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三十二章 八寶宮燈

字體:16+-

為首的虎妖望著李玉手中泛著藍芒的秋水劍,眼中充滿了強烈的占有欲,結結巴巴的吼道:“把……把晶……石、靈……靈器、功訣,統……統的交……交出來,繞……繞你們……們一命!”心許是過於激動,本來就口角不靈活的虎妖越發的結巴了。

虎妖一激動就結巴的老毛病,早就被其他幾隻妖怪暗地裏笑話,可在絕對的實力麵前其他隻知妖怪也隻能以虎妖馬首是瞻。

沒等李玉說話,身後的張茹便挺身而出,手持寶劍遙指麵前的幾隻妖族嬌喝一聲:“區區幾隻凝體境界的小妖,也敢學人出來打劫,更可笑的是竟然還是個結巴,我倒要看看有何本事叫我們交出晶石、靈器。”

“氣……氣死我了!給我死!”最恨別人說自己結巴口吃,被張茹揭了傷疤的虎妖,突然說話反倒不結了,一個虎撲便朝張茹撕咬過來。

李玉那裏容得張茹有半點傷害,手中秋水劍想也不想一劍朝虎妖迎了過去,低聲說道:“茹妹你退後,這裏交給我!”

張茹臉上閃過一絲幸福感,有個為了保護著自己挺身而出的男人可以依靠,這讓一直感到孤單無助的張茹,心底漸漸對李玉生出一絲依賴。

虎妖畢竟是凝體期大圓滿的修為,隻差一步便可以邁入練心境界。雖然與李玉修為相當,但憑著身體上的優勢反倒有些壓製住了李玉。

可畢竟李玉手中秋水劍倒也不是擺設,威力穩穩邁入道器境界的秋水劍那是尋常靈器可比,很快便把虎妖身體上的優勢殺的蕩然無存。

虎妖一身皮毛堅如金鐵,尋常靈器那能傷得到分毫,可李玉手中秋水劍卻每次擊打在虎妖身上,卻引的虎妖一陣痛哼。

越打越心急的虎妖一個躲閃不急,腹下軟肋更是被李玉無意中劃過一劍,硬生生削下一大塊血肉,疼得虎妖嘶吼連連。

“虎雷暴……”當李玉發覺了虎妖腹下軟肋,手中秋水劍招招不離,接連幾次虎妖再也吃不消了,一個爆退遠遠脫離開來。想也不想一聲怒吼,嘴巴中一顆巨大的雷球,猛的一下朝李玉吐了過去。

眼尖的幾隻妖怪一見虎妖爆發出虎雷暴,嚇的掉頭就跑,生怕被餘威波及。

“完了今次又什麽都得不到了,老大一暴走就放炮,這下轟下去那裏還有渣滓,哎……”遠遠跑開的狼妖歎了口氣,望著已經從虎妖嘴巴中飛出的雷球心有不甘。

這頭虎妖也算是天生的異種,自從開了靈識以後便自行摸索著修煉,在這山中倒也勉強生存了下來。一次偶然機會被天空一道落雷擊中,不但大難不死還修成了一門絕學“虎雷暴”,憑借著這手功夫漸漸成為方圓千裏之內的大王,手下收攏了一群小妖四處打劫。

也許是被雷電擊中的原因,本來就不善言詞的虎妖從此變得結巴,倒也落了個諢號‘癡雷大王’。

癡雷大王望著自己的成名絕學,轟向麵前敢於嘲笑自己的兩位修士,心裏異常得意,似乎已經看到了兩人屍骨無存的下場。

“這雷球好生的古怪,竟然有絲天雷的味道,玉哥不可力敵讓我來!”眼見雷球威勢驚人,看出了一絲名堂的張茹從乾坤戒中拿出了一盞宮燈,朝雷球拋了過去。

李玉心中充滿了好奇,張茹怎麽會拋出這看似平常的宮燈。一眨不眨的望著宮燈朝雷球撞了過去,深怕有所不敵,隨時準備著一旦宮燈沒有作用便帶張茹逃開。

似乎是一物降一物,宮燈與雷球撞在一起,竟然什麽動靜的也沒有發生,隻是宮燈中的火苗亮了一亮,便有飛回了張茹手中。

一瞬間妖怪集體石化,無往不利的虎雷暴不但沒有殺了兩人,連屁大的聲音都沒有冒出來便給人收走了。這如何不讓妖怪們驚訝,尤其是癡雷大王整個人都呆住了,難以置信的望著輕提在張茹手中的宮燈,臉色陰晴不定。

“一起上!”冷靜下來的癡雷大王不但不再結巴,說話反倒更加的利索了。

一時間幾隻妖怪集體朝李玉二人殺了過來,憑借妖族強橫的肉體與李玉二人戰在了一起。

人數上的優勢很快便顯現出來,畢竟這群妖怪最低修為都是凝體初期,更是有癡雷大王這隻凝體大圓滿的妖怪坐鎮,倒也完全壓製住了李玉二人。

眼見落敗隻是遲早問題,張茹臉上閃過一絲狠色,低聲說道:“玉哥,你掩護一下,我要讓這群妖怪嚐嚐八寶宮燈的厲害!”

