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五十三章 錯愛

字體:16+-

如果李玉能這麽一直修煉下去,說不定不用十年八載便可能突破到金丹境界,可現實卻是殘酷的,沒有步入道基境界的修者根本無法做到辟穀。眼見如果再得不到補充,李玉乾坤戒中的吃喝恐怕便要消耗一空,在這個毫無生機地心世界中,想要找到吃喝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一旦斷了吃喝,等待李玉的便是滅亡。身體無法得到補充,如何還能修煉。李玉漸漸停下了修煉,琢磨著要如何才能離開。

這處地穴不是沒有探索過,除了眼前這條通道以外,便沒了出路。一個方向是通往地心深處,一方向如今被巨大的岩石封死,憑著如今李玉的修為莫說打通岩石,便是推動一下也難如登天。

李玉完全不記得當初敖廣是怎麽把自己關入這裏的,而身後這塊巨石又是何時堵在出路上的,如今也隻能寄望於奇跡的發生。

吃喝耗盡以後李玉連修煉的心思也沒有了,隻能強迫自己進入深層的睡眠之中,減少身體的消耗。虛弱感一浪高過一浪,李玉想想自己也許會被餓死的,便有種好笑的感覺。出生至今不足十載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如果當初不變成人類,憑借妖體最少可以活上個千百年。可即便化作人身踏上修道之路的自己也可能活個三五百年,如今眼見竟然要被餓死,這讓李玉舉得荒唐無比。

李玉昏昏沉沉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虛弱感越來越重,即便強迫自己陷入睡眠中,可饑餓卻再次喚醒自己。

“該死的!難道我李玉真的要被餓死!”無奈地抱怨了兩聲,李玉眼睛望著頭頂的岩石,漸漸有些恍惚。

突然感覺眼前亮起一道白光,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麵前,迷迷糊糊中李玉隻感覺這道身影是那麽的熟悉:“茹妹……”

仿佛又回到了當初第一次與張茹相見的一幕,那個甜美可愛的女孩捧著一尾七彩錦鯉,一雙靈動至極的大眼與錦鯉四目相對。

“小鯉魚,你要小心了,以後千萬別再被人捉到了!”那溫柔的聲音猶在耳邊,李玉似乎感覺自己眼角濕潤了,心底最脆弱的一根弦被人輕輕撥動了一下。

緊接著腦海中浮現在鬼界偶然相遇的一幕,當空掉落的女子滿臉驚恐的表情,那雙撲閃個不停的大眼睛仿佛會說話一般凝視著自己,便是這二次相遇不知不覺中,在李玉的心底種下了一顆愛的種子。

腦海中再次出現那個小鳥依人一般依偎在自己懷中的女子,那句“我會的!我會永遠愛你,海枯石爛此生不渝!”每個字都曆曆在目猶在耳邊,李玉整個人再也控製不住,雙眼留下了一行淚水。

一把抱住眼前的女子,死死的摟入懷中,再也不願鬆開,似乎隻要一鬆開雙手眼前女子便會消失一般。

“我恨你,李玉!”當李玉腦海中再次響起那聲嘶力竭的哭喊,激靈靈打了個寒顫,模糊的雙眼淚水泉湧而出。

“不……不是這樣的,茹妹!”李玉隻感覺自己整個世界都崩塌了,眼前一片黑暗,仿佛陷入了無盡的深淵之中,身體一直朝下墜落,耳邊不停的環繞著張茹那句“我恨你!”

熬玲呆呆的望著死死抱著自己胡言亂語的李玉,淚水再也控製不住奪眶而出哽咽著:“哥,哪怕是死我會帶你出去的,沒有人可以把我們分開,沒有!”

可無論熬玲怎麽做,就是無法把瓊漿石乳灌入李玉的嘴中,望著如今抱著自己的雙手越來越無力,熬玲咬咬牙再也管不了那麽多,低下頭與李玉吻在了一起。用自己的嘴巴一口一口的把可以生死人肉白骨,龍宮中最珍貴的瓊漿石乳渡到李玉嘴中,對李玉的愛戰勝了少女的羞澀,就這麽一點點的去喚醒心愛的男人。

也許是受瓊漿石乳的刺激,李玉漸漸恢複了一絲力氣,就這麽迎合著熬玲,漸漸熬玲感覺親吻的雙唇越來越熱,一種奇妙的感覺傳入腦海,雙霞緋紅一片。

無盡深淵中的李玉眼前突然亮起一絲光明,順著這道光李玉的似乎看到了一個身影,那個讓自己夢牽魂繞女人。

李玉再也顧不了那麽多,什麽父仇、家恨、人妖殊途,全部拋在了腦後,眼中隻有張茹。這一刻愛戰勝了一切,不再需要顧及其他,拋開理智拋開一切,全心全意的去好好愛自己心愛的女人。

李玉迎合著熬玲不斷的索取,愛意轉化成情`欲,一發不可收拾,身體越來越燥熱,加之洞中本就悶熱,兩人如同幹柴烈火終於被點燃。

一切都如此自然,兩人再也不分彼此,熬玲的輕吟聲不斷回蕩在洞穴之中。

久久過後,當熬玲昏睡過去,李玉漸漸清醒過來,入體的瓊漿石乳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不但補充了李玉身體能量,更是修補了由於長時間缺水缺食,對身體造成的傷害。

一眼便發現躺在自己身下的女子竟然是熬玲,李玉整個人瞬間僵住了,一時間呆呆的不知所措,心裏不斷的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幻覺!”

