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五百一十章 白澤

字體:16+-

510白澤

當一切塵埃落定,場中慘不忍睹,北方聯盟七人此時是雪上加霜,巨大的爆炸餘威如果不是七人同時出手,恐怕已經生死道消了。

可即便如此幾人也已經被巨大的餘波衝擊的從空中掉落,眼見沒被餘波殺死,也會活活被摔死。索性雖然爆炸威力驚人,但分攤到七件至寶身上,傷害小了很多,雖然氣息淡了很多但七件至寶依舊倒飛了回來,護住了各自的主人。

而此時的玉姬更加不好過,落在爆炸的中心,雖然沒死但也隻剩下一口氣,那柔順的萬千毛發,如今被炸的卷曲在一起,一片焦糊。索性最後關頭,身體中飛出一枚玉佩救了玉姬一命,不然此時也生死道消了。

爆炸的罪魁禍首,陰陽童子珠如今已經碎裂了開來,上麵的陰陽雙氣如今已經蕩然無存,而那裏還有陰陽童子的影子。

兩敗俱傷,沒有人討得好處,北方聯盟七人命懸一線,而南方聯盟五人如今隻剩下玉姬、邱澤和白澤三人還勉強支撐著。

而邱澤和白澤二人先是法力耗盡,接著被玉姬控製了神識,如今也隻剩下半條命,隻落得苟延殘喘。

玉姬托著焦糊一片的身體勉強朝三儀盤飛去,在邱澤和白澤二人目瞪口呆中,落入三儀盤中,勉強禦駛白玉針開始恢複起法力來。

二人一時間不知所措,此時心神受製,身不由己。如果剛剛玉姬生死,還有一線生機,可如今玉姬竟然奇跡般的活了下來,這讓二人左右為難。

如果乘著玉姬身心受損時候突然發難,有一線生機擊殺玉姬,奪得自由。可一旦讓玉姬發動禁製,二人也將魂飛魄散。

但機會隻有一次,錯過今日一旦玉姬恢複自家二人也隻有一輩子被人奴役的份,一項高傲的邱澤怎麽能夠忍受。

“拚了!”邱澤一身怒吼,用盡最後一絲法力猛的朝玉姬撞了過去,近在咫尺間爆發出必殺一擊。

此時的玉姬叫苦不迭,每動一根手指頭都會痛徹心扉,勉強飛至三儀盤已經耗盡了所有精力。可哪裏想到邱澤竟然如此狠,竟然不惜魂飛魄散也要擊殺自己。

“找死!”危機關頭玉姬已經管不了那麽多,手中白玉針突然暴起一道柔和白光,硬生生趕在邱澤撞入身體瞬間射了出去。

邱澤臉色瞬間僵硬了下來,意識開始模糊,元靈被白玉針生生抹殺。但雙方距離已經近在咫尺,出於身體的本來和慣性,邱澤還是一頭撞在了玉姬身上。

這一擊如果換做平時,恐怕連玉姬的護身罩氣都破不開,可如今卻足以要了玉姬的命,氣息全無的邱澤成了壓死玉姬的最後一根稻草。

直接把玉姬撞離了三儀盤,而玉姬禦駛白玉針後最後一絲法力也耗盡,連駕雲之力也沒有,加之邱澤這一撞包含著滿腔的怒吼,威力也不容小瞧。最終導致玉姬眼睜睜看著自己從空中跌落,卻毫無辦法。

“該死的!難道我玉姬縱橫一生,最後落得如此下場嗎

?我不甘!”玉姬仰天長嘯,目光中滿是絕望,隨即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知覺。

目睹這一切的白澤此時心思百轉,猛的一震,去了白玉針的束縛,又再次可以控製三儀盤,雖然少了邱澤和陰陽童子,但自己畢竟也祭煉了一份。

如今倒也如臂使指,駕馭三儀盤的白澤兩眼放出一絲貪婪的目光,望著勉強護住自己極力恢複法力的北方聯盟七人,嗬嗬一笑,駕馭三儀盤飛了過來。

“七位可好呀,哎!要不我送各位一程!”白澤不愧是福澤之人,眼見場中非死即傷,而最後反倒是白澤傷害最小。

乘著玉姬和北方聯盟七人激戰的時候,已經恢複了一些法力的白澤禦駛三儀盤已經足夠,如今望著北方聯盟七人如同看待獵物一般,眼中滿是欲望。

“你個卑鄙小人,有種我們待會再比。”孫行怒火中燒,忍不住破口大罵。

“我說孫行,你倒是牙尖嘴利,待會我一定會讓你說不出話來。”白澤雖然很惱火,但目光掃過七人最終把目光落在了傷的最重的幾人身上。

“對了望了跟你們說了,我本體雖然沒有吞天獸那般來者不拒,但也很是好胃口,哈哈!”隨著白澤顯出百丈本體,猛的張開大嘴朝著近在咫尺的眾人猛的吸了過來。

北方聯盟也隻有修為最深厚的玄道人、鴻鈞勉強堅持著沒有被吸入白澤身體中,就連孫行和李浩然也扛不住這股怪力朝著百丈白澤口中落去。

“回來!”危機關頭,鴻鈞怒吼一聲。腳下鴻蒙金鼎突然射出金光,包裹著身體周圍,但由於之前爆炸鴻蒙金鼎微微有些受損,金光範圍也有限,隻能來得及護住最近的李浩然和孫行。

