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三十一章 相愛

字體:16+-

器宗之所以知道建木的存在,最大的原因便是器宗的祖師當年得到過一小截建木,更是由於這一小截建木才得以得道成仙飛升仙界,所以器宗秘典中倒也有所記載。

建木是凡界可以煉製法器為數不多的材料之一,擁有建木煉製的法器,可以說一般修為的修者便可以橫行天地,即便飛升去了仙界也有所作為。不過天地靈根所生的建木本就那麽大,更是不可再生的寶貝,自然不可能有多少留存下來。

如今李玉看到這麽一大艘建木所雕刻的龍舟,那裏還能淡定下來,東摸摸西瞅瞅如同守財奴見到了一座金山,恨不得整日裏抱著睡覺一般。

熟悉了一番九變化龍舟,李玉終於找到了核心法陣所在,船首一間豪華的屋舍中,一座陣巨大的陣圖刻於地麵之上。

陣圖中整整九個陣眼此時隻有右手第一顆微微有些發亮,其他八顆全部暗淡無光。李玉倒也猜到了些什麽,走到這顆微微發亮的陣眼上,一道金色妖力輸入其中。

果然一種掌控一切的感覺襲上心頭,整個龍舟都仿佛印在了腦海之中,此時的李玉才算真正掌握了這件法寶。不過以李玉如今的修為,和九變化龍舟連第一層都無法全部開啟,法器的威力連萬分之一都無法發揮出來。可即便如此龍舟也算是靈器中的翹楚,不是尋常靈器可比。

意念所動,龍舟艘的一聲劃破虛空竟然直接出了封神塔,出現在了灰蒙蒙的鬼界之中。微一愣神出了封神塔李玉,毫不猶豫繼續控製著龍舟穿越虛空,破開空間壁壘,一下子便脫離了鬼界。

憑空出現一艘十丈大舟即便動靜再小,也還是引起了看管封神塔的鬼族注意,其中一位抬頭望了望轉眼見便已經空空蕩蕩的虛空,不確信的問道:“我是不是眼花了,剛才明明感覺塔身晃動了一下,待我抬頭看的時候天空中好像出現了一艘巨大的龍舟。可如今怎麽就不見了,兄弟你看到沒有!”

“原來你也看到了,我以為是我眼花了,看來此事肯定有蹊蹺,你在此等候,我這就去稟報陸大人知曉!”先前說話的鬼族眼中露出凝重之色,曉得此事可大可小,連忙轉身朝鬼司衙門跑去。

端坐在衙門中的薑判倒是閑著無聊,最近風頭都讓殺神軍的軍主陶判給搶去了。陶判官手下九大鬼將收集了無數生魂交給了鬼王大人,得到了大量的賞賜,如今風頭一時無他。更是蓋住了豐都城一眾判官,搞得人人敢怒不敢言。畢竟殺神軍的實力還是有目共睹的,這次收集生魂,不但完成了任務更是額外抓獲了百名修士,使得鬼王大悅。

“大人,封神塔出了狀況還請大人速速前去查看!”正在發呆的薑判,突然被一聲火急火燎的喊聲給驚醒。

正要發火,突然反應過來,來人說的是封神塔。整個人“騰”的一聲從座椅上站了起來:“你說什麽?再說一遍!”

“大人,剛才小的看守封神塔的時候,隻見寶塔晃動了一下,隨即天空出現一艘足有十丈的龍舟,接著竟然一下子便消失了。小的原先還以為是眼花了,問了長舌那家夥也說看見了,所以才趕緊來報與大人知道!”跪在大殿中的鬼族,氣喘籲籲的把之前看到了一切原原本本說了一遍。

可以說看管封神塔,是鬼司衙門最重要的事情,雖然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麽意外,但每進入一次寶塔薑判都會打心底裏不寒而栗。即便如今修為足以抗衡修士中凝聚出元神的高人,但也不敢絲毫大意。

如今聽說封神塔出了事情,薑判隻是一個閃身便出了鬼司衙門,幾個起落便跨越整個豐都城出現在了封神塔外麵。

手中早就多了一塊玉牌朝封神塔一照,門戶瞬間打開,薑判二話不說閃身進入了塔中。

第一層根本無法阻止薑判的腳步,這點寒意隻是讓薑判感到一絲涼爽。當踏身第二層的時候薑判整個人都愣住了,整個第二層竟然沒有一絲陰寒之氣,這讓來過這裏無數次的薑判心底一顫,隱約猜到了什麽。速度更是快到了極限,整個人如同一縷黑煙劃過空中,很快便到了寒池所在。

“沒了!極陰寒池了,怎麽會沒了,先天火元了,也沒了!!!完了,一切都完了!”薑判整個人一瞬間仿佛被人抽走了魂魄,喃喃自語的不斷念叨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反複回魂了一般,薑判身體抖了一下,一下子臉色變得煞白,但人總算是緩了過來。

