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五十四章 定海珠

字體:16+-

二人越跑越覺得不對,憑著二人道心境界的修為,莫說一個通往地麵的地洞,便是再遠的距離也應該到了終點,可無論二人如何奔跑也看不到盡頭一般。

漸漸熬玲停了下來,似乎察覺到了什麽,皺著眉頭細細思索起來。李玉也跟著停了下來,站在熬玲的身邊靜靜的注視著熬玲一言不發,深怕打擾了熬玲的沉思。

“難道是父王動用了定海珠!”突然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嚐試著倒退了幾步,熬玲臉色大變。

“哥,不好了!父王使用了定海珠,咋們已經被困入了定海珠中。朝前走將永遠沒有盡頭,我們隻能原路返回,也許還有一線生機!”熬玲畢竟是龍宮的九公主,這東海的秘聞倒是知道不少。隻是仔細一觀察便看出,已經被困入了東海的法器定海珠中。

東海龍宮本就是建立在東海一處最大的海眼之上,其中東南西北中五行之位,各自有一件寶貝至於陣眼之上,這才使得東海龍宮不至於傾覆。

而這定海珠便是這五行之位東方位上的鎮壓之物,整個龍宮除了敖廣和為數多不多的幾個人可以動用以外,別人莫說動用,便是靠近都困難無比。

而東海不到了身死存亡的時候,敖廣也不會動用定海珠,但隻要使用出定海珠,至今還沒有不被擒拿的敵人。一般人想要從定海珠中逃脫,難比登天。

“哥,這定海珠中有十八境,傳說便是妖族煉丹境界的大妖也從來沒有走出來過,也不知道我們能否闖出去。”熬玲的心一下子沉到了穀底,一想到傳說中定海珠的威能,便心事重重。

“既來之則安之,玲兒走吧!”雖然不知道前麵的道路有多少艱難險阻,但直覺告訴自己這將是一條荊棘滿布的道路,能否可以逃出去沒有絲毫把握。

兩人順著原路返回,果然當順著那條被打通的通道再次回到原處,眼前已經不再是炎熱無比的岩洞,一處奇妙的海城出現在二人眼中。

珊瑚石砌就的屋舍,道路上來回走動的海族,巷口追逐嬉戲的孩童,生活在這的每個海族臉上都洋溢著幸福感。

手牽著手走在道路之上,不時的聽到路邊傳來叫賣聲,一切都是那麽的新奇,李玉不自覺的多看了兩眼。而熬玲卻仿佛沒有看到這一切一樣,似乎是在思索著什麽,低著頭走著。

一個販賣頭飾的攤位吸引了李玉的目光,望著身邊低頭不語的熬玲,李玉想了想一把拉住熬玲朝攤位上走去。

“老板,這個頭花怎麽賣?”李玉一眼便看中攤位上一枚水晶雕刻的魚兒頭花,輕輕拿在手中仔細端詳起來。

“大大大……人,這個三個黃貝!不不……不要錢,大人喜歡便拿去吧!”販賣頭飾的蝦妖望了一眼人類模樣的李玉微微一愣,但轉眼看到李玉身邊的熬玲頭頂上那雙龍角,臉色大變結結巴巴的說道。

“哼……一個小小的頭飾我豈會占你便宜,拿去不用找了!”被李玉拖到攤位邊的熬玲突然被攤主的話從沉思中驚醒,微微一愣,想也不想從乾坤戒中掏出一枚彩色貝殼隨手丟給攤主。

“啊!這……是彩貝,大大……人,小的萬萬不敢要!”眼見熬玲丟過來的竟然是價值百枚黃貝的彩貝,嚇的噗通一聲跪倒說什麽也不敢要了。

“給你你便拿著,我熬……咳……我李玲既然給你了就不會再收回來。哥,咋們走吧!”差點說漏嘴的熬玲,話到嘴邊急忙改了過來,給自己起了個李玲的名字,說完便意識到什麽,羞怯的望了一眼李玉。

“老板,你就收下吧,這件頭飾是送給我娘子的禮物,貴在一片心意,你如若不收我的這份心意豈不是一錢不值!”衝著攤主說完,李玉緊握著熬玲的手轉身朝遠處走去。

出了小城,李玉停了下來,拿出那隻頭飾,親手幫熬玲插在了頭上。望著水晶雕刻的魚兒,李玉的眼中充滿了柔情,望著羞怯的摸著衣角有些局促的熬玲,李玉一把抱住熬玲,眼中充滿了甜蜜。

定海珠的世界說來奇怪,無論二人如何尋找似乎就是無法找到離開的道路,無可奈何的二人隻能在靠近一座小城的地方買了一座院落住了下來。

男耕女織的生活,充實無比,李玉第一次覺得其實這種平靜的生活又何嚐不是自己想要的。有美貌的妻子相伴,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平日裏與熬玲下下棋,聽著熬玲為自己彈奏一曲天籟之音,李玉整個人無比放鬆,心境不知不覺中更加的圓滿。

