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三十五章 暗算

字體:16+-

李玉收了沙晶石,回身朝剛才激戰的地方看去,地麵上灑落著不下百顆與眾不同黃燦燦的沙粒,李玉想也不想願意收入乾坤戒中。這些百年的沙晶石,雖然沒有沙魔體內這顆來的珍貴,但也是一種煉製靈器的材料,何況一下得了這麽多,李玉自然沒有放著不拿的道理。

李玉望著眼前已經坍塌的沙丘不自禁的笑了出來:“這樣給我送寶的妖魔,要是能多來幾個該有多好,嗬嗬……”

失去沙魔威脅的,整片沙海變得毫無危險,李玉輕輕鬆鬆便走出了這片沙海。麵前一座巍峨的高山擋在了去路之上,輕車熟路的朝山頂走去,李玉根本沒有注意到身後不知道什麽時候閃出幾道身影。

“就是此人沒錯,當初我與此人一同進入生死秘境,不會看錯的。”幾道身影中其中一人望著李玉遠去的背影,肯定的數道。

“哼!峰主有令,隻要斬殺了此人各位都有被峰主傳功的機會,咋們都有希望步入道心境界甚至一舉修成金丹。”為首之人的話讓其他幾人各個激動不已,隻要能夠斬殺李玉那便等於大好的未來在向自己招手,可以省下無數年的奮鬥。

“刷刷……”幾道身影快速朝李玉身後追去,身形說不出的詭異,竟然漸漸融入了山體之中,如果不仔細探查,根本發現不了幾人的存在。

李玉根本不知道已經被人惦記上了,一路朝血魔所在地方趕去,已經今非昔比的李玉自然惦記上了血魔。得了沙魔的好處,李玉把心思打在了血魔身上。

血蝠的出現讓李玉心中一喜,至少證明血魔還在這座山中,李玉想也不想一劍斬向迎麵飛來的血蝠。隻是想要引出血魔,李玉自然不會真的想要斬殺血蝠,受了驚嚇的血蝠如驚弓之鳥快速的避讓開李玉的劍氣,一聲無形的音波遠遠的傳來出去。

“嘩啦啦……”一石激起千層浪,遠處漸漸飛來無數血蝠,鋪天蓋地好不壯觀。李玉眉頭一皺怎麽才一年不見這血蝠竟然多了十倍不止,心中正納悶一聲怪笑從血蝠群中傳出。

“哈哈……竟然是你這該死的人類,當初如果不是被你所傷,我也不會因禍得福,悟出這化血奇功,為了表示對你的感謝,我會慢慢吸幹你的鮮血。哈哈……”血魔一眼便看到了李玉,雖然一年沒見,但當初那個傷了自己的人類給自己留下的印象實在太深了。

為了恢複傷勢血魔冒著大危險四處偷襲人類弟子,得了大量新鮮血液才得以一朝悟出化血奇功,傷勢盡複,血魔自然不可能忘了李玉。

“那就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李玉想也不想手中秋水劍發揮出最大威力,無數道劍氣朝血蝠群斬落,似乎有用不完的法力,使不盡的力氣。

眼見自家血蝠被斬落無數,血魔憤怒的一聲尖叫。一圈圈無形的魔音朝李玉撞了過去,一上來便使出看家本事的血魔,絲毫不給李玉拿出玉簫的機會。吃一塹長一智,自然不會在同一處跌倒兩次,血魔眼中露出得意之色。

早就防備血魔的‘魔音奪魄’,李玉體內金色法力朝雙耳注入,如同鍍了一層金色的薄膜,堪堪擋住了魔音入耳。

李玉眼中露出一絲得意之色,手中秋水劍絲毫沒有放緩,一道巨大的劍氣接著斬出,朝血魔迎頭斬落。

微微一愣,本以為會拿出玉簫抵禦的李玉竟然像沒事人一樣朝自己殺來,措手不及的血魔怒吼一聲,巨大的蝠翼猛的擋在了麵前,堪堪擋住了秋水劍的劍氣。

“噗嗤……”如同斬在皮革上發出難聽的聲音,李玉一愣,這血魔的蝠翼怎麽會如此堅固,盡然隻是被自己一劍全力斬落的劍氣劃開一道口子,這讓李玉眉頭緊鎖,知道還是低估了血魔的實力。

“痛死我了!該死的人類,我不會放過你的。化血……”隨著血魔一身尖叫,身體湧出大量的血霧,被血霧沾染上的血蝠立刻化作血霧的一部分,隨著近千隻血蝠被血魔化作血霧,濃鬱的幾乎滴血的霧氣,被血魔張口一下吸入體內。

似乎吞了大補丸,血魔額頭上青筋直冒,整個人竟然足足大了一圈,每寸血肉都充滿了無窮的力量。

“哈哈……我現在修為足足提升了一倍,你就等著死吧!”血魔一陣狂笑,身體一動化作一道血線,速度足足快了一倍。李玉隻感覺眼睛一花,血魔已經到了麵前,慌亂間李玉隻來得及把秋水劍橫在麵前,堪堪擋下了血魔的利爪。

巨大的力量從秋水劍中傳來,李玉感覺自己如同被飛奔而來的巨獸迎頭撞上一般,一下子便被撞飛了出去。

足足倒退了三丈,李玉口中一甜,內府已然受了重傷,“噗……”一口逆血吐了出來。臉色一下便的蒼白,心中懊惱無比的李玉收起輕視之心,自己雖然今非昔比,但血魔同樣也有了提高。自己還拿老眼光看待敵人,這傷受得一點也不冤。

李玉隨手丟入幾顆恢複傷勢的丹藥,快速調息起來。而血魔擊退李玉以後也沒有乘勝追擊,得意的笑道:“真是浪費呀,這麽一大口鮮血,留給我多好,我會慢慢享用的哈哈!”

