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奴

第三十章 偷糧食的老瓜賊

字體:16+-

胡旺並沒有理會吳四,而是對趙強道:“你們有所不知,並不是我怕了那些刑犯,而是這些刑犯其實以前多為關內直隸、山東一帶的老瓜賊。”

“老瓜賊?”

聽了這個稱呼,趙強一驚,他對老瓜賊並不陌生,因為他們就是土匪,隻不過各地叫法不同,如後世東北的土匪多稱為胡子,關內山東一帶的則稱為響馬,江湖上那些所謂綠林好漢其實也就是土匪。但是無論前世還是今生,他都沒有聽說過有老瓜賊被發配到關外來的,要知道無論哪朝哪代,對待被抓獲的土匪大都是一殺了之,以絕後患,很少有將其發配到千裏之外的邊疆,尤其還是興師動眾將幾百名土匪發配到關外來的。

關外可是滿人所謂龍興之地,祖宗陵寢所在,清廷將這些土匪送過來,難道不怕他們鬧事嗎?趙強一時想不出清廷這樣做的目的,十分不解的看著胡旺,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眾人也都是頭一次聽說有老瓜賊被送到關外來的,在那紛紛說道:“關內的老瓜賊怎麽被流發到關外來了?”

“這可是頭一回聽說,我在尚陽堡看到的那些罪民大多都是關內的犯官百姓,可從來沒見過有土匪被發過來的。”

“這事可真就奇怪了,韃子們搞什麽鬼呢?”

就在眾人交頭接耳議論這事的時候,左銘南站了起來,莫名奇妙說了一句:“此地往北數十裏有條江,旗人叫它為精奇裏江,那裏有羅刹人的好多堡壘,據說清軍曾和他們打過幾次。”

一旁的伍楓秋也跟著站了起來:“去年我們剛來此地時,便有羅刹人的小股人馬來過,但是隻是遠遠的朝堡內張望了幾眼,便又撤走了。也就是這次之後,寧古塔那邊突然往這裏送來了幾百關內老瓜賊。”

胡旺道:“這些老瓜賊來了之後,堡內的清兵並沒有如同對待我們一樣對待他們,反而是好吃好喝的供著,並且不時還將他們派出去,我們曾仔細留意過,發現這些人每次出堡時都是往同一個方向去。”

聽了他們的話,趙強覺得事情有些怪,眉頭一皺問道:“哪個方向?”

胡旺很肯定的說道:“北邊!”

趙強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說這些老瓜賊是清軍特意抽調過來讓他們對付羅刹人的?”

“不錯!”

“也就是說這些老瓜賊是來幫韃子做事嘍?”

吳四聽到現在,也有些明白了:“難怪你們會怕他們,原來這些老瓜賊被韃子招安了。”說完朝胡旺一抱拳:“方才小弟說錯話,還望胡大哥不要放在心上。”

“吳兄弟多心了,我並未怪你,要怪就怪我沒有及時把事情說清。”

胡旺走到趙強麵前,凝聲道:“有這數百老瓜賊在,我們是一點優勢也沒有的,所以我才不想兄弟冒這個險。”

“胡大哥,我明白。”

趙強這會倒沒想到如何起事了,而是在想方才胡旺他們所說的,因為他覺得這幾百老瓜賊和他們負責修建的新堡很可能會和三年後發生的清俄雅克薩戰爭發生聯係。

精奇裏江、羅刹人,江邊的堡壘,這一串串的詞語組合起來,趙強越想越是有些明白,漸漸在心裏有了一個大概的圖像。關於沙俄入侵中國一事,趙強依稀記得清朝入關後的順治元年,就有俄羅斯人波雅科夫率領殘部經馬亞河、阿爾丹河進入勒拿河,逃回雅庫次克。波雅科夫回去後揚言,隻要派兵300,修上3個堡寨,就能征服黑龍江。隻不過當時沙俄的重心在歐洲,而且沙俄的實力遠不如後世那隻北極熊強大,執政俄羅斯大權的沙皇米哈伊爾,是一個快要掛了的老頭,一年後他便病死了,沙皇之位由他的兒子阿列克謝繼位。

