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五十二章 血炎甲

字體:16+-

這種淩駕一切火焰之上的感覺在心底滋生,李玉一腳踏入岩漿之中,果然如自己猜測的一般,被白色火焰包裹住的身體踏足岩漿中,如同置身大地之上,沒有一絲阻礙。

李玉心情澎湃,這種感覺簡直太美妙了,李玉順手把鐵疙瘩和各種煉器材料朝乾坤戒中一丟,便朝地心深處走去。

踏身岩漿之上如履平地,全身上下升騰著白色火焰,此時的李玉,如果被人看見一定給會以為是是火神降世。

當李玉感覺到自己似乎已經到了地心最深處,麵前岩漿的顏色已經變成了深紅色,微微透出黑色的光芒。順著顏色不斷變深的岩漿,李玉一路看去,一團黑色的火焰靜靜的漂浮在地心深處。

當目光落在黑色火焰之上,李玉隻感覺整個人都興奮起來,這種感覺似乎是來自身體周圍的白色火焰,又似乎是來自丹田深處。自己反倒成了被動地去感受這種興奮,而又無法克製這種感覺。

似乎是在召喚自己,李玉不由自主的朝黑色火焰走去,隨著越來越靠近黑色火焰,李玉突然生出一種怪異無比的感覺。麵前黑色火焰竟然產生了一股寒流,讓李玉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

怪異無比的感覺襲上心頭,如此炎熱的地心竟然會讓自己生出寒意,這完全超出了李玉的理解。可越是靠近黑色火焰這種感覺越是真實,寒意越濃。

當與黑色火焰近在咫尺,李玉身體周圍的白色火焰似乎變成了一張大手,一下朝黑色火焰抓了過去。

可黑色火焰怎麽可能就範,瞬間火勢高漲,與白色火焰撞在了一起。這一下可苦了李玉,這身體實實在在感受了一把冰火兩重天。

李玉身體忽冷忽熱,被折磨的死去活來,那裏還記得煉製護甲,全身所有的力氣都用在了克製這冷與熱的兩極變化之中。

黑白兩色火焰的平衡一旦被打破,第一個堅持不住的便是李玉的身體,在這兩團火焰的爭鬥中勢必化為飛灰。

李玉腦袋一片空白,再次體驗到了生死一線的感覺,眼中除了黑便是白,仿佛整個世界除了這兩種顏色再也沒有別的,李玉漸漸陷入了一種奇妙的感覺之中。

這種狀況也不知道持續了多久,李玉麻木的已經分不清時間,腦海中隻有一段意識,不斷的告誡自己一定要挺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眼見李玉再也抵抗不住,黑白世界中突然亮起一抹紅色,便是這一抹驚豔的紅色,使得李玉仿佛抓到了救命的稻草,再次燃起了無窮的鬥誌。

此時李玉的丹田中突然紅光大放,一顆渾圓的珠子不停的轉動著,似乎一隻洪荒猛獸突然張開了猙獰的大嘴,猛的一吸,黑白的世界瞬間崩塌。白色的火焰和黑色的火焰仿佛找到了宣泄口,“呼呼”的朝李玉丹田湧入。

紅色珠子似乎打開了一座無底洞,最終把兩種火焰吞噬一空,這才意猶未盡的打了個飽嗝,漸漸消失在李玉的丹田之中。

當紅色消失,李玉眼中的黑白世界也隨著煙消雲散,眼前除了深紅一片的岩漿便什麽也沒有了。

李玉疑惑的四下打量了一番,下意識的摸了摸腦袋,一種光滑的感覺從右手傳了過來,李玉微微一愣,不確定的又摸了摸:“啊!我的頭發了!”

苦著臉李玉這才意識到自己如今已然光潔溜溜,莫說是衣物便是毛發也消失一空。李玉突然意識到一件非常重要的問題,連忙朝手中乾坤戒望去,臉一瞬間沉了下來。

如今手指上哪裏還有什麽戒指,除了一道印記便什麽也沒有了,索性這道印記似乎是刻在李玉手指上一般,倒也沒有一絲消失的意思。心中大定的李玉不盡感歎創造這乾坤戒的人不愧是天才人物,如此逆天的手段也能想出來。

此時的李玉一門心思放在乾坤戒中,根本沒有意識到此時的自己不但沒有白色火焰包裹,更是連金色法力也沒有禦使,反倒如同置身外界一般,無比輕鬆。

“不管那麽多了,先煉製護甲再說。”李玉收攝起激動的心情,也不再多想,一道法力輸入,倒也輕鬆的打開了乾坤戒,從中把鐵疙瘩和其他煉器材料拿了出來。

如今的鐵疙瘩置身火海深處,終於有了融化的趨勢,李玉滿意的望著不斷變化的鐵疙瘩不斷丟入各種材料,漸漸融入了其他材料的鐵疙瘩漸漸化作一灘銀色的鐵水。

隨著輔材的不斷丟入,鐵水中最後一絲雜質也被剔除,透出動人心魄的光芒,李玉腦海中劃過煉製靈器最關鍵的一步,塑型。

隨著法力的不斷湧出,不斷的控製著銀色鐵水鑄模、成型。很快一件銀光四色的護甲漸漸一片片連接在了一起,李玉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到了最為關鍵時候,李玉絲毫不敢大意,再次從乾坤戒中拿出珊瑚靈珠一掌拍碎,右手藍光一閃秋水劍在左手中劃過,鮮血不斷的融入化作粉末的珊瑚靈珠之中。

