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級穿越到漫威

51.影響(求推薦!)

字體:16+-

51.影響(求推薦!)

刀架在脖子上帕琪這丫頭的確不會泄露她的事情,這點,李清還是非常肯定的。

但是,如果把刀換成‘蛋糕’、‘冰淇淋’、‘披薩’之類的美食,李清覺得,當這些美食追加的數量達到100個...額,可能更低的時候,這丫頭便會毫不猶豫地泄露她的事情!這點,她也是十分之肯定的!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你說是不是啊,帕琪?”李清笑著摸了摸帕琪的腦袋。

什麽意思?帕琪隻覺這句話非常的有哲理,非常的讓人聽不明白,不過,看大人這一臉微笑的樣子,應該是放過她了吧?於是,帕琪露出了一副小貓咪般的神情,配合著李清的動作微微眯起雙眼,看起來非常‘幸福’的樣子。

站在一旁的奧菲莉亞則是表示同情地搖了搖頭,仔細想想,讓帕琪長長記性也是一件好事吧!

“帕琪——”

“怎麽啦,大人?”帕琪眼睛微眯,很是討好地問道。

“我決定獎勵你,讓你回公會那麵住幾天!”

“好啊...”等等,真有這麽好的事情,剛剛才讓大人這麽不高興,大人怎麽不僅沒有罰她還獎勵她呢?難道是因為——她太可愛了,大人不忍心責備她,嗯,一定是這個樣子滴(??ω??)!

“這樣吧,你就到公會第十層,你雪麗姐姐那兒住上幾天再回來吧!”李清接著說道。

瞬間,帕琪臉上的表情便僵住了,這是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樓層啊!

“大人,那個我想問一下,今天是幾號來著?”

“27號。”李清一臉平靜地說道。

好‘吉利’的數字啊,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這一天雪麗姐姐出現的人格是...就知道大人不會這麽輕易放過她的,瞬間兩眼淚汪汪的感覺有沒有啊!

稍微組織了一下措辭,帕琪弱弱地問道:“大人,能不去嗎?”

“不能!”李清很是堅定地拒絕道。

“如果你這次不想去或者中途逃跑的話,嗯,從這個月開始連續十二個月每個月的最後五天你都去你雪麗姐姐那兒報到!”李清補充道。

帕琪:...(×_×),其實,偶爾去雪麗姐姐那兒逛逛也是...也是可以的嘛!隻是心中莫名想哭的感覺是腫麽個回事呢?

紐約,位於曼哈頓的斯塔克工業總部。

匆匆趕過來,穿著一身黑色製服,踩著高跟鞋的小辣椒波茲在看到從飛機上走下來略顯滄桑的托尼後,眼圈不由紅了起來。

“眼圈都紅了,為你失蹤的老板傷心了?”托尼的眼角不禁流露出了一抹笑意。

“高興的,省得重新找工作了!”小辣椒波茲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展顏一笑。

“走吧!”托尼笑著坐上了車。

車上,仔細看了看托尼,波茲麵帶關切之色地說道:“托尼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吧?”

“不用了,我的身體是什麽情況,我自己還能不了解嘛,是不是伊森?”托尼笑著對坐在前麵副駕駛上的伊森問道。

“沒錯,老板,你說的都對。”伊森頗為無奈地看了一眼托尼。

“老板?”掃了掃兩人,波茲的眼中不由閃過了一抹疑惑之色,這個人是誰來著?一點印象也沒有啊...

“哦,對了,忘記跟你說了——”拍了拍腦袋,托尼指了指前麵,介紹道:“這是伊森,跟我一起被關在那兒來著,這次能逃出來他也幫了我不少忙,所以,我就招攬他加入我們斯塔克工業了!”

“伊森,這是波茲,職位嘛...我的事情都是她管著的,明白了吧!”托尼笑著給伊森介紹道。

聽到這兒,伊森秒懂,感情這兩人之間的故事很多啊!

“說什麽呢!”小辣椒波茲掐了一下托尼的大腿,靠在他身旁小聲說道:“托尼,要不你還是去醫院那麵——”

“別別,你就放過我吧——”托尼攤開雙手,一臉認真之色地說道:“我現在隻想做兩件事情,一是吃個芝士漢堡,二是...”

說道這兒,他一臉深情地看向了小辣椒波茲。

“這都什麽時候了,你還想著這件事情!”波茲的臉上不由閃過了一抹暈紅,然後,非常大力地在托尼的大腿上掐了一下。

“不是...嘶!”托尼倒吸了口冷氣,頗為無奈地解釋道:“我是說,過會我要開個記者會...”

“托尼!”穿著一身黑色西裝,身體壯實的奧巴代亞在托尼下車的瞬間便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倆關係很好來著,當然事實上,他們的關係的確‘很好’,至少托尼以及外麵的人覺得是這個樣子沒錯。

殊不知此刻奧巴代亞的心中很是煩悶,該死的,明明都已經打過招呼了,怎麽還是讓托尼這小子回來了,過幾天得空了得去阿富汗那麵問問到底是什麽情況!

“不用去醫院嘛,托尼,你來這麵是準備幹什麽啊?還有你召集這麽多的記者是有什麽事情要宣布嗎?”

“馬上你就知道了...”

奧巴代亞跟托尼交談了起來,想要知道他來這兒到底有什麽打算來著。

很快,兩人便走進了會場,而後,托尼便獨自走上了台上。

看著精神頭還算可以的托尼,小辣椒波茲的不由鬆了口氣,看來身體應該是沒什麽大問題了。

“波茲小姐。”一名戴著胸牌,看起來非常精神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了一邊。

“有事嗎?”波茲心不在焉地反問道。

“我能跟你談一下嗎?”中年男子問道。

“我不參加的,或許你可以到前麵親自問一問。”波茲目視前方,略帶拒絕之意地說道。

“我是菲爾·科爾森特工,在國土戰略防禦攻擊與後勤保障局工作!”中年男子再度開口道。

“有點繞口。”波茲伸出手,接過了名片。

“我知道,我們正在努力解決這個問題...”菲爾頗為無奈地解釋道,看的出來,對於這個名字,他也是深感無奈的說。

很快,會議便結束了,由於托尼當眾宣布永久關閉斯塔克工業武器生產部,造成的直接影響便是——斯特克工業的股票暴跌,短短幾天的時間之內,直接跌了百分之四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