坐在他對麵。

斯托伊切夫環顧四周,掃了一眼拉諾夫,揉了揉滿是皺紋的前額,用一種低沉的聲音說道:‘我相信墳墓不在保加利亞。”

我感到腦袋裏的血被抽幹了,“什麽?”

“拉諾夫先生走了很久了,這可真難得,”她輕聲說道。

海倫坐到他身邊,我俯身去看他正在研究的手稿。我看出了那是斯拉夫語。信紙旁邊是我們的地圖。

“聽著,”他非常平靜地說,抬頭朝我們微笑,似乎我們正在聊天,“現在我們的朋友聽不見我們說話,我們要趕快說。我剛才不是有意嚇唬你們,實際上沒有什麽文獻提到有朝聖者帶著聖物回到瓦拉幾亞。對不起,我剛才說了假話。不管斯維帝·格奧爾吉在哪裏,那一定是弗拉德·德拉庫拉下葬的地方。我發現了一些很重要的東西。斯特凡在《紀事》裏說,斯維帝·格奧爾吉離巴赫科沃不遠。我看不出巴赫科沃地區和你們的地圖有什麽聯係,不過,這裏有一封巴赫科沃的修道院院長寫給裏拉的修道院院長的一封信,時間是十六世紀早期。這封信聲稱,巴赫科沃的院長不再需要裏拉的院長或任何其他神職人員來幫助他鎮壓斯維帝·格奧爾吉的異端活動,因為那座修道院已經燒毀,修士們已經散走。他要裏拉的院長提高警惕,嚴密監視任何從那裏來的修士,留心有沒有修士散布惡龍殺死斯維帝·格奧爾吉——聖喬治——這樣的言論,因為這就是異端邪說的標誌。”

“他媽的!”海倫輕聲說。

他把一個小物件放到海倫手裏,她飛快地合攏手指,我沒來得及看清是什麽,她就把它藏了起來。

那友好的一拍似乎是拍在我身上,我一震——我知道這個動作——它有一次也落在我肩上。這個男人是蓋佐·約瑟夫。這似乎不可思議,卻是千真萬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