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三十四章 當頭棒喝

字體:16+-

如同流星一般劃過,李玉的崛起與消沉同樣來的迅速,雖然每日裏照常修煉打坐,但不知道為什麽李玉的修為不但遲遲無法突破,更有開始倒退的趨勢。這讓劉思雨百思不解,但無論自己如何詢問,李玉就是並不肯道出其中原委。

索性李玉除了每日裏立於山頂發呆以外,倒也沒有別的異常舉動。弟子不努力修行,作為師父的也不可能待其勞,一切都隻能靠李玉自己。

春去秋來,李玉無論嚴寒酷暑風雨無阻的行為很快傳遍了禦劍門,凝水峰那個曾經的天才變傻的流言四起。人人都在看凝水峰的笑話,可這一切李玉仿佛一無所覺,依舊我行我素雷打不動的前去眺望。

“蓉兒,你師弟還是老樣子嗎?”劉思雨輕聲朝侍奉左右的包蓉問道。

“回稟師傅,師弟還是老樣子風雨無阻的去山頂眺望,也不知道在看些什麽?”包蓉朝屋外望了望,小嘴一厥抱怨的說道。

劉思雨倒也沒有注意到包蓉的抱怨,一想到李玉如今樣子心裏也不是滋味。李玉的出現本來給凝水峰帶來了不一樣的氣氛和無數榮耀,可眼看一個可以成為未來凝水峰支柱的天才就這麽沉淪,自己卻毫無辦法,劉思雨別提有多鬱悶。

“隨我去看看!”實在忍不住劉思雨起身朝山頂走去,包蓉望了一眼起身離開的師傅,輕聲應和緊跟在劉思雨身後一路朝山頂走去。

猶如石像一般一動不動,隻是一年時間李玉仿佛蒼老了幾十歲,當年那個意氣風發英俊瀟灑的李玉已經成了過眼雲煙,如今的李玉說不出的滄桑。

望著看起來比自己還老得李玉,劉思雨眼睛微微一跳,眉頭緊鎖。輕聲走到李玉生後低聲問道:“玉兒你在看什麽,能夠告訴為師嗎?”

李玉微微一愣被劉思雨話從回憶中打斷,回頭看了一眼劉思雨低聲說道:“師傅,弟子沒看什麽,隻是想站在這看看不斷變幻的雲海。”

劉思雨微微一愣,望著李玉的眼睛,似乎想要通過這心靈的窗口看清李玉內心深處的想法。可即便是仙人想要查探對方心靈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何況金丹修為的劉思雨。

“玉兒,我帶你如同自家孩子,有什麽事情不能跟為師說的,你這次外出修行到底遇到了什麽讓你如此消沉。難道你看不出所有人都在為你擔心嗎?你還要如此到幾時,記住你是凝水峰的弟子,是我劉思雨的弟子,我不希望人家說你是個廢物,你是我們凝水峰的驕傲,不可以再如此了。醒醒吧!”劉思雨再也憋不出了,眼看自己心愛的弟子意誌消沉,當頭一聲棒喝。

渾身一顫,從來不知道原來還有這麽多人關心自己,李玉這才知道原來自己無意中已經傷害到了別人,心中升起一絲自責。望了望師傅劉思雨和同樣眼神看著自己的包蓉,一切都明白過來的李玉,回身看了一眼西方。

眼神變得漸漸無比堅定,仿佛內心深處做了莫大的決定,深深吸了口山頂清新的空氣,重重的吐出積壓在心底那口濁氣。

李玉回過身來突然跪倒在地:“師傅,弟子錯了,弟子決定再闖生死秘境,還望師傅成全!”

眼見李玉再次燃起鬥誌,終於舒展了眉頭的劉思雨微微笑了起來:“好好好!能夠看到你如此,為師便放心了,我這就發布峰主令,送你去生死秘境!”

當劉思雨頒布峰主令再次開啟一年一次的生死秘境,養劍峰峰主林燁靜靜的聽著向北風傳回來的訊息,眼中漸漸露出思索的樣子。

把凝水峰和李玉的情況向林燁詳細說了一通,向北風立於大殿之中靜候林燁有進一步的安排。

“童關盡然會為了劉思雨出關,果然如我猜測的一般,好好!童關,沒想到十年閉關你的修為竟然達到如此境界,佩服佩服!一旦你邁入凝神境界,這掌門之位便是我囊中之物。向北風,拿著我的令牌去西極峰,讓他們不要再出差錯了,不然合作到此結束,我林燁不需要廢物!”林燁說完隨手拋出一麵令牌,轉身朝內殿走去。

望著手中的令牌,向北風一聲陰笑,轉身朝西極峰飛去。

再次進入生死秘境的李玉已經不比當初了,第一層第二層簡直是如履平地,很快便進入了第三層。

李玉望著麵前熟悉的沙海有種猶如昨天的感覺,一切都是那麽的熟悉,唯一變化的便是自己,無論是心態還是修為都有了長足進步的李玉細看這處沙漠還是看出了一絲名堂。

每隔百丈都有一處沙丘,顯得是那麽怪異,更是呈現出一種有規律的弧線,坐落在沙海之中一眼望不到邊際。

李玉微微一笑腳下發力,三兩個起落便來到一處沙丘麵前。想要不想手中秋水劍一劍斬出,正好落在麵前沙丘的中心。“噗……”並沒有應該有的一劍撩起漫天黃沙的情況,反倒猶如一劍斬在了鮮活的身體上。