如同貓捉老鼠一樣,倒也不急著殺死李玉的血魔,洋洋得意的望著已然受了重傷的李玉。

九轉化龍舟雖然有無邊威力,但局限太大,一個不好傷不到敵人還可能被敵人得去,畢竟如今的九轉化龍舟自己還隻能勉強控製,諸多功用無法發揮。李玉首先排除了自己最厲害的法寶,可除了九轉化龍舟可以說穩穩壓住血魔以外,便是秋水劍也奈何不了血魔,李玉一時間愁眉不展。

血魔自然不會放過這樣大好的機會,隻是想慢慢折磨李玉的血魔,再次朝李玉衝了過來。

李玉臉色微變勉強揮出秋水劍,身體不斷倒退,可一用力牽扯了內府傷痛的李玉,差點再次噴出一口鮮血。身形無形中慢了半拍,一隻如枯枝一般的爪子朝自己咽喉抓了過來。

“拚了!”李玉眼見自己如果被抓實了,便是血魔手中待宰的羔羊任人魚肉了。眼中閃過一絲狠色,想也不想一口心血額逼出,“噗……”的一聲吐在了秋水劍上,如同被滾水淋身,秋水劍抖動個不停。整個劍身瞬間被染成了紅色,李玉同時朝秋水劍中注入所剩無幾的法力,劍身終於發生的變化。

璀璨奪目的光芒從秋水劍中傳出,一道衝天劍意狂湧而出,如同驚虹一般橫貫天地。秋水劍藍光一閃,化作一條遊龍朝近在咫尺的血魔斬去。

變化太快了前一刻還穩操勝券得血魔怎麽也沒想到,李玉手中看似隻是人級道器的秋水劍,竟然可以爆發出如此威力。這已經上升到了天級道器的威力,便是十個血魔也扛不住。

秋水劍上的驚天劍意來的快去的也快,瞬間絞殺血魔以後便化作一道藍光融入了李玉體內,再也沒有了動靜。

李玉眼前一黑全身脫力,一頭栽倒不醒人事。

當李玉斬殺血魔栽倒在地,遠處閃出幾道身影,驚訝的望著一動不動的李玉,有些顫抖的說道:“剛才那是什麽寶貝,怎麽會有如此威力,難道是傳說中的法器。不可能呀!不到地仙修為根本無法驅使法器,這李玉頂多也就固本培元大圓滿境界,怎麽可能使用的了法器。”

“別管那麽多了,既然不費吹灰之力便能斬殺此子,管他是怎麽回事了!”其中一個眼神貪婪的望著栽倒在地的李玉,露出**裸的欲望。

如果真是法器,隻要能夠據為己有那便可一步登天,以後的成就不可限量,巨大的誘惑之下能夠保持平常心的又有幾人。

“噗……”無限遐想的男子,怎麽也鬧不明白自己怎麽會看到一具那麽熟悉的身體,眼前一黑便什麽也不知道了。

幾道身影中的一人,在幾人說話的功夫,毫不猶豫的接連斬落數劍,眼見除了為首之人險之又險的讓過了要害部分,其他幾人全部都被無情斬殺。

雖然避過要害但還是被一劍斬落了胳膊的為首男子,望著眼中充滿暴虐氣息的師弟,難以置信的問道:“師弟,我一項待你不薄,你竟會偷襲我!”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放著一件法器在麵前,難道你不想要嗎?難道你會與哥幾個分享,我隻不過下定決心比你們幾人都早罷了,如果慢上一步等你們反映過來,難道還有我的機會嗎?師兄,你平日裏把我當做下人一般使喚,你以為幾顆丹藥一點小恩惠便能拉攏我了嗎?哈哈……虧你還是我們西極峰弟子。”麵露崢嶸的男子鄙夷的看著倒在地上,捂著被斬落的胳膊師兄,漸漸有些得意的哈哈大笑。

“死……”眼見自己一時大意被最信任的人偷襲,為首男子猛的一張嘴巴,一道金光一閃而過。

哈哈哈大笑的男子隻覺得眼前一花,一根細如發絲的金針便已經沒入了自己麵門。大笑聲戛然而止,男子眼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不甘的轟然倒地。

眼見一擊得手,斷了一隻胳膊的為首男子,一通忙活止住鮮血,接連吞服了好幾顆丹藥這才恢複過來,臉上漸漸有了一絲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