如果不是停下了修煉,李玉說不定已經邁入了金丹境界。如今的李玉缺的隻是量的積累,一旦法力達到突破的地步,將可以沒有任何瓶頸輕鬆邁入金丹。

可這方世界中再高的修為又有何用,與其浪費時間不如多陪陪熬玲,李玉漸漸融入了平凡的生活之中。

但每每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李玉總是會想不自覺的想起之前的林林總總,似乎有個聲音在心底不斷的告誡自己不能這麽下去。

平靜的生活總是短暫的,巨大的聲響驚醒了沉睡中的兩人。一陣陣哭喊聲從遠處小城中傳來,夾雜著撕心裂肺的喊聲傳入二人耳中。

李玉想也不想披上衣服便朝屋外走去,而熬玲微微一愣望著專注的望著遠處小城的李玉,心裏終於明白了一件事。其實李玉心中還是向往著不平凡的生活,雖然由於責任心使得李玉暫時放棄一切,但遲早有一天李玉還是會走上一條不平凡之路。

“難道說我這麽做錯了嗎?是不是我太自私了,根本不該鎖住李玉,他的舞台因該更加的廣闊,不應該留在這裏。愛到底是什?是索取還是付出?”熬玲望著李玉的背影,心裏不斷拷問自己,這一切到底做的對不對。

其實熬玲一直沒有跟李玉說,自己知道離開的方法,這畢竟是敖廣的寶貝,從小玩到大的玩具如果連怎麽離開的方法都不知道,那也不配是東海龍宮九公主了。

但私心使得熬玲希望與李玉就這麽平平淡淡的過著自己喜歡的生活,直覺告訴熬玲一旦離開東海,這種自己想要的生活將一去不複返。

輕輕走到李玉身後,幫李玉把披在肩頭的衣服理了理,熬玲輕聲說道:“去吧!我們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麽?”

李玉微微一愣,眼中閃過一絲詫異回身看著熬玲:“玲兒,真的要去嗎?”

“哥,去吧!也許能夠找到離開的辦法,畢竟待在這裏也不是長久之事!”熬玲望著眉宇間露出喜色的李玉,心裏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可不知道為什麽,看到如此的李玉,熬玲反而覺得心裏甜甜地。

“我明白了,愛是不求回報的為對方付出,看著心愛的人開心,比自己得到更加的快樂,我終於明白了。”熬玲望著再次煥發鬥誌的李玉,心裏終於明白了愛的真諦。

李玉快速朝小城趕去,很快便看到一隻巨大的黑影不斷在小城中肆虐,所過之處哭喊聲震天。被黑影撲到身上的海族瞬間全身發黑,猶如種了劇毒一般不斷的抽搐嘶吼,最後化作一灘黑水。

眼見黑影肆無忌憚的到處捕殺海族,李玉心中升起一團怒火,怒吼一聲:“妖孽,敢爾!”

手中秋水劍劃過一道藍色流光,朝四處撲殺海族的黑影斬去,眼見便要斬在黑影身上,猶如一陣風一般的黑影,突然化出一隻黑色大手一把朝秋水劍抓了過來。

在李玉的禦駛下秋水劍靈巧的避過黑色大手,劍身一頓,一時間劍氣縱橫,猛的爆發朝大手劃落。

“啊……”一聲痛苦的嘶吼從黑影中傳出,黑影身形一晃,收回大手漸漸朝屋頂上落去。

很快一團黑影漸漸凝實成一個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人來,一雙眼睛透出寒光朝李玉和熬玲看了過來。

“那裏來的好管閑事的小輩,竟然阻止我烏魔出來獵食,我看你們是活得不耐煩了!”烏魔仔細打量了一番李玉二人,發現即便是李玉也隻有半步金丹的修為,與自己魔丹初級的修為想比差了不可道理計,戒備的心立時放鬆了下來。

“行俠仗義除魔衛道是我輩修行的宗旨,你朗朗乾坤之下竟然如此肆無忌憚的殘殺無辜,就不怕遭天譴嗎?”李玉漸漸也看出了烏魔的境界,畢竟遇到的金丹修為修士已經不是頭一朝了。眼前烏魔雖然隻是出手了一次,但從無形中的氣勢便看出,烏魔絕對是相當於金丹修為的魔丹境界高手,李玉臉色變的凝重起來。

“大言不慚,除魔衛道,我倒要看看你如何除我這個魔,桀……”烏魔一聲獰笑,身形化作一團黑霧朝李玉和熬玲撲了過來。

“禦劍……”李玉明知不敵,但卻鬥誌高昂,把熬玲往身後一帶,全力禦駛秋水劍朝烏魔殺去。

秋水劍斬在無形的烏魔身上,如同斬殺在棉絮上一樣,被烏魔毫不費力的卸了開來,根本無法傷害到烏魔絲毫。

眼見秋水劍拿烏魔毫無辦法,李玉絲毫不感到意外,伸手一招秋水劍,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回到李玉手中,一閃便沒入了身體中。隨著秋水劍入體,李玉低聲輕喝一聲:“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