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三十三章 為愛而棄

字體:16+-

寫在前麵不得不說:這章真的要交代一下,也許很多人無法接受,有人可能看了不爽,但這便是生活,沒有什麽事情是十全十美的!不過兩人的最終結局絕對不會讓大家失望!

********************************

李玉再次僵住了,無數次夢中憶起得一幕幕再次浮現心頭。一切都明白過來的李玉內心不斷掙紮著,到底要不要把自己埋藏在心底最深的秘密告訴張茹,李玉一時間左右為難。

如果不說出來自己內心永遠不能安寧,如果說了也許便會失去張茹,自己畢竟曾經也是一隻魚妖。

更何況這一切嚴格意義上說都是自己引發的,如果不是自己拿了張猛的寶藏鑰匙,也不會引發大追捕,更不會引來人類與妖族大戰。實力得以保存的君山島,也不會被後來乘亂而來的妖魔屠殺一口,張茹一家興許也不會死,一時間李玉在心底苦苦掙紮。

一切都明白過來的李玉,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麵對張茹,望著不明所以的張茹輕聲問道:“茹妹,不是所有妖魔都是壞人,就像人類修士中不全是好人一樣,殺戮隻會讓彼此更加的仇視,為什麽不可以試著和解了。”

張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疑惑的看著李玉,仿佛要從李玉眼中看出些什麽:“玉哥,你怎麽會有這等想法,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妖魔沒有一個好東西,都是天下烏鴉一般黑。隻要我張茹活著一天,我便要殺盡天下所有妖魔!”

李玉一瞬間心底升起一絲寒意,仿佛不認識張茹一般靜靜的看著張茹,也不在說話牽著張茹的手下意識的鬆了鬆。

半天無話,李玉內心苦苦掙紮,而張茹根本不知道李玉為何會突然沉默,也不好多問,就這麽兩人一路朝山外走去。

可怕什麽來什麽,走累的二人四下裏尋了一處山洞打算休息一下,可二人剛坐下來便感覺到一股妖氣從洞中傳出。

張茹蹭的一下站了起來,二話不說喚出寶劍一聲嬌喝:“那來的妖魔給我出來!”

可任由張茹如何大喝就是不見洞中有何動靜,李玉也喚出秋水劍閃到了張茹的麵前,低聲道:“茹妹,小心隨我退出洞去!”

“嗚……”低沉的獸吼從洞穴深處傳出,張茹眉頭一皺手中寶劍一道劍氣隨即斬出。

“該死的人類修士還我丈夫來!”眼見劍氣便要斬在洞中,一個黃色的聲影從洞穴深處竄了出來,一個錯身讓開了張茹隨意斬落的劍氣。

“剛開靈識的小小虎妖,也敢在我麵前放肆,給我死!”眼見虎妖撲出來,張茹想也不想一劍斬落,一道巨大的劍氣攔腰朝虎妖揮去。李玉本想製止但心中一歎還是放棄了想法,眼睜睜看著虎妖被張茹三兩下斬殺。

“走吧,茹妹今天我們殺戮夠多了!”李玉回身望了望倒在血泊中的虎妖,拉著張茹便要離開。

從憤怒中恢複的張茹,詫異的望著眉頭緊鎖的李玉輕輕點了點頭,緊隨李玉身後朝洞外走去。

滿腦子亂哄哄的李玉渾然沒有注意,不知道什麽時候牽著張茹的手鬆了開來。而這一切落在張茹心裏,卻是另外一個樣子。

張茹眼見李玉仿佛有些失魂落魄,疑惑的攔住李玉輕聲問道:“玉哥,你怎麽了?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啊!沒什麽,我很好!”李玉被從沉思中驚醒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中竟然鬆開了張茹的手,心裏猛的一跳。

思緒再次回到洞庭湖,從自己被女童救下,到看到女童被仙女一樣的人救走,直到化成人身進入君山島,再到那殷切的望著自己的張猛的樣子浮現在心頭,李玉徹底迷茫了。

“茹妹,如果我告訴你我曾經也是一隻魚妖,而洞庭湖發生的一切都與我有關係,你還能接受我嗎?”李玉咬咬牙深吸了口氣終於忍不住問了出來。

“玉哥,你別開玩笑了,這怎麽可能,人便是人妖便是妖,即便能夠化形成人類的妖怪他也還是妖,怎麽可以跟人相提並論。”張茹的話讓李玉心底猶如響起一聲晴天霹靂,心底最後一絲希望的破滅讓李玉麵如死灰。

李玉整個人一下子如同失了魂一樣自言自語:“原來這樣……”

