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她捏著我的手指,抽泣著,努力恢複常態,“我們必須考慮——那是我的十字架嗎?”

她點點頭。

“保羅,如果我有任何一點那樣的感覺,我會告訴你的。”她現在語調激昂,似乎對我的承諾激起了她行動的欲望,“我要洗脖子,把它包好。”

我們從教堂走出來,拉諾夫正懶洋洋地站在院子裏。他衝著海倫眯起眼睛,“你起得夠晚的,”他責備道。

海倫背對房間,睡在靠窗的一張小**。我走近時,她似乎意識到了我的出現,朝我這個方向微微翻過身來。

“你知道自己在哪裏嗎?”

“你現在完全醒了嗎?”我說。

我又去搖她,“海倫,醒醒!”

十字架上哪兒去了?我突然想起它,便四處尋找,卻發現它就在我腳邊,細細的鏈子斷了。是有人把它扯下來的,還是她睡覺時壓斷的?

我幫助她擦洗幹淨她的喉嚨,盡量不碰到傷口。她換衣服時我為她看門。近處看到那可怕的傷口,我有一會兒差點忍不住,想到外麵盡情地流淚。

這次她煩躁地動彈了一下,我不知道,讓她醒得太快會不會傷害她。不過,過了一會兒,她皺著眉頭睜開了眼睛。

“海倫!”我輕輕搖她的肩膀,但她的表情沒有變。現在我看出了她有多麽憔悴,似乎她在睡眠中遭受痛苦。

她好像要掙紮著坐起來,卻突然發現自己衣衫不整,她用手扼住喉嚨,我帶著無言的痛苦看著她,慢慢拿開她的手。她的手指沾有濃稠的血,正在變幹。

“不,當然不是。”她搖搖頭,一滴餘淚滾下臉頰。

我摟住她,感到她一向堅毅的肩膀在顫抖,我自己也在顫抖。

“是的,”她說著,卻一下把頭埋到那隻血手裏,低聲抽泣起來。

“我也不明白,”我慢慢說道,把她的手翻轉過來,“從國內來的那個圖書管理員——他在伊斯坦布爾,又在布達佩斯找到我們。他會不會也跟著我們到了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