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奴

第十三章 黨務禮(求收藏)

字體:16+-

預訂十二點過後的紅票票,請大家多多支持,將本書衝上新書榜,讓更多的人可以看到本書,支持本書,骨頭謝謝各位了!

.....................

林家風吃得太急,有點撐著了,連打了幾個飽嗝,看得眾人直發笑。不過趙強聽了他的話,卻突然想到吳四還沒說這花狗哪弄來的,忙咽下嘴中的狗肉,問正在大口吃肉的吳四:“對了,吳四兄弟,你還沒告訴我們這狗從哪弄來的呢?”

趙果也道:“吳四,你這狗從哪搞來的啊,快告訴我,下次我也去搞一條來!”

“想得美,還下次?”

吳四扔了一根狗骨頭砸在趙果身上,扭頭對趙強道:“這狗我也不知哪來的,不過它老跑到我們屋後柵欄外的那塊空地,我見過幾回了,一直想把它誘來吃了。可這狗也精明,愣是不上我當,喚了幾次才敢往柵欄靠近些,就是這樣我也逮不住它。嘿嘿,方才錢林他們若是不激我,我也不會去下死力氣跟那狗較勁,費了老大勁才把它喚了過來,然後就……”說到這裏,吳四做了個勒脖子的動作。

聽完吳四的話,錢林有些樂了:“照你這麽說,大夥能吃上這頓狗肉還全是我的功勞了,嘿嘿。”

“可不是嘛,咱們要是不激吳四兄弟,他哪能下得了這麽大的心思。”

林家風笑了一下,跟著說道:“不過我看這狗八成就是周圍山上的野狗。也該它倒黴碰上吳四兄弟了,要不然大夥這頓美餐還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吃上呢。”

郭飛盯著架子上的另半邊狗肉笑道:“狗啊狗,你活著沒給咱們這些苦命人帶來什麽好處,死了卻是讓我們大為受用,你若是地下有知,可別怪我們把你祭了五髒廟,若是你心中有怨氣,到了閻羅王那裏,你就直接告吳老四的狀就行,可是他親手勒死你的。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

“得得得,你少說兩句吧。”

吳四沒好氣的瞪了郭飛一眼:“我要是被閻羅王請了去,他老人家問我誰第一個吃花狗肉的,我立馬告訴他,就是你小子第一個吃的。”

“你這不是瞎說嗎,哪是我第一個吃的。”

郭飛一指錢林:“明明是他先吃的嘛。”

吳四眼皮一翻:“那我可管不著。”

“嗬嗬,行了,別耍嘴了,把這半邊也吃掉吧。”

既然吳四說這狗是條野狗,那吃了就吃了,沒什麽大不了。趙強笑著打斷吳四和郭飛的耍嘴,接著給眾人分另外半邊狗肉,很快這半邊肉也被眾人狼吞虎咽的吃了個幹淨。最後郭飛等人把狗骨頭歸到一起放進了趙果挖的那個坑裏,用泥土埋上在上麵重新鋪上幹草後,才心滿意足的躺下去睡覺。不多時,屋內便響起了一片呼嚕聲。

因為吃得太飽,趙強睡了一小會有些不適,便想翻過身去睡,不想卻見一邊的齊壯竟然睡得滿臉笑容,嘴巴裏還不住的往下滴著口水。趙強知道這是因為他難得吃了頓飽餐,所以做夢都覺得香甜,笑了一下也不去管他,迷迷糊糊的也睡了過去。

次日天還未亮,各屋的青壯們便被監工們叫醒,一隊隊的集中到營盤中間的那塊空地。柱子上的人頭還掛在上麵,血肉模糊的讓人看了十分不舒服,因為很多都是相識的,所以青壯們都盡量不抬頭去看他們的頭顱,以免心中傷悲。趙強這屋的人出來後,便有隔壁屋的人問他們昨天晚上幹什麽了,怎麽隱隱聞到一股香味,不過卻被趙強他們隨口應付了過去。

因為木頭和石塊都已運送結束,青壯們不知道今天要幹什麽,站在那紛紛猜測清軍會讓他們做什麽。不過等了快半個時辰,卻遲遲未見監工們過來安排活計。眾人都有些奇怪,卻也不會主動去問監工今天要幹什麽活,站著就站著吧,總比出去幹苦力強得多。

“肅靜!”

