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玄門

第五百一十一章 重新祭煉

字體:16+-

511重新祭煉

一場曠世之戰,徹底改變了本源大陸的格局,隻此一戰身隕九位合道末境高手,一時間天下震動。

而作為最大的贏家白澤一時間成為天下最炙手可熱的人物,沒有人想到這個才進階合道末境不足百年的新人,竟然能夠笑到最後,而且得到最大的好處。

反觀李浩然和孫行雖然也活了下來,但始終是落敗的一方,可謂大敗虧輸,不但沒有得到什麽好處,反倒是傷痕累累。

李浩然與孫行分別後回到玄門,回到穀中的李浩然一言不發徑直朝自家靜室走去,把自己關在了裏麵誰也不見。

雖然玄門眾人略有耳聞,但奈何李浩然閉關不出,也隻能幹著急的份,反倒是李玉若有所思,牽著玄紫的手出了玄門。

“孫前輩,敢問當日發生了什麽?”李玉一路尋到孫行所在的猴山,望著低頭喝著悶酒的孫行,開口問道。

“不要問了,回去吧,記著有多遠躲多遠,好好活下去。哎!這些東西你拿去吧,心許對你有用。”孫行似乎也不想多說什麽,整個人顯得頹廢無比,眼見李玉眼中滿是焦慮,深深歎了口氣,隨即仰頭一口把葫蘆中的美酒一飲而盡,隨手丟給李玉一個乾坤袋。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憂,哈哈!嗚嗚!兄弟你好走。”孫行一時間放生大笑,一時間哭的傷心欲絕,嘴巴中不停的念叨著什麽,就這麽提著酒壺東倒西歪的朝後山走去,漸漸消失在李玉和玄紫的視線之中。

雖然最終也沒明白發生了什麽,但李玉多少猜到了一些當日戰況,望著手中那隻乾坤袋,悠悠歎了口氣,與玄紫結伴朝玄門飛去。

李浩然這一閉關整整百年,而李玉這百年間雖然憂心忡忡,但卻一刻沒有停止瘋狂的修煉,因為李玉感覺到山雨欲來風滿樓,巨大的危機正在一點點靠近。

回到玄門,李玉打開乾坤袋驚訝的發現其中竟然放著三件合道至寶的殘片,雖然已經破損但卻依然氣息不凡,而乾坤袋中更多的卻是大量的本源晶石。

李玉望著這些殘破的合道至寶一切都明白了,當日之戰能夠活下來已經是幸運之事,雖然暫時擊退了白澤,但卻如同放虎歸山,遲早會再出來傷人。

不過當日李浩然也好孫行也罷都已經是強弩之末,根本無法阻止一切事情的發生,如果不是玄道人和鴻鈞先後自爆,二人那裏還有命在。

而眼睜睜看著盟友被殺,師長好友為自己而死,李浩然深深的自責,可當時情形即便李浩然衝過去也隻是徒填傷亡。李浩然對自己無力感覺到深深自責,回到玄門後便閉關潛修,再也不問世事。

而孫行早就已經到了修行的瓶頸比之李浩然還不如,起碼李浩然還有個奮鬥的目標,而孫行卻連目標也沒有,隻能整日裏醉生夢死。

這一切都沒能影響李玉的決心,如今的李玉全力衝擊合道末境,當日孫行交給李玉的乾坤袋中是玄道人、鴻鈞、孫行三人積存的本源晶石,足夠李玉突破所用。如今隻等修為到了,便可以一舉突破。

關鍵是時間一點一滴的在流逝,而白澤的恢複也已經差不多了。一旦白澤出關,這本源大陸再也沒有人可以阻止白澤,而即便李玉可以突破也於事無補。

但李玉卻不這麽認為,隻要自己努力過了便是身死道消又如何,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放手一搏,心許還有一線生機。

起碼要為自己、為了師傅、為了玄紫、為了同門,去爭這一線後下去的機會,如果什麽也不做那這一切注定會無法挽回,但做了起碼還保留著這一線可能。李玉便是為了這一線可能拚命的努力著,拚命的試圖突破合道末境。

“就差一點,到底為什麽始終無法突破?”李玉欲速則不達,心中越是想要突破,可越是無法捅破這最後一層窗戶紙,硬生生被卡在了合道末境之外。

“平心靜氣,心若止水,不為外物所惑,不為本心所亂,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玉兒,你太過執著,本心以亂,還不給我醒來!”眼見李玉陷入其中無法自拔,識海中突然傳來師傅李浩然的聲音,李玉渾身一顫,心中如同撥開烏雲見明月一般豁然開朗。

