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二十四章 豐都鬼城

字體:16+-

六合門門主一個閃身進入天牢之中,一眼便看到了巨大的九幽鬼穴,一股濃鬱的鬼氣從透出絲絲陰寒之氣的九幽鬼穴中傳出:“該死的竟然是鬼差!破……”隨即六合門門主手中一把升騰著滾滾烈焰的火戟,朝九幽鬼穴落去,猶如一條火龍瞬間席卷整個天牢。

“轟……”的一聲砸在了九幽鬼穴之中。當一切平息下來,身後看的目瞪口呆的東方博,發現整個天牢除了具具白骨以外便已經沒有半個活人。

“哎……還是給他跑掉了,這裏怎麽會出現如此規模的九幽鬼穴,竟然連相當於金丹高手的鬼差都出現了。此事看來非常棘手,小子你速速聯係你師門的高手前來,憑我一人根本無法布下封印法陣封鎖這處鬼穴。”六合門門主臉上露出絲絲擔憂之色,雖然自己是金丹期修為,但也隻是金丹初級,真的要是遇到大量鬼差從此處湧出,自己也隻有落荒而逃的份。

“門主,我們已經把此事通知師門了,想必不日師門中的高手便會前來支援!”東方博此時那裏還有心思回答六合門門主,一門心思全都放在了李玉身上,心中十五個水桶七上八下。

似乎是六合門門主一擊起了作用,整整半天九幽鬼穴中再也沒有出現什麽鬼族。可越是如此六合門門主越是擔憂:“不能再等了,此處太過詭異,你速速拿著我的令牌前去八卦門、五行宗、天禪寺去請三位掌教一同前來。”

東方博擔憂的望了一眼九幽鬼穴,點了點頭接過六合門門主遞到手中的令箭,轉身除了天牢。

李玉被巨大的鬼手抓著一路朝九幽鬼穴中落去,眼見自己被鬼手抓地漸漸喘不過起來,突然頭上一道驚天火光亮起,一隻巨大的紅龍朝鬼手落來。

“嗟……”一聲刺耳的鬼叫從深不見底的鬼穴深處傳來,李玉隻感覺身體一輕便被鬼手甩了出去。

巨大的衝力托著李玉重重的摔在了鬼穴`洞壁之上,巨大的反震之力瞬間使得李玉五髒移位,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眼見被反震之力拋開便要掉落鬼穴深處,被鮮血一下噴到的鬼穴`洞壁之上,瞬間融化出一個足有一丈的大洞。似乎有張無形的大嘴突然張了開來,一股巨大的吸力一下便把李玉吸了進去。

劇烈的眩暈感讓本來就深受重傷的李玉,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覺。當李玉再次醒了過來,感覺全身上下如同散了架一般,劇烈的疼痛感一波一波的襲上心頭。

倒吸了口涼氣的李玉發覺體內法力空空蕩蕩,全身筋脈幾乎斷成無數節。如果身體不是被金色的妖力強化過,此時恐怕已經早就死掉,如此傷勢換做一般固本培元期的道修,根本不可能有生還的道理。

而這一絲金色的法力頑強的接續著斷裂開來的筋脈,仿佛一個不知疲倦的醫者不斷的幫李玉恢複傷勢。

艱難的從乾坤戒中掏出恢複傷勢的白玉生肌丹,一口吞了下去,七品的丹藥一顆便足足抵得上一顆八品晶石。雖然心疼但李玉還是在禦劍門坊市時買了十顆,此時看來真是太值得了。一股藥力在李玉體內化開,不斷的修補著李玉受損的身體。有了藥力的幫助,金色絲線一般的法力修複速度變得快了一倍,可即便如此,沉重的傷勢也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恢複的。

再接連吞服了三顆白玉生肌丹後,李玉這才感覺身體好了很多,五髒回複了原位,體內斷裂的筋脈根根接續完好,體內丹田終於升起一絲法力。

又是經過一番打坐,這才恢複過來的李玉深吸了口氣,站起身來,抬頭朝天空看去。李玉眼中詫異的望著當空而掛的一輪黑日,再四下裏看去,目力所及之處一座不亞於長安城的雄城出現在了視線之中,李玉一聲驚呼:“這裏難道是地府?”

似乎是印證李玉的猜測,遠遠一隊鬼族正朝自己走來,李玉臉色一變,身形快速的閃動幾個起落便避開了這群鬼族的視線,躲在了一座山石之後。

出了一身冷汗的李玉暗自慶幸自己運氣太好了,如果是剛才恢複傷勢的時候遇到這群鬼族,那如今恐怕已經身死道消了。

定下心來李玉這才發覺有些不對,怎麽身上噓噓啦啦的非常不舒服,低頭一看李玉心中一痛。身上的金玉鎖子甲已經碎成無數塊,還掛在身上的已經不足之前的三分之一。胸口新得到的玉佩已經隻剩下一根繩子,下意識的搓了下左手,這才發現玉簫已經不知道去向。