“啊……”一聲痛苦之極的吼叫從沙丘下傳出,一股黃色的**隨著李玉一劍斬落從沙丘中滲了出來。

“該死的人類修士,怎麽又是你,當初如果不是剩我修煉魔功到了關鍵時候,分身實力不夠,我早就把你吞吃。你竟然還敢回來傷害偉大的沙魔,我要把你抽魂煉魄,讓你成為永遠成為我身體的一部分,永生永世受我奴役!哈哈哈……”冒出黃色**的沙丘漸漸蠕動起來,化作一顆巨大的頭顱,空洞的雙眼中透出讓人不寒而栗的黃光,巨大的嘴巴一張一合,一陣哈哈大笑。

“哼……”李玉倒也幹脆,手中秋水劍接連斬出二道劍氣,直取沙漠的雙眼,接著左手已經不知不覺中握住了一樣東西。

兩道劍氣自然傷不到沙魔,實力與道心初級的修士一般無二的沙魔,怎麽說也是到了開始凝聚魔意境界的三階魔衛。在沙魔眼中殺死李玉也就是手到擒來的事情,可事實卻是大大出乎意外。

李玉手中看似尋常的飛劍,竟然是一件初級的道器,這讓沙魔羨慕不已。雖然實力高過李玉,但沙魔至今一件魔器也沒有,這讓沙漠既羨慕又嫉妒,更是暗恨把自己關入這秘境中的禦劍門高手。

一想到當初那道驚天劍虹,斬殺自己眼中猶如天人一樣的魔頭,沙魔眼中便露出一縷無法抹去的恐懼。漸漸這絲恐懼化作了無邊的怒火,朝李玉宣泄而出。

大嘴一張無數黃燦燦的沙粒朝兩道劍氣迎了過去,“劈了啪啦”落在劍氣之上很快便把劍氣打散,去勢不減的朝李玉席卷而去。

望著朝自己落來的黃沙,李玉手中秋水劍在身體周遭舞出一團劍花,猛的一催秋水劍,一道巨大的藍色劍氣橫空斬落。“轟……”李玉身形借著著兩股力量碰撞在一起發出的巨響,一個矮身貼著地麵讓過黃沙朝沙魔急速衝去。

爆炸揚起的灰塵遮擋了沙魔的視線,可並不妨礙沙魔繼續吞吐黃沙,經過無數年精煉的本命沙粒,顆顆注入了無數心血,融入生靈的魂魄和精血可以說每顆都相當於一件人級的靈器,如此多的靈器聚集在一起的威力便是同等修為的修士遇到也招架不住。

雖然李玉有道器護體,但沙魔自信自家的黃沙突破防禦也就是遲早的事情。一刻不停不斷催動著黃沙朝李玉打去,根本沒有意識到,李玉來了個金蟬脫殼,把秋水劍拋出後便貼著地麵來到了近前。

“死吧!”到了近前的李玉眼見長著大嘴得意的操控著黃沙的沙漠,想也不想左手一道金色法力注入,猛的一下丟進了沙魔的嘴中。

仿佛被扼住了一般,沙魔突然感覺嘴巴中一痛,也顧不得再操控黃沙,拚命想要把嘴巴中的異物吐出來。

可無論如何努力也還是無法阻止嘴巴中的東西越變越大,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嘴巴中的東西中傳出,沙魔漸漸露出絕望的表情,“嗚嗚……”不斷的低鳴著,身體忽大忽小,想要化作本源散入沙漠中逃遁。可嘴巴中的東西仿佛有著無窮的魔力,一股恐怖的氣息時刻定住了自己的本源,讓自己毫無辦法。

李玉眼見一擊得手,伸手一招秋水劍從失去控製的黃沙中飛了回來。李玉高高躍起,一件朝無法閉合的沙魔嘴巴中刺去。

隨著李玉這一劍刺入,沙魔再也堅持不住被嘴巴中東西猛的撐地爆了開來。

一顆足有拳頭大小的石頭,被已經變作一丈大小的九轉化龍舟死死定住漂浮在空中。

知道這是沙漠千萬年凝聚出的一顆本源沙粒,是煉製道器的好東西,李玉伸手一把握住石頭,一道金色法力朝內灌入。

由無數猶如黃金一般細小顆粒組成的石塊,猛的晃動了起來,一絲絲黃色的魔氣從石塊中冒出。隨著李玉不斷注入金色妖力,手中的石塊仿佛被從裏到外洗了一遍。黃色光芒退去,再也沒有一絲魔氣。

望著手中猶如鑽石一般的晶體,李玉爆發出一陣大笑:“沒想到,竟然可以得到萬年沙晶石,有了這東西便是煉製道器也了幾分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