眼見鴻鈞吃力無比的禦駛鴻蒙金鼎,玄道人毫不猶豫的飛入鴻蒙金鼎中,把剛剛恢複的一絲法力注入鴻鈞體內。

兩人合力禦駛鴻蒙金鼎,抗衡著白澤的吞吸。而眼見無法吞吸掉玄道人等四人,白澤倒也停止的吸扯,拚命煉化吸入體內的三人。

其實不是白澤不想吞吸鴻鈞四人,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雖然身體比之北方聯盟七人好了不少,但也是受傷之身,那裏還有餘力。

吞了三人已經最大的能力,白澤拚命消化著體內三人身體中元氣和最關鍵的本源之氣。

如同吞了三顆大補丹,白澤的氣息不斷暴漲,眼見再不阻止,一旦讓白澤恢複過來後果不堪設想。

玄道人猶豫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深深的眷戀,咬咬牙禦駛化血刀朝著白澤飛了過去。

“師傅!”李浩然臉色大變,心中閃過一絲不安,眼見玄道人飛出,一絲不好的預感劃過腦海。

“好好活著!”玄道人臉上閃過一絲解脫,硬生生一頭裝上了化作百丈本體的白澤身上。

先是化血刀突然爆了開來,硬生生在百丈白澤身體上炸開了一道三丈大小的血口。

一時間鮮血狂飆,而玄道人眼見炸開了白澤,一頭撞進了白澤體內。隨著白澤痛苦的嘶吼,被玄道人撞入的傷口中突然暴起一道璀璨的光芒。

“轟隆隆!”一連串響聲從白澤體內傳來,巨大的破壞力把個白澤炸的血肉模糊。

“不!師傅!”李浩然雙眼含淚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事實擺在眼前,李浩然卻又不得不信。

“哎!咦,不好!”鴻鈞眼見玄道人竟然自爆阻止白澤,深深歎了口氣,可沒等鴻鈞放下憂傷,一股恐怖的氣息從爆炸中傳了出來。

“該死!我要把你們碎屍萬段。”全身浴血的白澤頭頂懸浮著三儀盤從爆炸中飛了出來,雖然狼狽不堪全身上下鮮血直流,但竟然奇跡般的沒有絲毫生命之憂。

三人臉色大變,還沒從玄道人生死的陰影中回轉,白澤已經到了近前。

“走!這裏我來擋住。活下去。”鴻鈞臉上閃過一絲痛苦之色,一震鴻蒙金鼎,把李浩然和孫行狠狠的拋飛了出去,自己卻朝著駕馭三儀盤的白澤迎了過去。

“哼!不自量力。”此時的白澤雖然狼狽,但體內元氣和法力卻不斷飆升,吞吸了三大合道末境高手,對於白澤來說簡直就是大補。

鴻鈞禦駛鴻蒙金鼎,朝著白澤飛去,眼見雙方撞擊在一起,白澤突然從頭頂三儀盤中落下一道白光,穩穩頂住了鴻蒙金鼎,無論鴻鈞如何禦駛就是無法存進。

“成為我身體中的一部分吧,哈哈!”隨著白澤的狂笑,百丈身體猛的張嘴一吸,一股怪力拉扯著鴻蒙金鼎和鴻鈞朝自己嘴巴中落去。

如果鴻鈞等人全勝之時白澤倒也不敢如此張狂,但如今眾人都是強弩之末,白澤自然肆無忌憚。

“我不會讓你如願的。給我爆!”鴻鈞自然曉得自己一旦被白澤吞吸後果經不堪設想。

眼見離著白澤嘴巴已經近在咫尺,猛的催動自身與鴻蒙金鼎融合在了一起,隨著兩兩融合猛的爆了開來。

“該死又來這招,難道我還沒有防備嗎?”眼見到嘴的肉又飛了,白澤氣的渾身打顫,但畢竟有了玄道人列子,倒也有所準備,猛的閉上嘴巴,禦駛三儀盤擋在了麵前。

但畢竟是合道末境高手和合道至寶雙雙自爆,這威力還是非同小可的,硬是給予了三儀盤重重一擊。

失了邱澤和陰陽童子,如同少了兩個角一般,三儀盤的威力自然降到了最低,雖然威力已經了得,但在鴻鈞的自爆之下還是被擊飛了出去。

使得白澤不大不小的受了傷,雖然與之玄道人給予的傷害少了不少,但也使得白澤傷上加傷,更顯狼狽。

“真是晦氣,幾日就到這了,待我徹底煉化這三人,再回來也不遲。”白澤倒也很想一鼓作氣拿下孫行和李浩然,但奈何體內吞下三人根本沒有來及完全煉化,加之玄道人和鴻鈞先後轟擊,使得體內法力混亂不堪,白澤也隻能眼睜睜放著到嘴的肉自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