狼狽至極的李玉臉色一白,朝丹田查去,一絲熟悉的冰寒之氣懸浮在丹田之中,李玉這才深深舒了口氣。一想到如果不是自己秋水劍可以練劍入體,恐怕此時便隻能從乾坤戒中拿出一把低階的靈器使用了。

反倒是乾坤戒李玉一點也不擔心,自成空間的乾坤戒一旦認主,便不會再有丟失的可能。乾坤戒本體相當於一道連接儲物空間的紐帶,與主人的血脈和靈魂息息相關,隻要靈魂不滅就根本沒有掉落的可能。隻有當主人自行斬斷與乾坤戒的聯係,才有可能把乾坤戒剝離下來。

脫下碎裂的鎖子甲,李玉心疼的把鎖子甲收入乾坤戒中,又拿出一套衣服換了起來,這才不再顯得那麽狼狽。

當這群鬼族路過大石外麵,李玉隱隱約約聽到幾個鬼族交談著:“這次閻君大人命咋們豐都鬼城的陶判領著九位鬼將大人,在地界九州打開了九處九幽鬼穴,收攝生魂聯手祭練生死簿,一旦功成六道輪回皆歸我地府管轄,那些該死的修士一個也逃脫不掉下地府入輪回的命運。咋們地府一定可以淩駕六道之上,與天界一爭長短。”

隨著這群鬼族越行越遠,李玉半天沒有回過神來,驚天大秘密呀!如果真如鬼族所說六道盡歸鬼族所管,那無論是凡人還是佛道妖魔四大修者,一個也逃脫不掉進入輪回的命運,能否再次踏入修者之路完全取決於鬼族的安排了。

越想越是心驚膽戰,如此驚天秘聞一旦傳出勢必造成六道的大地震,鬼族將寢食難安勢必遭到佛道妖魔四道的圍攻。

李玉心跳加速再也無法平靜,便是這一激動氣息外露引起了已經走出去一段距離的這群鬼族的注意。

“修者的靈氣,不好附近有修者!”走在這群鬼族最後麵的鬼族突然鼻子動了動,回身朝大石看來,臉色一變大聲喊了起來。

隨著鬼族的大喊,李玉知道行跡已經敗露,再也顧不得影藏瞬間跳出大石,與鬼族反方向一路狂奔。

“修士是道修,抓住他,別讓他跑了!”一下炸了鍋的這群鬼族眼見果然從大石後麵跑出一位道修,一時間手持各種奇形怪狀的兵器,鬼喊鬼叫的朝李玉身後追去。

漸漸李玉隻感覺身後鬼族聲音越來越大,自己這麽漫無目的的狂奔,已經引發了豐都鬼城的鬼族全城大追捕。

越跑李玉越知道自己無路可走了,漸漸四麵八方都開始匯聚起鬼族朝自己追來,逃跑的路線越來越少,眼見不要一時三會必然成為甕中之鱉。李玉目光遠遠掃過,發覺遠處一座大山方向的鬼族最少,李玉想也不想朝大山方向跑去。

這一通狂奔倒也甩開了身後的鬼族,李玉暗自慶幸自己好運,一路跑來沒有遇到鬼差級別的鬼族,要是隨便出來一尊自己也隻有束手就擒的份。那隻巨大鬼手如同夢魔一般一直纏繞在李玉的心頭,怎麽也揮之不去。

漸漸李玉覺得有些奇怪怎麽身後聲音越來越低,回頭看了一下還跟在身後的鬼族竟然隻有十來個,這讓李玉心中非常納悶。不過即便是這十來個鬼族也不是自己可以抵擋,清一色的鬼卒修為,相當於道心境界的鬼卒隨便一個都勝過自己一籌,這十來個鬼族加起來自己沒有絲毫勝算。

索性李玉購置了大量的符咒,疾風符不要錢一般丟在身上,身形倒也沒有被拉近。眼見大山出現在麵前,李玉想也不想一頭撞了進去。

身後追來的十來位鬼卒突然停了下來,其中一位一身白袍的鬼卒低聲詢問道:“還追不追,這裏已經是豐都山地界了,他陶判和九位鬼將大人便在此布置九幽地穴,如果我們貿然闖進去勢必引起鬼將大人的憤怒,況且有殺神軍那些瘋子在,我看不如在此守候算了。想必那人類修者在陶判和鬼將大人麵前,也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吹口氣便可滅殺。”

“兄弟言之有理,那我們就在此等候,防著這修者跑出來就是了!”另一位一身黑袍的鬼卒點了點頭說道。

一時間十來位鬼卒也不再追進去,全都站立在豐都山腳下一動不動的注視著高聳巍峨的豐都山。

李玉漸漸停下了腳步,身後追喊聲已經再也聽不到,甚至鬼族特有的鬼氣也感覺不到絲毫。回過頭來的李玉這才發現,身後空空蕩蕩那裏還有半個鬼族。

一頭霧水的李玉想了想還是朝豐都山內走去,畢竟身後不知道什麽原因才沒有鬼族追來,但如果原路返回豈不是羊入虎口,自尋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