大約半個時辰後,突然有一個清軍佐領對著人群高聲吼了一句,然後營盤門口出現四名永陵總管衙門的官員,在他們的身後則跟著十幾名身著正藍旗盔甲的清軍。

永陵總管衙門及永陵八旗旗署都是康熙九年才設立的,下設總管一員,翼長兩員、八旗滿洲防禦十六員,筆貼式兩員,所轄永陵護軍馬兵共七十五名。因永陵地處八旗正藍旗轄地,所以這些官員和護軍都是從正藍旗抽調的。而負責監視看管趙強他們這些吳軍青壯的卻是開原、鳳城、鐵嶺、撫順等地抽調過來的八旗駐軍。一旦永陵修繕結束,這些從各地抽調而來的八旗軍便負責將吳軍青壯們押回寧古塔和尚陽堡,然後各歸駐地,與永陵總管衙門與八旗旗署並無統屬關係。

趙強上過永陵,所以知道這些正藍旗的清兵是永陵的護軍,不過為首的那位戴著藍寶石頂戴、穿著九蟒五爪蟒袍被服的官員卻是不認識。後麵那兩個六品的驍騎校他倒是看過,隻是不知道名字,最後一個則是趙強曾與之說過一句話的筆貼式進保。

見一行人進了營盤,為首的那名官員與幾名清軍佐領在交談什麽,齊壯有些疑惑的問趙強:“強哥,那三品官是誰?他們來這幹嗎?”

趙強搖搖頭:“不知道,我隻認識那個筆貼式進保。”

在二人身前站著的潘常清聞言扭頭朝後低聲道:“此人是現在的永陵總管黨務禮,滿洲正藍旗的人,當年曾到過貴州差辦王爺撤藩的事,隻不過那時他隻是個小小的兵部郎中,沒想現在倒成了正三品的大員了。”說到這裏,潘常清頓了一下,有些唏噓道:“當年我曾追捕過此人,不過卻被他跑了,真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不想今日此人倒成了高高在上的大員,而我卻成了階下囚。”

黨務禮?趙強沒有在意潘常清的唏噓,倒是對這個名字覺得有些耳熟,在腦子裏努力回憶了一下,才想起《清史》中提到過他是康熙十二年被差往貴州備辦吳三桂搬遷所需夫役糧草、船隻的兵部郎中,與他同去貴州的還有戶都員外薩穆哈。據《清史》所言,這二人到了貴州後,時為雲貴總督的甘文焜最先把吳三桂在雲南造反的消息密告了他們。當時的貴州提督李本琛已決定響應吳三桂起事,他給貴州巡撫曹申吉寫了封密信,約他起兵響應,不料此信被甘文焜截獲。甘文焜震驚之後意識到事態十分嚴重,認為黨務禮一行繼續留下籌備搬遷事宜已無必要,當前最緊迫的是速返北京向朝廷報告吳三桂造反一事。於是立即安排黨務禮與薩穆哈偷偷出貴陽,一路北上直趨北京。不過當他們行至鎮遠時,守將卻不給他們驛馬,二人無奈之下好不容易弄到兩匹馬躲過吳軍追捕,疾馳至沅州方逃出吳軍勢力範圍。在湖南境內得到當地官府補充的驛馬後二人又日夜趕路,終於到達北京。一到北京,黨務禮當即向康熙報告了吳三桂殺朱國治、扣留使臣的事,實為向清庭報告吳三桂造反的第一人。估計也是因為這件大功,黨務禮才得以從一個郎中被提拔為正三品的大員吧,趙強如此想道。

吳四見潘常清盯著黨務禮看,便問道:“師爺,他一個正三品的總管來我們這幹什麽?”

吳四的疑問也是趙強想知道的,因為自打和這些吳軍青壯被抽調來永陵後,趙強從來沒有見過這個替滿清看守祖陵的總管大員,對他的突然到來也有些不解。

一旁的錢林想了一下朝吳四道:“或許是永陵不需要咱們這些人了,他來通知咱們回尚陽堡?”

吳四聞言點頭道:“我看八成是。”

潘常清卻沒有理會他們的話,眾人正議論時,卻見開城佐領桐柏突然走到前麵的高台上,大聲叫道:“你們都給我聽著了,昨天夜裏,總管大人的狗不見了,有人看見它往你們營盤來過,所以總管大人特地過來問問,有沒有人見過那條狗!”

“娘的,我還當什麽事呢,原來是為了找條狗啊。這總管大人真他媽的沒事找事,堂堂一個三品大員竟然過來找什麽狗…”

吳四大咧咧的嚷了一句,好像這事十分好玩似的,卻見身邊的人都在盯著他看,不由一愣:“你們都盯著我幹嘛?”

錢林有些緊張的左右看了一眼,小聲道:“吳四,昨晚那條狗到底是不是野狗?”

吳四一驚,朝高台看了一眼,失聲道:“好像是吧,不過那毛色又好像不是...”

錢林見吳四有些不肯定,急道:“到底是不是啊!”

吳四也急了:“我哪知道是不是,那狗你們也見到了,你們說是不是野狗?”

................................

此段尋狗之事有些讀者可能看了有些好笑,覺得兒戲,不過卻是根據曆史真實事件改變,為這條狗喪命的共有三百六十二名吳軍舊部,死亡方式:一律砍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