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奴

第十四章 狗是我殺的

字體:16+-

分類第一,首頁卻還在二十名,兄弟們,讀者朋友們,請大家給力些啊,讓紅票來得更猛烈些吧!爆掉他們的菊花吧!

................................

“吳四兄弟,你先別急。”

趙強見吳四急了,知道他這人性格容易衝動,遇事難以冷靜,忙拽住他對錢林道:“大夥都別說了,先聽聽看他們怎麽說,萬一這狗不是昨晚那條呢。”

“嗯,也好。”

錢林聽了微一點頭,示意其他人不要再盯著吳四看了,以免被周圍的人看出異樣。不過潘常清卻注意到吳四臉色的變化,扭頭問他:“你怎麽了,臉色這麽難看的?”

“沒,沒什麽。”

吳四不敢將昨天殺狗吃肉的事告訴潘常清,不然肯定挨訓,吱唔一聲作勢將頭朝高台那邊看了過去。潘常清見他這樣,再看趙強等人,眼睛眯了一下,似是有些疑惑,卻是沒有開口再問,朝前擠到吳大等人身邊去了。

場上的吳軍青壯們顯然不知道桐柏口中的狗在哪裏,一個個你看我,我看你的,不明白總管大人的狗不見了,何以要在他們的營盤中找。黨務禮等了約摸小半柱香時間,見並無人出來告之自己愛狗的下落,有些不耐煩了,將手中的鼻煙壺狠狠一捏,朝身後的筆貼式進保說了幾句。進保聽完忙快步走上高台,對著桐柏耳語了幾句,桐柏當即往前邁了一步,高聲叫道:“總管大人耐心有限,如果半柱香內沒人站出來主動交待,那麽我們就挨屋搜查,一旦在哪個屋中發現總管大人的愛狗,那這個屋的人統統都要處死!”

一聽這話,人群有些**,四周的清兵忙大聲嗬斥他們不要亂動。那些正監們則拿著鞭子在人群外來回晃動,不時厲言罵上幾句。

見額哈領著陳昭在隊伍那一邊,齊壯忙悄悄的往旁邊挪了幾步,走到趙強聲後低聲道:“強哥,萬一吳四昨晚搞來的那條狗真的是清軍要找的,那等會他們要是進屋搜的話,我們豈不是麻煩大了。”

“我們不是把狗皮骨頭都埋了嘛,清兵搜不出來的,齊兄弟,別怕,沒什麽好擔心的。”

趙果和郭飛等人親手將狗皮、內髒連同那些骨頭埋起來的,所以並不害怕清軍進屋搜查,見齊壯害怕,便安慰了他一句。

“這倒也是。”

齊壯聽他這麽說,覺得是沒有什麽可怕,難不成清兵還能挨個刨屋子不成。

不過周圍幾人卻沒趙果這麽樂觀,林家風有些害怕的說道:“趙強兄弟剝狗時,木板上可是有血跡的,清兵要是進了屋,肯定能看到,到時仔細一搜,就能發現地麵被動過。”

“啊?!”

齊壯和趙果一聽,都嚇了一跳,臉色陡變,齊刷刷的看向趙強。趙果有些結巴的問道:“趙兄弟,木…木板上當真還有狗血?”

趙強沒有回答他,而是苦笑一聲,因為木板上的狗血他是忘記擦去了。見趙強這樣,趙果如何不明白他的意思,失聲道:“糟了,要是這樣,那咱們豈不是完了?”

齊壯咽了咽喉嚨,強撐道:“說不定不是同一條狗,到時我們解釋一下,怕也不至於就殺了我們吧。”

趙果卻急得一跺腳:“就算不是同一條狗,這事咱們也說不清了!”

郭飛怕周圍人看到趙果的急樣,忙伸手拉住他。錢林卻是臉色蒼白的對眾人道:“總管大人的狗不見了,在我們屋卻發現了狗骨頭,就算不是同一條狗,咱們也得背上這個黑鍋,我看大家這次死定了。”說完竟然哆嗦了一下。

吳四見錢林這個樣子,有些火大:“媽的,看你怕成什麽鳥樣了,不是還沒搜呢嗎!你至於嚇成這樣嗎!”