眉頭緊鎖的薑判不斷思量著如何向閻君交代,畢竟鬼司衙門雖然說起來歸豐都鬼城的鬼王管轄,但實際卻是閻君大人直屬的衙門。主要目的便是看管封神塔,如今塔中最重要的幾件東西之一的極陰寒池和池中的先天火元都消失了,如此大的後果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承擔的。

“對了去求姐姐,一定可以幫到我了!畢竟姐姐是閻君的小妾,興許可以保我一命!”薑判臉色緩和了不少,身形一動再次進入第三層。很快一圈查探下來,發現封神塔中惟獨少了寒池和先天火元,暗歎不幸中萬幸的薑判,手持玉牌瞬間出了封神塔。

李玉禦駛九變化龍舟很快便回到了地界,望著藍天白雲李玉心情大好。知道如果這麽開著九變化龍舟到處亂走,定然會引來巨大的麻煩,與張茹出了龍舟的李玉,法訣打出便一下收起了九變化龍舟。

望著變化成核桃大小的龍舟,李玉愛不釋手的撫摸了一下龍舟,隨後收進了乾坤戒中。

“張道友,此處我也不知道是個什麽地界。此次被卷入鬼界也不知道過了幾年,我看不如結伴同行,邊走邊打聽不知張道友意下如何?”李玉收好龍舟望著張茹,想了想還是覺得相伴同行比較好,隨即開口詢問道。

“在下正有此意,那就一同上路吧!”張茹正不知道該如何說,眼見李玉倒也不笨,也還知道詢問自己,微微有些羞澀的張茹點頭答應了下來。

兩人一路行來從開始一言不發,到漸漸開始無話不談,不知不覺中兩人都生出相見恨晚的感覺。

李玉在煉器方麵的造詣,和對凝水訣的理解讓張茹驚歎無比,而張茹對修行上的見解也有其獨到之處。兩人不斷相互印證,修為都有了長足的進步

兩人不知不覺中靠的越來越近,李玉很自然的一把握住了張茹的手,如同當初在封神塔中一般。而張茹也沒有覺得有什麽不妥的地方,兩人渾然不覺一路就這麽越走越開心。

情到濃時身不知,當行得累了兩人打算尋個地方休息一會,這才發現十指緊扣的雙手。雙雙臉上都泛起了紅暈,張茹象征性的掙紮了一下,見李玉沒有一絲想要鬆開的意思,羞怯的低聲說道:“你會一直這樣待我嗎?”

李玉望著小鳥依人一般的張茹心中湧出一股衝動,一把抱住張茹,仿佛想要把張茹融入身體中一般,溫柔的說道:“我會的!我會永遠愛你,海枯石爛此生不渝!”

也許是被幸福感所淹沒,也許是內心中有什麽被觸動了,張茹一時間再也無法控製住自己的感情,淚水奪眶而出,緊緊的抱著李玉不斷的梗咽著。

一時間李玉不知所措,張茹每一次抽搐,都如同在李玉心底紮上了一刀隱隱作痛:“怎麽了是我弄疼你了嗎?”以為是由於自己抱的太緊的李玉,正打算鬆開雙手,可張茹反倒是把自己抱的更緊了。

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張茹的李玉,隻能不斷撫摸著張茹的後背,在張茹的耳邊低聲說著情話,漸漸張茹終於平靜了下來。

“玉哥,我沒事了,謝謝你!”不再哭泣的張茹臉上泛起一絲紅暈,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推李玉。

李玉見張茹沒事了,心裏一塊大石終於落了下來,望著依偎在自己懷中羞怯無比的張茹,心裏生出一絲甜意,巨大的幸福感讓李玉整個人無比幸福。漫步在山路之間享受著幸福時光,李玉的心中多麽希望,能夠永遠這麽牽著張茹的手一直走下去。

“咦……大王,是人類修士,做不做?”離李玉二人不遠處的一座山頭上,人立著不下五六頭妖怪,貪婪的望著山下被幸福感包圍一無所覺的二人。

“大王,兄弟幾個都是刀頭上舔血亡命天涯的主,莫說小小的固本培元境界的修者,便是道心境界的也敢拉下馬!隻要大王招呼一聲,哥幾個便殺下去!”野狼妖拍著胸脯說的大義凜然,看的為首的虎妖哈哈大笑。

“哈哈……兄……兄弟幾……個隨……隨我……我殺!”說話結結巴巴的虎妖臉上充滿了猙獰,一個縱躍便從山頭上跳了下來直撲李玉二人,身後刷刷數道聲影緊跟其後。

直到危機臨頭李玉二人才反應過來,李玉本能的一下把張茹護在了身後,心念一動秋水劍已經擒在了手中。

張茹望著眼前一幹妖族,眼中充滿了恨意,手中一聲劍鳴已經把隨身寶劍擎在了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