十七世紀中期的俄羅斯雖然擺脫"混亂時代"已三十年,但是在總體上仍然萎靡不振,隱患四伏。四麵的鄰居沒有一個好惹的,瑞典也好,波蘭也罷,都是當時的俄羅斯所惹不起的強國。另外還有一些名義臣服,實際獨立的哥薩克騎兵,他們也喜歡有事沒事去俄羅斯搞點副業,收割點人頭,借點錢花花。如此一個外部環境,再加上俄國內政鬆弛,盜賊橫行,國庫空虛,民情疲憊,自然不可能對波雅科夫有什麽大的支持。

清順治三年的時候,雅庫次克長官派哈巴羅夫率兵70名從雅庫次克出發,於這年末侵入黑龍江,到處殺人放火搶劫,遭到當地人的反抗。哈巴羅夫於是跑回雅庫次克找來了援軍138個人,於次年夏天出發再次侵入黑龍江,強占雅克薩城,不斷派人四出襲擊達斡爾居民,捕捉人質,擄掠婦女,殺人放火。九月底,他又帶200來人侵入黑龍江下遊烏紮拉河口赫哲人聚居的烏紮拉村,強占城寨,**當地居民。英勇的赫哲人民奮起抗擊,並請求滿清政府予以支援。滿清政府時令寧古塔章京海包率所部進擊,戰於烏紮拉村,打死沙俄侵略者10人,打傷78人。順治十七年寧古塔將軍巴海率水軍破敵於古法壇村,斬首60餘級,溺水死者甚眾。通過這幾場戰爭,俄羅斯人的野心暫時得到遏製。

康熙二十四年時候,為了徹底消除沙俄侵略,康熙命都統彭春赴愛琿,負責收複雅克薩。四月,清軍約3000人在彭春統率下,攜戰艦、火炮和刀矛、盾牌等兵器,從愛琿出發,分水陸兩路向雅克薩開進。五月二十二日抵達雅克薩城下,當即向侵略軍頭目托爾布津發了通牒。托爾布津恃巢穴堅固,有兵450人,炮3門,鳥槍300支,拒不從命。清軍於五月二十三日分水陸兩路列營攻擊。陸師布於城南,集戰船於城東南,列炮於城北。二十五日黎明,清軍發炮轟擊,侵略軍傷亡甚重托爾布津乞降,遣使要求在保留武裝的條件下撤離雅克薩。經彭春同意後,俄軍撤至尼布楚。

不過俄軍並未就此罷休,而是東拚西湊找來600多人的所謂援軍,由頭目托爾布津帥領再次侵入了雅克薩城,這個消息大半年後被康熙知道,於是下令反擊,清軍2000多人於八月抵達雅克薩,九月開始攻城,俄軍頭目托爾布津中流彈身亡,但滿清軍隊卻沒有攻下城,於是將其圍困起來,一圍就一年多。城裏的俄羅斯人病的病死,餓的餓死,實在撐不住了這才投降。826名俄羅斯軍人最後隻有66名活了下來,雅克薩戰爭至此結束。

戰爭是結束了,但政治沒有完,於是清俄雙方坐下來談判簽定了《俄清尼布楚條約》,條約有滿文、俄文、拉丁文三種文本,以拉丁文為準。在趙強眼裏,這個條約可不像後世史學界所宣揚的乃康熙大帝英明神武的最直接證據,而是**裸的賣國條約。因為戰爭打贏了,卻把土地大把大把的割給人家,讓原本屬於自己的土地通過條約方式給了別人,實在是太可笑了。直到今天大量的土地還在俄國人手中無法收回,康熙這種無恥的賣國之舉可謂給後代開了個很不好的頭,百年之後割地賠款被那些不成器的子孫發揚到了極致,就差把整個中國盡交洋大人之手以討歡心了。

雅克薩戰爭三年後才會發生,而且戰前戰後雙方維持的局麵幾乎不變,所以趙強不太關心這場兩個異族搶奪土地的戰爭,他隻對這幾百關內來的老瓜賊感興趣。

“胡大哥,你可知道這些老瓜賊去北邊都幹什麽了?”

胡旺想了想道:“具體他們的任務是什麽,我不清楚,但是每次這些人回來,都能帶回大量糧食。”

“糧食?”

吳四聽了哈哈大笑:“難不成韃子們讓這些老瓜賊專門去偷羅刹人的糧食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