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五百零九章 陰陽雙魚

字體:16+-

509陰陽雙魚

眼見北方聯盟的混元七絕陣了得,邱澤已經萌生退意,可如今首當其衝被七絕陣死死鎖住,根本脫不開身,急的邱澤冷汗直冒,拚命的禦駛三儀盤試圖突出重圍。

可既然已經到了這份上,自然不會讓邱澤幾人逃走,在玄道人的禦駛下七絕陣爆發出強大的攻擊力,每每在關鍵時候給予邱澤等人致命一擊。

如果不是三儀盤了得恐怕早就寶毀人亡了,可即便如此也已經殺的邱澤三人欲哭無淚。

其實此時的玄道人幾人也不好過,這混元七絕陣的弊端此時已經顯現出來,七人的法力不斷的被法陣吸走,便是七人全都是邁入合道末境也已經開始吃不消。

無怪當年渾天七魔會敗在昆侖三仙手中,這法陣威力雖然厲害但消耗太大,每次施展攻擊都要抽取大量的法力,而隻要有一人法力供應不上那法陣自然會隨之崩潰。

當年渾天七魔修為參差不齊,最終便是壞在其中一人法力供應不上,大陣崩塌被昆侖三仙抓住機會一舉擊殺。

而如今七人修為倒是沒有什麽明顯短板,即便是修為最低的李浩然也是盤古末境四層的高手,雖然法力消耗巨大,但堅持一會絕對沒有問題。

反倒是邱澤三人,由於白澤這個短板,三儀盤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眼見落敗是遲早的事情。

玉姬和裴元霸對望一眼做了個明智的選擇,掉頭便走,此番本以為拿下北方聯盟七人不是問題,那裏想半路殺出個七絕陣,瞬間形勢逆轉,如今不走一旦三儀盤崩潰,那再想走就走不了。

眼見玉姬和裴元霸溜走,玄道人倒也沒有放在心上,畢竟如今關鍵在邱澤三人,隻要拿下這三人奪取三儀盤,那此戰將毫無懸念。而此戰過後這本源大陸,徹底落在北方聯盟手中,已經是遲早的事情。

邱澤此時恨透了玉姬和裴元霸,但如今對麵混元七絕陣太過厲害,大陣中每飛出一件至寶,三儀盤的光芒都要暗上一分。

而邱澤想要脫走卻又被絲絲纏住,眼見一旦三儀盤崩潰,那三人死多活少,邱澤咬咬牙一聲怒吼:“是你們逼我的,三儀歸一!”

隨著邱澤三人法力被三儀盤瘋狂的吸扯,邱澤三人明顯的萎靡不振,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最後瘋狂的三儀盤卻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如同一輪大日般光芒萬丈。

“不好,撤!”眼見三儀盤爆發出恐怖的威壓,玄道人臉色大變,曉得這招不簡單,駕馭七絕陣掉頭就走。

便是這一掉轉,氣勢弱了下來,更加不是三儀盤的對手。不過如果不走,硬抗三儀歸一,其結果也不會好到那裏去。

走可能還有一線生機,不走陣毀人亡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玄道人倒是果斷,危機時刻毫不猶豫的掉轉七絕陣朝遠處逃去。

這三儀歸一可是說抽取了邱澤三人全部法力和精氣,一經施展出來威力果然不同凡響。巨大的光柱重重的轟在了逃逸中的七絕陣上,“轟!”的一聲驚天巨響,硬生生把七絕陣轟的支離破碎。

如果不是關鍵時候玄道人選擇避讓,正麵挨上這一下,七絕陣中七人絕對沒有幸免的道理。

即便如此被從七絕陣中拋出來的七人也已經是狼狽不堪,傷痕累累,如果不是還有至寶托著,恐怕連飛行也變得困難無比。

施展三儀盤後的邱澤三人也不好過,場中雙方兩敗俱傷,到了最後誰也沒討到好處。

可玄道人卻看在眼裏急在心頭,畢竟此番邱澤三人便拖住了自家這邊七人,而剛才大戰爆發之前,玉姬和裴元霸便已經脫走了。

如果玉姬二人這時候返回,那後果將不堪設想,玄道人臉色一變再變,也不理會狼狽不堪的邱澤三人,招呼一聲便打算就此離去。

“哈哈!七位既然來了,又何必這麽急著走了。”可怕什麽來什麽,七人不遠處踏空而來一高大男子,正是離去的裴元霸。

玄道人等七人臉色變得難看無比,以如今的狀態莫說戰鬥連自保都不足,局麵對北方聯盟非常的不利。

“玉姬、裴元霸這裏交給你們了,我三人回去療傷,待恢複自然過來,再幫你二人一統北方聯盟。”邱澤眼中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擔憂,轉身便要離去。

“邱哥,你這就要走了嗎?小妹好是難過,不過拿了我的東西,總該還給小妹了吧。”玉姬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攔在了邱澤三人的麵前,似笑非笑的看著邱澤。

邱澤心中“咯噔”曉得此番是沒有辦法善了,咬咬牙:“好,三儀盤你拿去便是。”

“咯咯!邱哥倒是爽快人,不過借了我這麽久的寶貝,總該付點添頭吧。”玉姬掩嘴笑起來,看向邱澤三人眼中滿是**裸的欲望。

邱澤臉色一變再變,深吸了口氣:“不知道你要些什麽?”