李玉微微一愣,倒也好奇剛才那看似普通的宮燈到底有什麽厲害之處,手中秋水劍全力施展開來,一時間劍氣縱橫,硬生生壓製住了圍攻的妖族。

騰出手來的張茹再次喚出八寶宮燈,一道法力注入燈中似乎激活了某個陣法,一時間八寶宮燈爆發出一道耀眼的強光,朝妖怪群中飛了過去。

“玉哥,速退!”張茹眼見宮燈朝妖怪們飛去,一聲大喝。

早就心意相通的李玉,手中秋水劍橫著掃過一道長長的劍氣,逼退圍攻的眾妖,腳下一踏地麵,身形爆退。

與八寶宮燈錯身而過,李玉眼睛一眨不眨的望著飛向妖怪們的宮燈,隻見亮光一閃,一顆比之癡雷大王吐出的虎雷暴強了不知到多少的巨大雷球從宮燈中飛了出去,一瞬間淹沒了驚慌失措的妖怪。

“轟……”巨大的爆炸聲震耳欲聾,氣浪席卷而來即便是李玉和張茹,也有些吃不消不得不身形倒退。

待一切平靜下來,八寶宮燈晃晃悠悠的飄了回來,落入了張茹手中,白光一閃便被張茹收進了戒指中。

眼前一片狼藉,到處是被炸得東倒西歪的大樹,一處巨大的深坑出現在了爆炸的地方,莫說是屍骸便是一絲血肉都沒有留下。仿佛是蒸發了一般,幾隻妖怪竟然被巨大的爆炸給炸的屍骨無存。

李玉怎麽也沒想到這宮燈威力竟然會這麽大,回聲看著張茹欲言又止。

“玉哥,這宮燈是我無意中得自一座上古仙人洞府,可惜洞中似乎除了這座宮燈完好以外,其他都已經化作了灰塵。不過此寶倒是有些弊端,必須吸收敵人的攻擊才能十倍釋放出來,並且釋放的時候還不能有絲毫打擾。”張茹倒也沒有隱瞞李玉,此時在張茹眼中李玉是最值得信賴的人,把自己的奇遇毫無保留的細細說了一番。

李玉望了一眼張茹歎了口氣:“茹妹,這群妖怪固然可恨,但也罪不至死,剛才雖然形勢危急,但我二人如果存心離開倒也有些把握,為何要趕盡殺絕呀!”畢竟自己曾經也是妖族,對妖怪多少還是有些同情。眼見張茹一下滅殺了這群妖怪,心中多少有些無法理解。

“玉哥,妖魔就是妖魔,都是些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的生靈,我等修士練就一番本領不就是為了除魔衛道,還天下一個太平嗎?”張茹不解的望著李玉,自己心底根深蒂固的觀念,使得張茹非常奇怪李玉為什麽會為了妖怪開脫。

李玉一時間無言以對,但心底還是生出一絲異樣,輕輕歎了口氣:“哎……”

眼見李玉如此張茹微微有些梗咽:“玉哥,你知道嗎?我的父母親人滿門上下幾百口鮮活的生命,便是被這些該死的妖魔所殺,雖然我由於被師傅收入門中逃過一劫,但我永遠無法忘記當我回到家中看到的那一幕。”

眼見張茹哭了起來,一下子慌了神的李玉趕緊安慰起來:“茹妹都是我不好,你不要再傷心了!”

“玉哥,我隻是想到父母家人慘死在妖魔手中心中難過而已。玉哥,你不知道洞庭湖的水被染紅了,君山島的翠竹變成了紅色,這一幕我是永遠無法忘記。”張茹一席話讓李玉整個人都愣住了,思緒不盡回到了多年以前。

“小友如果能僥幸逃脫,還望把此物轉交給小女張茹,張猛感激不盡。”那個把鑰匙交到自己手中的君山派門主張猛的話記憶猶新,李玉渾身一顫呆呆的望著張茹。

心底不斷的呐喊:難道茹妹便是那人的女兒張茹。這一刻兩個名字終於重疊在了一起,李玉整個人呆呆的有些出神。

“玉哥,你怎麽了?”張茹眼見自己的話讓李玉發起呆來,疑惑的問道。

被驚醒的李玉猶豫了半天,不知道該說還是不該說,自己如果不是奪了君山派的寶藏,說不定也不會有今天。而正主出現在自己麵前,竟然還是與自己相愛的女人,李玉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說起。

“茹妹我好像聽說這一切,都是當年君山派七十二峰造反所致,怎麽會與妖魔有關?”不知道如何說起的李玉突然意識到一個關鍵問題,張茹知道的與自己親眼見到竟然相差了很多。

“那年洞庭湖先是雷暴漫天,接著天生異象,霞光衝天、紫氣東來。便是那天隨張叔出外捕魚我,眼看便要被大浪淹沒,索性師傅路過救了我,加之我擁有不錯的靈根,才被師尊收入門中。而異象和後來洞庭湖的大爆炸,讓無數妖魔蜂擁而至,其中更是有幾尊大妖。整個君山島被掘地三尺,所有人類被屠殺一空。我的母親家人,便是在那時死於妖魔之手。所以我恨天下所有妖魔,每一個妖魔都該殺。”張茹越說越激動,眼中充滿了仇恨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