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三十章 龍舟

字體:16+-

隨著時間的推移,李玉漸漸發現這些法寶竟然開始一件件消失,李玉似乎猜到了什麽,快速的在法寶中掃過。

突然一艘小巧的龍舟吸引住了李玉的目光,似乎是有股玄妙的聯係使得李玉對著艘龍舟倍感親切。

“前輩,就是那艘龍舟好了!”李玉目光如炬一眨不眨的注視著龍舟,深怕一個不注意龍舟也像其他法寶一下瞬間消失了。

隨著李玉話音落下,識海中的寶庫瞬間開始崩塌漸漸出現一位中年男子。男子一步一步從遠處向李玉走來,待走到近前李玉這才發現此人一頭飄逸的長發,全身上下生出讓人高山仰止的氣勢,右手輕托著一艘雕刻著九條神龍的樓船便出現在了手中,可不正是李玉在寶庫中看到的那艘。

“沒想到你會選中這艘九變化龍舟,本以為你得了我采自天地極陰之地的寒氣,孕育了億萬年才生出的先天火元,一定會選中那件法寶,可竟然會是這艘龍舟確實讓我非常意外。倒讓我看看是怎麽回事?咦……先天火元了?這是,九變化龍訣,我說怎麽會選中這艘龍舟,原來如此!”中年男子先是一陣驚異,當仔細查看李玉體內情況,很快便發現了金色的妖力,隨即恍然大悟。

“小子我且問你,你這九變化龍訣那裏得來?”中年男子饒有興致的上下打量起李玉來。

“回前輩,這套法訣在下得自一處水府!”李玉倒也知道沒有隱瞞的必要,既然能夠無聲無息的進入自己的識海此人的修為已經遠遠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絕對需要仰望的存在。

“哦!這倒是奇了,這功法流傳自上一次天地大劫,本是我一對好友的絕學,可我觀你這法訣怎麽有諸多遺漏錯誤之處,倒是讓我好生奇怪!”中年男子想了想似乎是在回憶一件非常久遠之事,漸漸有些失神。

半天不見中年說話了,實在忍不住喊道:“前輩!”

“啊!小子,既然你能得到這法訣也無怪你與龍舟有緣,此物便是我那對好友的寶貝,既然你修習了九變化龍訣倒也應得此物。不過你這九變化龍訣有諸多錯誤,想要驅動非得你自身修為達到地仙境界才能有望使用。不過我倒是知道完整的九變化龍訣,如果你勤加修煉倒也可以很快便能驅使。”中年男子被李玉驚醒,再次重新打量李玉,越發覺得李玉有些不同之處,但又說不出來問題所在,想了想還是決定把完整的九變化龍訣傳授給李玉。

李玉微微一愣中年男子的話倒是深信不疑,自己自從修成人身,就再也無法凝聚九變化龍訣的金色妖力,如果說此功法沒有問題倒是李玉自己都不相信。如今得了中年男子的話,終於豁然開朗。

“還請前輩傳授完整的九變化龍訣,李玉感激不盡!”李玉朝中年男子恭敬的拜倒,發自內心的感激。

“哈哈哈!一切都是你的機緣,拿去吧!有緣的話,咋們以後自然還會相見!哈哈……”中年男子大笑著轉過身去,朝李玉識海之外走去,聲音漸行漸遠。

正一頭霧水的李玉,突然感覺一股龐大的意識融入自己的識海,一套完整的修煉功法猶如修煉了無數歲月一般,在李玉腦海中根深蒂固。

李玉身體一晃猛的一下醒了過來,呆呆的望著四周空空蕩蕩的虛空,仿佛做夢一般一股不真實的感覺襲上心頭。

李玉突然之間一愣,手中不知道何時竟然的多了一艘核桃般大小的龍舟。李玉一瞬間心中狂跳,識海中的一幕變得更加的清晰,下意識的運轉起完整的九變化龍訣來。

近處的張茹一愣,隻見李玉好像愣了一下,隨即四下裏看了一下,便一眨不眨的盯著右手心看了起來。好奇的張茹也順著目光朝李玉手心看去,猛然發現不知道什麽時候一隻精雕細琢的核桃小舟平躺在了李玉手中。

正打算出言相問的張茹,突然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呆呆的望著李玉全身上下透出金色法力,不斷的朝右手核桃小舟湧去。

核桃小舟仿佛吹了氣一般越來越大,逐漸李玉已經無法拖住,隨即丟在了虛空之中。可身體中那股金色法力卻沒有停止輸送的意思,漸漸小舟越變越大,足有九層的核桃小舟如今已經變大道了一丈大小,其上雕刻著栩栩如生的九條巨龍。

變大的龍舟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竟然越變越大慢慢長到了十丈大小才逐漸停了下來。可讓張茹感到奇怪的是內心中似乎有個聲音告訴自己,這龍舟還可以變得更大。見龍舟不再變大張茹這才把目光落回李玉身上,很快便明白了龍舟不再變大的原因。