“其實也沒什麽,隻要你三人項上人頭而已!”隨著玉姬話落,就這麽毫無征兆的發難,整個人背後突然卷起漫天的白色絲線,朝著三人罩了過來。

“該死!”邱澤此時把個落井下石的玉姬恨透了,眼見玉姬漫天攻擊落下,再也管不了那麽多,把心一橫,再次催動三儀盤打算擋住漫天白線。

可不知道為什麽,當邱澤目光與玉姬相對,沒來由心中一跳,不知道為什麽心中總感覺有事情要發生。

“這時候才發現嗎?晚了,哈哈!”邱澤隻見漫天絲線之中的玉姬手中多了一枚白玉針,猛的丟了出來。

隨著白玉針落來,禦駛三儀盤的邱澤三人隻感覺身體不受控製的朝著三儀盤中投去,巨大的吸力拉扯著三人不斷吸入三儀盤中。

“該死!竟然在三儀盤中做了手腳,拚了!”生死關頭,邱澤咬咬牙猛的一下爆開手中九方十界尺,合道至寶的自爆豈容兒戲,巨大的威力瞬間擺脫了三儀盤的吸力,卷著三人便要離開。

而與此同時白玉針也落在了三儀盤中,邱澤三人隻感覺識海深處一僵,臉色大變。

硬生生被祭煉三儀盤時的那絲元靈束縛,動彈不得,此時的邱澤已經後悔的腸子都青了。明知道玉姬毒蠍心腸,竟然還相信這三儀盤毫無問題,今朝被製,邱澤隻恨自己太過大意。

“玉姬娘娘,我可是無辜的,還望娘娘放了我吧。”此時白澤眼見被製,再也顧不得麵子,跪倒下來拚命哀求著玉姬。

而陰陽童子卻一言不發看著玉姬慢慢飛至三人麵前,突然手中陰陽童子珠猛的按在了眉心之中,怒吼一聲:“玉姬,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隨著陰陽童子話落,整個人爆發出兩股陰陽之氣,身體隨著陰陽二氣越來越強竟然如同融化了一般,慢慢化作另外一顆陰陽童子珠,落入了化作一條陰陽雙魚的雙眼之中,與另外一顆遙想呼應,朝著玉姬衝了過去。

玉姬臉色一變,眼見陰陽雙魚迎麵飛來,曉得此物不可硬接,轉身就走。可陰陽雙魚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尾隨著玉姬身後。

“該死,這是什麽東西,裴元霸別管那七人快來幫我。”眼見陰陽雙魚窮追不舍,玉姬急的滿頭大汗,一邊逃著一邊嘶吼著。

裴元霸正打算一舉擒拿玄道人等七人,可眼見玉姬那邊出了狀況,裴元霸毫不猶豫的丟下玄道人等七人,朝著玉姬飛了過去。

“娘子,你堅持一會,我這就來了。”裴元霸眼見玉姬被追的狼狽不堪,眼中閃過一絲焦急之色。

“破天錘!”玉姬朝著裴元霸飛來,而裴元霸又迎了上去,很快便與玉姬擦肩而過。而裴元霸手中卻多了一雙大錘,猛的朝陰陽雙魚砸了下去。

“轟!”破天錘雖然也是合道至寶,但撞上陰陽雙魚後竟然被硬生生震飛了出去,一臉錯愕的裴元霸根本沒想到結果會是這樣,一個愣神,便被陰陽雙魚從眉心鑽了過去。

隻是一下,不可一世的裴元霸竟然生生被陰陽雙魚擊殺,早就留意這一幕的玉姬,驚得半天說不出話來,再也顧不得那麽多,拚命逃竄。

而不知不覺中竟然朝著北方聯盟七人處飛來,而玄道人七人自然也是看到陰陽雙魚擊殺裴元霸的一幕,各個臉色難看。

眼見玉姬飛來,七人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做出了明知的選擇,如果一味逃竄,一旦被陰陽雙魚追上,結果將不言而喻。與其這般不如放手一搏,興許還有一絲勝算。

一時間化血刀、鴻蒙金鼎、如意金箍棒、方天印、紫霄鎖魂鈴、追電梭、縛仙鎖七件合道至寶化作七道光芒朝著玉姬殺去。

玉姬此時腹背受敵,把個陰陽童子恨的牙癢。眼見退無可退,隻能把身子一卷化出本體,極力護住身體要害。

“轟!”八件合道至寶撞擊在一起,爆發的威力足以席卷整片天地,瞬間把所有人多淹沒在了爆炸的餘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