“我…”

以錢林的性格,如果換是從前,早已開口反駁吳四了,這會卻怎麽也開不了口,嘴唇都發青了。旁邊的人看了,也都知道大事不好,一個個垂頭喪氣的在那默不作聲。

世上沒有人不怕死,趙強也怕,不過他卻不能將這種害怕流露出來,因為這個時候必須要穩住這些人,要不然有誰撐不住跑了出去,那一切就真的完了。

黨務禮的狗與昨夜被吃的那條花狗是不是同一隻已經不重要了,現在重要的是如何避免清軍搜屋。趙強的腦袋急速的轉動了起來,卻是想不出有什麽辦法可以阻止清軍挨個搜屋。隨著時間的過去,他的心也漸漸亂了起來,要知道桐柏的話絕不是說完就算的,真在他們屋裏搜出狗骨頭來,那他們這屋的人鐵定會被砍頭的!

“時辰到!”

高台上桐柏的一聲高喊讓趙強激靈了一下,也讓眾人的心都顫了一下,都跟著抬頭看了過去。

桐柏很明顯是想在黨務禮麵前表現一下自己,他一邊按著腰刀在高台上從左到右環視人群,一邊殺氣凜凜的叫道:“沒人站出來是吧?那好!總管大人本是想有人出來承認一下,受頓鞭子也就是了,至於其他人倒也不過多追究。畢竟隻是條狗,沒必要為此取了你們性命。不過現如今你們卻不知好歹,不肯主動站出來,那等會搜出來可怨不得別人了。”話音一落,不待人群有所反應,他的手便揮了起來:“來人,給我挨屋挨個的搜!”

“喳!”

數隊早已等候在一邊的清兵齊聲應了一聲,便要朝木屋跑去。錢林、林家風等人見了,心都要從嗓子眼裏跳了出來,兩腿不自主的抖了起來。

“且慢!”

就在清軍要進木屋搜查時,人群中卻有一漢子站了出來,對桐柏和台下的黨務禮等人叫道:“大人,狗是我殺的!”

這漢子便是趙強,他見清兵要進屋搜查,當即就站了出來,因為此時若再不出來承認,一旦清兵搜出那些骨頭,那齊壯等三十多條漢子都要為此斷送性命。自己現在站出來承認,最差的結局也是隻死一個,若是黨務禮言而有信,倒也能保住小命隻是受頓鞭刑而已。兩相權衡之下,趙強自然選擇站出來承認,是死是活也就賭這一把了。

“趙兄弟,你不能去!”

趙強剛要往外走,吳四和齊壯等人就拉住了他,趙強看了他們一眼,搖了搖頭,一句話也不說徑自走到高台下。

“你?”

桐柏冷眼打量了一下趙強,哼了一聲道:“叫什麽名字?”

“小的趙強。”

趙強盡量讓自己的心不要跳得那麽厲害,表現得很是恭順,舉手投足都十分到位,讓人一看就覺得此人素來忠厚老實。

桐柏抽了抽鼻子,問道:“總管大人的狗是你殺的?”

“回大人話,狗是小的殺的。”

“你為何要殺總管大人的狗?”

“小的們連日做活,肚子又吃不飽,恰好見到總管大人的狗在營盤外麵,便一時起了歹念,將它喚來殺了,好剝皮吃肉充饑。”

“膽子倒不小。”

桐柏問了幾句,轉身朝黨務禮看去,黨務禮卻朝進保示意了一下。進保見狀,走到趙強麵前問道:“說,你的同黨都有哪些人?”

同黨?趙強暗叫不好,口中卻道:“回大人話,小的沒有同黨,一切都是小的所為,並無他人協助。”

“笑話!”

進保眉頭一挑怒喝道:“一條狗你一人吃得下嗎?快說,你的同黨都有哪些人!”

聽進保這話,分明就是想趙強供出其他人來,不過趙強卻是大聲說道:“大人,如果小的沒有記錯,佐領大人剛才可是說了,隻要有人主動承認此事,總管大人便不拿他人是問,隻對小的一人施以鞭刑。如今小的已經招認,大人為何還要逼問小的是否還有其他同黨?莫非大人想讓總管大人言而無信不成?”

“你好大的膽子!”

進保見趙強敢反駁他,還隱隱牽扯到黨務禮身上,當下就怒了:“你這吳逆嘴倒硬,看來不讓你吃點苦頭你是不肯招了!來人,給我先抽他三十鞭子!”

“等一下。”

幾名清兵剛要上來按住趙強時,卻見黨務禮挺著他那大肚子慢騰騰的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