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級穿越到漫威

50.香味

字體:16+-

50.香味

詳細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經過,嗯,從幸存的這些人中了解了一下...

然後,裏克心裏便有數了,感情是因為招惹到了不該招惹的敵人,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還連累著他帶來的那些精銳也葬送在了這兒,想到這兒,他不由對基地的首領,那名光頭男子心生怨恨起來,不過,對方人都已經涼了,想敲打敲打都沒機會了的說,想想還是有點無奈的,隻是這樣一來,這個基地的首領似乎空缺了啊...看了看一旁一副‘任勞任怨’模樣的查德,嗯,新任首領確定!

當即,裏克便聯係了一些部隊過來接應他,然後,當場拍板敲定——查德為基地的新任首領,介於這處基地目前損失較大,還給予了很多的‘支援’。

一切都在緩步的推進著...

回到紐約,正是陽光正烈的大中午,熾熱的陽光‘烤’著大地,讓人不禁升起了一絲懶惰之意。

喝過奧菲莉亞泡的冰咖啡,看了幾集最新的美劇,李清正在那兒小憩的時候,某一刻,她感覺到懷裏像是鑽進了一隻小貓咪一般,身體嬌小、軟軟的,並且還伴隨著一股淡淡的清香,有點類似於嬰兒般的奶香與茉莉花般的花香混合在一起形成的味道,哎,等等,這香味莫名熟悉的說,而且,手上的觸感好像也不是貓咪的說...( ̄ω ̄;)!

瞬間,李清便‘醒了’,不醒不行啊,畢竟,如果她沒猜錯的話,鑽到她懷裏的小貓咪應該是唐茜那丫頭來著...

睜開雙眼,李清便看到了一雙藍寶石般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往下則是微微抽動著的瓊鼻以及稍稍嘟著的櫻花色的薄唇,由於距離太近,一股非常好聞的味道從小丫頭的嘴裏飄入了李清的鼻間,讓她的雙眼不自覺地盯著唐茜那‘櫻桃小口’看了起來,此刻小丫頭那薄薄的嘴唇是那麽的誘惑人,讓她忍不住想靠前輕輕一吻...

舔了舔嘴唇,下一秒,李清便回過了神,不對,不對,我的三觀可是很正滴,怎麽能對一位未成年的小女孩起什麽不好的念頭呢,嗯,一定是因為‘太累’了,還沒休息好,才會生出剛剛那種念頭!一定是這個樣子的(??ω??)!

“你不熱嗎,唐唐?”看著膩在自己懷裏的小丫頭,李清不禁頭疼了起來,大熱天的,這丫頭不在家裏好好睡覺,這麽著急趕到她這兒是為了什麽呢?非常搞不明白這些小女孩的想法的說!

等等,話說,她剛剛回來沒多久,這丫頭是怎麽知道她已經回來了呢,非常不合常理的說,所以,有人通風報信了←_←?

知道她回來的隻有四個人,奧菲莉亞、昆丁、黛西以及帕琪,嗯,不用想就知道到底是誰‘出賣’了她!

扭過頭,撇見正在沙發角落美美吃著一大堆冰淇淋的帕琪,瞬間,李清便肯定了,果然是這丫頭搞的鬼,為了一丁點美食,這麽著急的‘出賣’她,李清覺得,有空...不,哄完唐茜這丫頭回去之後,立馬就得好好教育一下帕琪這丫頭!

“不——熱!”唐茜鼓起小臉蛋,一副死活也不下來的態度。

“那個——”

“我——不——下——來!”

“所以說,我——”

“說什麽都沒用,我就是不下來!”

李清:...好麻煩,好像把帕琪那丫頭按在地上摩擦幾個來回!

良久,在答應了唐茜這丫頭一個又一個令人‘頭疼’的條件之後,唐茜終於鬆開了手,李清也得以鬆了口氣,貼在一起很熱的好不好,而且,貼得久了,萬一她生出了某些奇怪的念頭那該怎麽辦呢?

看著依舊在那美滋滋吃著冰淇淋,臉上毫無愧疚之色的帕琪,李清的心中隻覺有一股‘火’在冒,很好,good!帕琪選手,過會希望你吃的同樣很開心!

叮鈴鈴!叮鈴鈴!

一陣手機鈴聲自唐茜的口袋裏傳出,從口袋裏掏出一個粉紅色的手機,看了看上麵的號碼後,唐茜的小臉上立刻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媽咪,嗯,我就在...”

幾分鍾後,掛掉電話的唐茜略帶遺憾之意地說道:“清清,媽咪找我去逛街,說是給我買衣服,我明天再來找你玩吧,哎,清清,你現在好像也沒事,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不用了,我過會還有點事情,明天再說吧!”李清毫不猶豫地拒絕道,每次跟這丫頭逛街都是一個煎熬啊!多逛幾次,李清覺得,以後她穿衣服的風格都會發生很大變化的說!

“那好吧,清清,拜拜啦!”出奇的,唐茜今天沒有強求,跟李清揮了揮手,她便像一隻小鹿一般歡快地跑了出去。

“大人,那個,我這麵還有點事情,我先出去——”在看到唐茜出去之後,正在那兒享用著冰淇淋大餐的帕琪猛地回過了神來,哎呀,不好了,光顧著吃,連最堅定的同盟走了都沒注意到,現在勢單力薄,此刻不走更待何時!

能躲一時就躲一時,說不定過會回來大人就忘記這件事情了呢——這便是此時帕琪心中的想法!

“坐下!”李清一臉平靜地說道,嗯,表情很平靜,不過,內心頗不平靜的說,此刻李清的心中波濤洶湧,洪荒之力快要聚滿了的說!

“大人,那個其實我是被迫的,你不在的這段時間我被茜茜欺負的很慘的,不信你問莉亞!”帕琪在那賣慘道,一邊說著,她還一邊抹起了眼淚,同時她還不忘朝著站在那兒端著咖啡壺的奧菲莉亞示意了一下。

“所以呢?”李清很是平靜地反問道。

“所以,這件事情都是茜茜的錯,是她逼我的!我這麽善良、可愛、天真的小仙女怎麽會有意告訴她大人已經回來了呢!這一切都是陰謀!”帕琪一臉‘肯定’之色地說道。

編,你接著編!還陰謀,陰謀你個大頭鬼啊!李清依舊一副冷冷的表情靜靜地看著帕琪在那自導自演。

見賣慘不奏效,帕琪眼珠子一轉,立馬便跑了過來,為李清殷切地捏著肩膀,“大人,人家知道錯了啦,你放心,下次就算是茜茜把刀架在我的頭上我也不會告訴她有關大人的任何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