張茹怎麽也沒想到自己的一席話竟然讓李玉如此,心中微微閃過一絲不好的念頭,可當想到兩人相處時的甜蜜和誓言,張茹又自我否決了猜測。

兩人誰都不知道怎麽走出的大山,進向了俗世城市裏。一條通往連個方向的官道橫著了二人麵前,仿佛是人生的岔路口,一條通往西方,一條往東,永遠沒有交集的可能。

當兩人四目相對,誰都不知道該說什麽。李玉實在無法麵對現實的殘酷,而張茹根本不知道李玉心中再想著什麽,可一種不好的預感總是在心底浮現。

還是張茹打破了沉默:“往西是雲夢山,往東是禦劍門,玉哥你打算去哪?”內心深處多麽希望李玉可以隨自己一起回雲夢山,隻要李玉願意娶自己,哪怕是回稟了師傅以後退出師門自己都願意。

“茹妹我們就此分別吧!”李玉也不知道怎麽就脫口而出,內心中還是無法忘卻一切,畢竟過往的一切都切切實實的發生過,李玉怎麽也不可能當一切都沒有發生,坦然的去麵對張茹一輩子。

事實卻讓張茹心跌倒了穀底,怎麽也想不明白李玉為什麽會變的這麽快,“海枯石爛此生不渝”的話尤在耳邊,可如今李玉竟然會說出如此絕情的話。

一瞬間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張茹極力克製著不讓自己哭出來,身體不自覺的抖動著,淚眼婆娑的望著絕情的李玉。

望著張茹如此李玉心一下揪了起來,心疼的望著自己心愛的女人被自己傷害,可現實的殘酷卻讓李玉什麽也沒有做,掉頭朝東方走去。

“為什麽?為什麽?”張茹再也抑製不住的痛哭失聲,怎麽也沒想到自己的第一次會是如此結果,美好的未來一瞬間被無情的摧毀。兩人相處的甜蜜一刻不斷浮現在心頭,猶如神壇崩塌一般不複存在,心底由愛生恨。

“我恨你!!李玉!!!!”張茹望著李玉漸漸遠去的背陰撕心裂肺的喊道,轉身哭著朝西方跑去。

背對著張茹的李玉身體不自禁的顫抖了一下,極力克製自己沒有回過頭去追趕。理智告訴自己如果兩人繼續發展下去,一旦真相大白一天到來,其結果比現在更加的殘酷。更何況自己無論如何無法時刻隱瞞張茹,過往的一切猶如一座大山壓的李玉喘不過起來。

李玉默默的走著,直到身後再也聽不到半點響聲,回過頭來望著已經消失在視線之中的張茹,輕聲低語:“茹妹,李玉對不起你,祝你能夠找到真正的幸福!”

一瞬間李玉仿佛失去了精氣神一般,整個人失魂落魄的朝禦劍門方向走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當眼前出現禦劍門外那座巨大的石像,李玉一頭栽倒,心力憔悴加上不知疲倦的一路走回來,滴水未進的李玉再也堅持不住昏了過去。

哀莫大於心死,眼睜睜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卻不能去愛,還要親手把愛情推開,這種巨大的毅力不是任何人可以做到。可理智告訴李玉,這樣做是兩人最好的結局。

與其兩個人都受到傷害,不如自己一人獨自承擔,隻要心愛的女人能夠幸福,哪怕萬劫不複也在所不惜。

當李玉被發現倒在祖師石像腳下,整個禦劍門都轟動了,能夠從鬼界死裏逃生李玉幾乎是創造了奇跡。最先趕過來的好友包易、東方博,師傅劉思雨和一幹師姐,望著倒在地上的李玉激動不已。

被卷入九幽鬼穴的李玉不但死裏逃生,修為更是突飛猛進跨入了固本培元大圓滿境界,這讓無數人驚歎不已。直到手忙腳亂把李玉抱回凝水峰,好一陣忙活李玉才悠悠醒來。

望著一張張關切的臉龐,李玉雙眼空洞無神,茫然的望著屋頂一言不發。

李玉的樣子嚇壞了所有人,劉思雨更是仔細檢查了一番,可結果讓人大感意外,隻是身體虛弱別無他礙的結果,讓人無論如何也無法相信。

無論是包易還是東方博,包蓉還是師傅劉思雨,怎麽喚李玉都無法醒來,李玉整個人像掉了魂一樣目光空洞魂不守舍。

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麽,一切都隻是徒勞。無計可施的劉思雨隻能硬著頭皮去求掌門救治李玉。得知李玉的情況,從靜室中走出來的禦劍門掌門童關,親自隨劉思雨來到了凝水峰。

一通號脈似乎察覺到了什麽,童關什麽也沒說丟下一顆靜心丹便離開了凝水峰。

吞服下靜心丹的李玉,隻感覺如同被一股寒徹的清泉劃過身體,直達丹田,身體中凝水訣被引動,一股寒氣直衝腦門。李玉雙眼漸漸有了神采,如同回魂了一般,有了生機。

從痛苦的深淵醒轉過來的李玉依舊一言不發,無論大夥問什麽就是不出聲,無可奈何的眾人隻能任由李玉如此。

索性李玉開始恢複了日常的修煉,隻是大部分時間獨自一個人坐在凝水峰最高處眺望西方,呆呆的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