可事實再次讓李玉崩潰,下意識的掐了自己一下,疼痛感讓李玉終於明白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怎麽會這樣?我到底做了什麽?”羞愧、自責不斷煎熬著李玉,如今大錯已經釀成,李玉不知道今後要如何麵對熬玲,又要如何麵對張茹,一時間內心苦苦掙紮。

悠悠醒來的熬玲,一眼便看到呆呆的望著自己的李玉,臉上再次泛起一絲紅暈,下意識的用手擋住胸前,低聲輕呢:“哥,你回過頭去好嗎?”

“啊……”李玉被熬玲溫柔的聲音驚醒,這才意識到自己真的做了一件連自己都無法原諒的事情,內心痛苦不堪,連忙回過頭去。

身後傳來熬玲穿戴衣服的聲音,一回想到之前的瘋狂,李玉便覺得自己簡直就是禽獸不如,竟然對如同妹妹一般的女子做出那等事情,李玉心中充滿了悔意。

“哥,好了你可以回過頭來了!”也許是穿戴好了,熬玲害羞的抵著頭,摸著衣角羞怯的喚道。

李玉此時多麽希望一切都是一場夢,可現實卻是如此殘酷。李玉眼中漸漸堅定下來,既然做了就要勇於承擔一切後果,哪怕這是顆苦果也要硬著頭皮吞下去。

望著穿戴整齊的熬玲,李玉眼中充滿了自責:“哥對不起你,哥以後會好好待你,不會讓你受到哪怕一絲一毫的傷害!”

熬玲再也忍不住淚水泉湧而出,幸福感瞬間包圍著自己。自己的第一次給了這個心愛的男人,而這個男人又願意照顧自己一生一世,如此完美的愛情是熬玲一直幻想得到的,如今如願以償,熬玲心中再也沒有一絲遺憾。

“哥,我們快點想辦法出去吧!我想父王很快便會發現我私自闖進這裏來!”熬玲心中充滿了甜蜜,突然發現還身處地心熔洞中,焦急的喊道。

“玲兒,我已經早就把這裏尋了個遍,根本沒有出去的路,這要如何離開!”李玉內心雖然無比掙紮,但作為一個男人的責任心告訴自己,要為自己做的事情負責,哪怕這件事自己再不願意,也不能放棄,眼見熬玲開口詢問連忙說道。

“不對呀,應該有一處法陣的,到底是怎麽回事,父王明明說過的?”熬玲四下了一番尋找,可依舊一無所獲,不盡自言自語道。

“難道?”熬玲似乎想到了什麽,身形不斷退後遠遠的望著堵住出路的巨大岩石,漸漸笑了出來。

“哥,我曉得怎麽出去了,你等著!”熬玲似乎發現了什麽,一個縱躍便來到了巨大岩石麵前,手中不斷的在岩石上敲打著,不一會一處異樣的聲音傳入了熬玲的耳中。

麵露喜色的熬玲張嘴突出一口氣,隻見岩石處漸漸浮現出一隻神龍的圖案,見到浮現出圖案,熬玲終於舒了口氣。

再次喚出一把鋒利的飛劍,輕輕劃過自己的手臂,在李玉一聲驚呼中,熬玲把血液塗抹在了神龍圖案之上。不一會那條神龍似乎活了過來,竟然在岩壁上遊動起來。

一道道白光從岩石上亮起,順著不斷龜裂的痕跡,放射出無數光芒。

“這……”李玉驚訝的望著光芒四射的岩壁,半天不知道說什麽好。

“哥!咋們可以出去了,我果然沒有記錯,這條岩洞可以通往陸地的,咋們快走吧。如此大的動靜,很快便會傳到父王耳中的,到時候便是想走都走不掉了。”熬玲眼見白光漸漸散去,一把拉住李玉的手,朝敞開的通道中跑去。

當二人消失在打通的岩壁後麵的洞穴中,空中再次亮起一道白光,一個中年男子出現在了岩洞之中。

微微一愣望著眼前洞開的石壁,中年男子自言自語:“這人類修士到底有何能耐,能讓我的寶貝女兒為了他,不惜忤逆我這個父親。好好好!我便再給你一次機會!”

隨著敖廣話落,手中突然多了一顆珠子,一道妖力注入珠子,整個洞穴中突然亮如白晝,一瞬間朝整個洞穴蔓延開來。

奔跑中的李玉和熬玲隻覺得洞穴中白光一閃,便又恢複了原來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