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二十五章 天降美女

字體:16+-

李玉心裏雖然有諸多疑問但畢竟是個果斷的人,也不再多想朝豐都山中一路走去。越是深入豐都山李玉越是覺得山中透出絲絲詭異的氣氛,空氣中彌漫著死氣讓李玉心生一股寒意,背後冷汗刷刷直冒,猶如墜入冰窟中一般越來越冷。

躍過一處山坳李玉眼前豁然開朗,一座巨大的山穀出現在了眼前。足有千丈的巨大山穀之中如今被刻畫了九座巨大的法陣,每座法陣之上都有一位身穿甲胄的鬼將,不斷的往法陣中丟擲著什麽。

而每座法陣的周圍都圍坐著九位氣息強盛的鬼差,不時的從陣法中收攝出一些不斷蠕動的東西裝入隨身攜帶的葫蘆中。九座法陣的外圍更是一動不動站立著無數鬼族,各個龍精虎猛興奮異常的望著麵前的九座法陣。

漸漸李玉看出了一絲名堂,那讓人冷汗直冒的死氣便是從九座法陣中飄出。而讓人窒息的死氣卻讓鬼族非常受用,有的鬼族甚至興奮的不停顫抖。

眼前九座法陣一眼便能看出是九幽地穴的入口,而這端坐在法陣上的鬼將修為李玉卻無法探知了,但隻是看上一眼便讓李玉出不寒而栗的感覺。

圍坐法陣周圍的九位鬼差也各個氣勢不凡,自己在這些鬼差麵前也隻有仰望的份,根本生不出一絲一毫的反抗之心。

而這圍在九座法陣之外的無數鬼族各個修為精悍,其中雖然大部分是鬼卒以下修為,但其中到有近千修為高過李玉的存在。雖然不知道修為幾何,但其中有些鬼族身上透出的氣息,明顯強過之前遇到的尋常鬼族。

心生一股悔意,李玉暗自感歎:這簡直就是自投羅網,別說端坐在法陣周圍的幾位不知道修為幾何的鬼族,便是這外圍隨便拉出個鬼卒級別存在,自己也隻有死路一條。

正打算暗自退去的李玉微微一愣,一眼看到九座法陣中其中一座突然暴起一陣亮光。緊接著不需要說話,圍在法陣之外的鬼族先後走進法陣之中,光芒一閃便消失不見。

隨著法陣再次亮起,投身法陣中的鬼族修為越來越高,漸漸有鬼卒修為的鬼魂走進法陣中。而當鬼卒進入法陣之中,圍坐在法陣周圍的九位鬼差,不斷打出手印朝法陣輸入鬼力。而端坐在法陣中心的鬼將,卻依然不緊不慢的朝法陣中丟著東西。

當鬼卒級別的鬼魂進入法陣之後,法陣中的亮光消失了,再次傳出濃鬱的死氣。可似乎出現了什麽狀況,這座法陣竟然再次爆發強烈的亮光。

遠遠看到端坐法陣中的鬼將似乎說了些什麽,圍坐法陣之外的九位鬼差集體站了起來,朝法陣源源不斷輸送鬼力。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法陣中的光芒才逐漸暗淡下來,當法陣恢複原狀,圍坐在法陣之外的一位高大無比的鬼差,一腳跨入了法陣之中。

隨著這位鬼差消失在法陣之中,整座法陣竟然明暗不定,死氣開始變得混亂不堪,其中夾雜著各種氣息。既有李玉熟悉的法力,也有倍感親切的妖力,更有其他二種力量是李玉從來沒有見過的。

眼見氣息越來越混亂,這座法陣就要崩潰,從鬼族大軍中飛起一位身材矮小身穿蟒服的鬼族,一下落在了眼看就要崩潰的法陣之中。

抬手一掌拍在法陣陣眼之中,源源不斷的濃鬱鬼力朝法陣中輸入,終於明暗不定的法陣穩固了下來不再閃爍。

可接著一股大力從法陣中湧出,剛才進入法陣中的鬼差被一下甩了出來,狼狽至極的高大鬼差憤怒的一聲怒吼,不甘的望了一眼法陣,退回了鬼族大軍之中。

“還是不行呀!這套九幽鬼陣最大負荷也隻能承受鬼差進入,一但進入鬼將勢必引起天地規則的反噬,即便是閻君大人也沒有可能抗住這種力量。哎……看來這座法陣是不能再用了,鬼車我看不如收手吧!”身材矮小身穿蟒服的鬼族,有如洪鍾般的聲音遠遠的傳入了李玉耳中。

似乎有些不甘,法陣中端坐的鬼車站起身來的恨恨的說道:“大人,我遲早要讓這些地界的修士,知道我們鬼族的厲害。”心有不甘的鬼車望了眼腳下的法陣,手中突然打出無數複雜的手印,道道鬼氣落下,很快法陣漸漸便的徹底暗淡了起來。

隨著陶判和鬼車二鬼返回鬼族大軍之中,剩下的八座法陣又有一陣亮起一道白光。似乎早已經知道如何做,靠近這座法陣的一位鬼卒想也不想一頭紮進了法陣之中。

法陣中白光忽明忽暗,不一會強光再次亮起。似乎是要極力壓製,端坐在這座法陣上的鬼將手中手印越打越快,最後快的隻剩下一道虛影。可法陣中的白光卻越來越強烈,最終這位鬼將還是不甘的站了起來,望了一眼法陣,領著九位圍坐在法陣周圍的鬼差,退回鬼族大軍之中。