“多謝師傅教誨,弟子明白了。”李玉此時才幡然醒悟自己已經陷入其中,太想要突破反倒失了本心,致使差點心境失守。

如今幡然醒悟一朝頓悟,李玉隻感覺水到渠成,多年來的積蓄終於一朝爆發,一舉突破合道末境。

而隨著突破,李玉感到天地降下威壓,似乎想要阻止李玉突破,恐怖的威壓使得李玉幾乎抬不起頭來。

而李玉體內元氣更是大量流逝,法力不斷被抽離,身體空空如也。早有準備的李玉連忙,從乾坤袋中倒出本源晶石開始吸收本源之氣,隨著本源之氣注入體內,李玉感覺好了很多,漸漸可以在天地威壓下堅持下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李玉麵前的本源晶石越來越少,李玉感覺到自己整個人如同脫胎換骨一般,身心愉悅。那種與天道融合的感覺撲麵而來,似乎一舉一動有能引動這片天地隨之而動。

這種感覺直到天地威壓徹底消失才慢慢變淡,李玉好半天才睜開眼見慢慢回味著突破時的感覺:“這便是合道的感覺嗎?真是太美妙了,原來這樣!”

一朝突破的李玉並沒有停下來,而是拿出了天地玄黃玲瓏塔,和合道至寶的殘片看了起來。

一共三件至寶殘片,一把斷裂的化血刀,缺了三分之一的鴻蒙金鼎,兩顆碎裂成七八瓣的陰陽童子珠。

李玉一時間犯愁了,這三件至寶無論哪一件本質都比李玉的玲瓏塔強了百倍,但如今三寶均已破損,而其中的寶靈更是早就煙消雲散,隨著自己的主人消失不見。

如今三件至寶也隻是本質上強悍,作為合道至寶最本質的東西已經大部分流逝,李玉心裏惋惜不已。

煉器之法李玉自然是駕輕就熟,隻是稍微猶豫了一下,便開始把三件至寶殘片融入玲瓏塔中。這一過程漫長而又枯燥,猶豫本質的區別,想要融入更好的材質,意味著需要不斷精煉,剔除玲瓏塔本身的雜質。

如果不是李玉剛剛突破合道末境,這事情根本無法做來,畢竟需要大量的元氣和法力支持,加之與天道的切合,才能慢慢去凝練。

剔除雜質的玲瓏塔整整比原先小了十倍,如果不是還保留著玲瓏塔的外形,甚至給人另外一件至寶的感覺。

光華流轉的塔身,絲毫沒有雜質,那種圓潤如玉的感覺讓人愛不釋手。

李玉眼見玲瓏塔已經被精煉的差不多了,隨即把陰陽童子珠融入玲瓏塔中,隨著玲瓏塔融入其中,陰陽童子珠化作陰陽二氣慢慢流轉與玲瓏塔中,使得玲瓏塔更顯得氣息不凡。

當玲瓏塔徹底融入陰陽童子珠,氣息已經有了一絲合道至寶的味道,但也隻是一絲,隻需少許功夫,這絲陰陽二氣徹底融入了玲瓏塔中。

隨著李玉再次把化血刀投入其中,玲瓏塔如同喝多了的壯漢開始泛起紅暈,一圈淡淡的血氣圍繞著玲瓏塔,使得玲瓏塔更顯神秘。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李玉微微有些喘氣的時候,這絲紅暈這才隱沒不見,

到了最關鍵的一步,重塑形體,李玉慎重無比的把鴻蒙金鼎投入玲瓏塔中,當鴻蒙金鼎與玲瓏塔融合,玲瓏塔本體終於開始變大,而這一過程仿佛一發不可收一般,竟然越來越大。

當玲瓏塔長到足有百丈這才停了下來,整個寶塔金光四射,流光溢彩,此時的玲瓏塔雖然本質已經完全媲美合道至寶,但依舊缺了一些最本質的東西。不過已經離著最終邁入合道境界不遠了,差的隻是最後一步。

“小塔,剩下的就看你的了。”李玉做完一切忙不迭的坐下來恢複法力,畢竟一連煉化三件合道至寶殘片,便是如今的修為也有些吃不消。不過一切都是值得的,畢竟一旦小塔能夠進階合道至寶,起碼可以給李玉平添三分保障。

直到李玉恢複全部發力和元氣,玲瓏塔依舊沒能突破,李玉隨手打下各種禁製,獨自出了靜室。

“恭喜道兄邁入合道末境。”早就聚集在門外的玄門眾人,眼見李玉出關,一眼看去李玉氣息與玄道人和李浩然相差無幾,曉得李玉已經邁入合道末境,無不大聲道賀。

“多謝!”李玉衝著眾同門一一回禮,但心中卻高興不起來,畢竟即便自己邁入合道末境,也隻合道末境第一層,離著師傅李浩然尚有很大差距,更別說與白澤相比了。

如今的白澤雖然沒有出關,但所有人都猜測吞吸了三位合道末境,而且都是五層以上的合道末境高手的白澤,修為絕對已經超過了合道末境第七層。

放眼如今本源大陸,修為最高的孫行也才是合道末境第六層修為,而李浩然更是不濟,才邁入合道第四層。雖然李浩然如今一直閉關未出,但所有人都知道李浩然即便出關,也不可能邁入合道第六層,更別說第七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