此時的李玉渾身大汗臉色蒼白,整個人仿佛水裏撈出來的一般,跌坐在虛空中,恢複著體內大量流逝的法力。

靜靜的守護著李玉,張茹看著閉目打坐的李玉眼中漸漸有些呆了。此時的李玉異常專注,麵如冠玉、劍眉星目,全身上下透著無窮的吸引力。張茹心底漸漸泛起一絲羞澀,一摸紅暈浮現雙霞,說不出的嬌豔可人。

李玉深吸了口氣,體內此時終於安定下來,隨著剛才下意識的運轉完整的九變化龍訣,李玉感覺自己體內原有的金色妖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同海納百川一般朝丹田中匯聚。

沉入丹田中的金色妖力,與原先便盤踞在丹田中的藍色法力迎頭撞在了一起,可並沒有李玉想象中的劇烈碰撞,反倒猶如兩個失散多年的親人重逢了一般,彼此漸漸交融。

朝李玉丹田中匯聚的金色妖力漸漸越來越多,突然金色妖力似乎遇到了什麽感興趣的事情,竟然不顧與自己交融在一起的藍色法力,開始退出李玉的丹田。

隨著金色法力輸送到右手之中,李玉隻感覺丹田中的金色妖力仿佛被人瞬間抽空了一般,自己剛剛才修煉出來的妖力遠遠不夠輸出的。眼看便要失去平衡,似乎發現自家好朋友遇到了困境,藍色法力竟然不遺餘力的幫助徹著金色妖力。

隨著藍色法力的融入,得到補充的入不敷出的金色妖力漸漸緩和了過來,開始調動李玉全身上下殘留的金色妖力朝丹田中匯聚,不一會便把李玉全身上下重新又犁了一遍。

隨著金色妖力不斷生成,再次源源不斷的湧入李玉右手,李玉漸漸感覺身體中的金色妖力再也不存在一絲一毫,而丹田中金藍兩股力量也開始有了枯竭的趨勢。如果再不停下輸入,自己很可能被打回原形法力盡失,李玉心中開始有些焦急起來,可右手的吸力太大了,大有不把李玉吸幹誓不罷休的意思。

索性似乎達到了一個極限,當李玉身前的九變化龍舟長到十丈大小的時候,朝外不停湧出的法力終於停了下來。幾乎被榨幹的李玉終於舒了口氣,開始拚命的恢複法力。

此時李玉體內不斷的生出兩股力量,一金一藍源源不斷的注入丹田。漸漸隨著兩股力量的注入,猶如一對陰陽雙魚開始首尾相連的在李玉丹田中不斷壯大。

秋水劍似乎察覺了什麽,想也不想朝著兩股法力的中間飄了過去,似乎極其享受的一動不動任由兩股法力不斷衝刷著自己的身體,完全一副發了橫財的土包子正享受著丫鬟伺候的樣子,舒服的差點沒呻吟出來。

從打坐中悠悠醒來,李玉第一眼便看到了麵前這艘足有十丈的巨大龍舟,望著此時的龍舟再想想之前核桃大小樣子,李玉心中不禁暗歎果然不愧是法器,便是這初級的形態便不是一般靈器可以比例。

李玉感歎了一番,這才意識到好像有雙眼睛再看著自己,回過頭來與張茹正好四目相對,眼見張茹微微一愣,羞澀的低下了頭。摸了摸腦袋李玉輕聲溫柔的說道:“張道友,此處不是久留之地,有了這艘九變化龍舟離開鬼界應該沒有絲毫困難了,還請道友隨我一同登舟。”

張茹自然沒有反對的道理,抬起頭來望了一眼李玉,輕聲應和了一聲,便隨著李玉走進了九變化龍舟之中。

進入九變化龍舟之後,李玉才知道什麽叫做奢華,從來沒見過的各色寶石隨意的鑲嵌在船體之上,不知道什麽材質製成的船體透出一絲厚重的感覺,輕輕敲擊了兩下竟然發出金鐵之身。

似乎有些印象的李玉突然臉色大變顫抖的說道:“這是建木!怎麽可能,這方天地間怎麽可能會有建木,一定是我看錯了!”

完全失態的李玉摸索著龍舟的船體,漸漸有些失神喃喃自語:“不會是真的,如果真是建木,那意味著什麽?”

“李道友到底發生了什麽?什麽是建木!”張茹見李玉有些失魂落魄的樣子,倒也好奇的摸了摸船體,可發現隻是堅硬一些倒也沒有發現什麽異常。

“啊!張道友在下失態了,這艘船整體是一大塊建木雕刻而成,而這建木是天地初開天地靈根所化的大樹,便是上界仙人也向往得到的東西。剛才我便是驚訝此等至寶,怎麽會流落到凡間來的。”李玉如果不是當初師從張晨,倒也不會認識這建木,畢竟此物是天地初開便存在的寶貝,即便還有也早就被大能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