如同連鎖反應一般九座大陣先後熄滅八座,隻有最後一座始終沒有白光亮起,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麽。先後退回鬼族大軍的八位鬼將相互看了一眼,隻是一個眼神便達成了共識,集體越眾而出走到最後一座法陣之外座了下來。

隨著八位鬼將替換下九位鬼差,最後一座法陣中的鬼將猛的站了起來,望了一眼遠處的陶判轉身出了法陣。遠遠望著最後一座法陣,陶判似乎下了偌大的決心,臉上露出凝重之色。最後還是咬咬牙從懷中掏出一顆跳動的心髒,不舍的看了一眼,縱身而起落入大陣之中,慎重的把手中跳動的心髒丟進了法陣之中。

一道灰蒙蒙的死氣漸漸升騰而起,隨著濃鬱到極致,逐漸形成一團濃霧的死氣,瞬間籠罩住整個法陣,圍坐在法陣邊的九位鬼將眼見濃霧升起,聯手又打出九道鬼力注入法陣之中。

隨著一道黑光衝天而起,濃霧瞬間彌漫開來,鬼族大軍跟著**起來,各個顯得興奮莫名,拚命的吸收著濃霧中的死氣,不停貪婪的吞吸著。

“鎮……”端坐法陣中央的陶判一聲怒吼,法陣一瞬間平靜下來,黑光開始內斂,死氣不再飄散。大軍中似乎早就準備好了一般,先後走出九位鬼卒和一位異常威猛的鬼差,興奮的朝法陣中走去。

隨著十位鬼族先後進入法陣,主持法陣的陶判臉色開始變得更加凝重,手中一刻不停的注入著鬼力。

混亂的氣息越來越濃鬱,死氣開始不再那麽純淨。“噗……”一聲一位包裹在死氣中的人類修士被甩了出來。

還沒鬧明白怎麽回事,九位身披甲胄的鬼將手持葫蘆朝修者照了過來,黑光一閃,被包裹在死氣中的修者身體一歪便栽到在地,一道不斷蠕動的白色魂魄被吸進了葫蘆之中。

接著法陣中接連吐出無數修士和凡人,圍在法陣之外的鬼族大軍一瞬間沸騰了起來。驚喜的望著圍在法陣之外的鬼將,手持著葫蘆收走大量的魂魄。

“哼……”正當鬼族沉浸在喜悅之中,一道驚天白光從法陣中亮起。一道淩厲的劍氣從法陣中斬了出來,一時間橫掃當場,如果不是九大鬼將和陶判及時出手,恐怕隻是這一道劍氣在場的鬼族將死傷無數。

中斷了鬼氣的法陣漸漸暗道下來,最終“哢嚓……”一聲徹底破碎。陶判和九位鬼將集體歎了口氣,站起身來相互交談了起來。

李玉此時整個人如同做夢一般,直勾勾的看著眼前的一幕,無論是神秘莫測的陶判還是九位手持葫蘆的鬼將,都讓李玉生不出一絲的鬥誌。而那道驚天劍氣更是深深刺激了李玉,不停喃喃自語:“這便是劍修的實力嗎?原來劍修竟然強大如斯,總有一天我也會變得如此強大!”

“轟!”

“哎呦……”

“不好……”

正發呆中的李玉隻覺得身上一沉,一個人橫趟著栽倒在了李玉身上。在突如其來的重擊下,李玉不自覺的叫出了聲。心知不好的李玉低呼一聲,想也不想掉頭就跑。

而砸中李玉的人,還沒反應過來便見到被自己砸中的李玉竟然是個修士,而且看也不看自己撒腿就跑。隻是稍微一愣神,也跟著李玉身後發足狂奔。

動靜太大了,穀中的鬼族大軍齊刷刷的看向李玉藏身的地方望來,當發現竟然是一男一女兩個固本培元期的修者,大部分鬼族無動於衷的繼續看著陶判和九位鬼將。隻是從鬼族大軍中走出一位高大的鬼卒,想也不想朝李玉二人追了過來,在擁有道心修為的鬼卒眼中,擒拿李玉二人也就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隻是幾個起落鬼卒便追了上來,李玉一臉鬱悶,如果不是被突如其來的砸了一下,自己也不會叫出聲來。更不會像現在這樣狼狽的奪路而逃,更可氣的是砸中自己的人竟然也跟在自己身後跑了過來。

眼見已經被鬼族大軍發現,其中更是有一位修為明顯達到道心境界的鬼卒追了過來。李玉心中暗歎了口氣,想也不想喚出秋水劍,身形一個急停,猛的轉過身來。

四目相對,兩位均愣住了。閉月羞花不足以形容眼前女子的美貌,沉魚落雁不能道出此女的三分美態。李玉生平從來沒有如此失態,更何況在如此危急的情況下,竟然微微有些分神了。

如果不是早就計劃好了如何對付身後追來的鬼卒,李玉恐怕便要當場出醜了。一個錯身讓過了年輕女修李玉朝鬼卒衝去,抬手便是一劍斬落。

而年輕女修眼見身前的修士突然轉過身來,一張俊俏的臉龐映入年輕女修眼中。接著兩人錯身而過,女修一臉不可思看到李玉手中的飛劍,想也不想朝身後窮追不舍的鬼卒斬去。

“叮叮當當……”李玉一瞬間便與窮追不舍的鬼卒交手了無數次,竟然勉強擋住了鬼卒的強大攻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