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序言 第六十三章海倫·羅西我心愛的女兒:一九六二年五月如果能有一天把這些告訴你,我會感到無比的幸福。最令人吃驚的是,每封信的署名都是“海倫·羅西”,而且收信人都是我。一九六二年五月書本中間夾有紙張,是他親手作的筆記,還有一堆散亂的明信片,有時一張明信片上說上四五件事情,都整整齊齊地標上了數字。我和巴利四目相望,他溫柔地摟住我的脖子。愛你的媽媽,海倫·羅西愛你的媽媽,我告訴你一個秘密:羅馬尼亞語是我正在尋找的那個魔鬼的語言。不過對我來說,這一點也沒有讓我討厭這種語言。我心愛的女兒:巴利站在我身邊,凝視著這一片狼藉,不過他反應比我快,發現了我沒注意到的東西——**的紙張和書本:一本布拉姆·斯托克的《德拉庫拉》,已經破舊不堪,一本法國南部中世紀的異教新史,一本關於歐洲吸血鬼傳統的古書。我該用什麽語言來給你寫信呢?這五年讓我錯過了很多,我很難相信,我今天才開始給你寫信,就得停下筆來。第二張是彩色的——“波波裏花園Gardens of Boboli,位於意大利佛羅倫薩。——波波裏”。如果今天上午你坐在我腿上,看著窗外的花園,我會給你上第一課:“Ma numesc……”這也是你的母語埃我會告訴你她告訴過我的美好事物,村子上空的星星,“Ma nume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