很快融合了珊瑚靈石粉,泛著紅光的血水足有大半碗,李玉抬手朝懸浮在岩漿之上的銀色護甲丟了過去。

“嗤嗤……”白煙直冒,當李玉鼻中問道一股血腥味,眼前的護甲似乎活了過來一般,竟然隨著李玉的心跳開始傳來一股奇妙的感覺。

護甲一呼一吸都與自己無比貼合,似乎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李玉腦海中隻是劃過一個念頭,護甲竟然自動飛了過來,一下子貼合在了身上。

奇妙的感覺襲上心頭,低頭朝身子看去,一件銀色的護甲包裹住了全身上下。可讓李玉奇怪是完全感受不到一絲的重量,似乎根本沒有穿著護甲一般。

好奇的動了動身子,發覺確實沒有一絲感覺,李玉不盡奇怪,這件護甲到底是出現了什麽狀況。依照自己的煉器知識,即便是自己滴血融甲也不可能有這中感覺。

左思右想也弄不明白的李玉,腦海中突然劃過一個古怪的想法:難道自己煉製出了一件天級的道器。

再次看看身上的護甲,李玉又感覺不像,自己也不是沒有見過天級的道器,可自己身上這件絲毫沒有天級道器應有的氣息。

“管他是不是天級的道器,既然是我李玉親手煉製的第一件寶貝,怎麽也的起個好聽點的名字。叫什麽好了?地火中煉製,又吸收了我這麽多鮮血,不如就叫做血炎甲。”隨著李玉話落,身上的護甲似乎顫動了一下,一股淡淡的喜悅之情透過李玉的身體傳入腦海中。

可這種感覺一閃即逝,李玉甚至以為自己產生了錯覺,再次打量了一番身上的血炎甲,可那種感覺來的快去的也快,再也捕捉不到。

既然想不通李玉索性也不再多想,心中一動又從乾坤戒中掏出了一些材料,按照乾坤戒的製作方法煉製起乾坤戒來。

比起煉製血炎甲要輕鬆了很多,隨著最後一道法陣的刻下,手中的這枚半成品乾坤戒與手指上的印記發生的奇妙的變化,漸漸交融在了一起。李玉眼中閃過一絲明悟,腦海中關於乾坤戒的知識終於融匯貫通,一直困擾自己最關鍵的核心陣法終於印在了心底。

此時的李玉雖然修為沒有提高,但在煉器方麵的知識終於得到了長足的進步,這一但能夠離開,意味著隻要有材料那便等於是一座金山放在了麵前,任自己取舍。

沿路返回,當李玉回到當初進入地心的地方,一種不真實的感覺還使得李玉有些犯暈,如果不是身上穿著護甲,李玉甚至以為做了一場夢。

從乾坤戒中掏出一套衣服穿在身上,法力流轉倒也護的嚴嚴實實,不再擔心會被地心的熱浪焚燒,李玉端坐在岩石上打坐起來。

隨著法力不斷的運轉,李玉感覺自己修為又有了進步,漸漸乾坤戒中的吃食,被李玉吃了大半。不見天日的地心中如果不是李玉按照修煉時間推算,根本沒有時間的概念。

這一坐便是一年多,李玉不但沒有生出一絲煩躁之心,心境反倒在不斷的修煉中得到了磨練,有種圓滿的感覺。

道心境界的修者想要突破進入金丹境界,不但需要法力圓滿,心性上的磨練同樣重要。這也是大多數修士無法突破境界的關鍵,法力隨著時間的推移遲早可以登上巔峰,可道心的磨練便沒有那麽簡單了。

一個修士有可能很快便把法力修煉到道心大圓滿境界,但卻可能一輩子都無法把心性,磨練到完美無瑕的地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經曆,在修煉道路上可能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和魔障。如何克服困難斬滅魔障,使得心性得到圓滿,不是靠別人教導可以學會的,隻有自己去感悟才有真正的圓滿。

如今的李玉雖然經曆了種種,但心中向道變強之心一刻沒有放棄,心中這股執著之念一直困擾著李玉,使得心性始終無法圓滿。加之與張茹的感情糾葛,想要邁入心性大圓滿本來是困難重重。可如今卻因禍得福,被困在地心之中無念無想,反倒切合了道家清靜無為的宗旨,漸漸心性開始越發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