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他飛快地為塞利姆作了翻譯。塞利姆垂下頭,輕聲說了什麽。

圖爾古特驚訝地瞪著雙眼,好久都忘了自己要做翻譯,“它是怎麽到你箱子裏去的?”

“您不認為他會跟著我們吧?”海倫問得幹脆,但從她肩膀的某種變化來看,這個簡單的問題她問得不太容易。

我描繪羅西在圖書館裏遭到可怕的監禁。他們聽著,一動不動,表情嚴肅。我提到德拉庫拉知道蘇丹成立了一個衛隊追殺他,這個衛隊仍然存在。圖爾古特猛地倒吸一口冷氣。

海倫點點頭,把我的耳朵貼在她嘴上,幾乎大氣也不透,“對這個我不太了解,”她低低說道,“不過我想這是為君士坦丁堡的皇帝做的。這裏有後世皇帝的封印。”

圖爾古特轉向我,“我為您的朋友羅西深感難過。我本希望能與他見麵的。”

果然,封麵內皮上繪著一隻雙頭鷹,一頭回望拜占庭令人敬畏的過去,一頭遠眺無盡

的未來。

她抽出一包薄紙,上麵密密麻麻打滿了字。我們一言不發,一起讀羅西痛苦的日記。

“您覺得他會去哪裏呢?”海倫俯身向前,眸子分外黑亮。

不,我不能告訴他們全部實情,隻告訴他們說得出口的。

塞利姆·阿克索想通過圖爾古特問我們一個問題,圖爾古特表情嚴肅地聽他說,“我們在想,”他告訴我們,“你們在那片混亂和危險中看到羅西教授提到的那本書——關於聖喬治生平的書了嗎?那些保加利亞人把它帶到索菲亞的大學了嗎?”

“那會是很重要的會麵,”我說,心頭浮現出兩位教授比較各自筆記的情景,我微笑了,“您和斯托伊切夫可以相互講講奧斯曼帝國和中世紀的巴爾幹地區。也許有一天你們會見麵的。”

“希臘文,”海倫說。她的聲音比說悄悄話還低,在我耳畔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