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奴

第五十七章 千總

字體:16+-

趙強不再和那些留下的青壯廢話,既然他們也分成了兩個小團體,內中主事之人想必都是早早打定主意,自己再浪費口舌動之以情什麽的,他們也不會跟自己走。事已至此,沒什麽好說的,你走你的獨木橋,我走我的陽光道。

“帶大家出堡,準備出發。”

聽了趙強的吩咐,吳四、郭飛他們忙去吆喝眾人出堡。青壯和老弱們沒什麽家當,對這裏也沒什麽留戀,聽了吳四等人的叫喊後,便自發的往堡外走了去。

堡中巴爾虎人遺留下來的東西實在不多,能用得上更是少,胡旺帶人翻了半天,隻找到了些破鍋爛碗,另外還在火中搶了幾袋糧食,其他便一無所獲了。火勢已經蔓延開來,正往堡東燒去,趙強讓胡旺他們快去堡東老瓜賊的屋子看看,如果有什麽能用的東西就趁大火沒燒過去時搶出來。可是胡旺他們隻去了一小會便跑了回來,搖頭告訴趙強,那些老瓜賊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錯了,出去之後屋內就跟沒住人似的,什麽都沒有,連條被子都沒留下。

聽罷,趙強隻能苦笑一聲,讓胡旺他們將幾袋糧食扛上,到堡外和眾人集合。

堡外錢林領著人正在收集地上的武器,遏隆他們並沒有將都賴手下兵的武器帶走,也許在他們眼裏,這些索倫兵的武器還不及他們的好用。這就便宜了趙強他們,錢林領著人興高采烈的將兵器一捆捆的搬到一塊,遇上沒死的哥薩克人或者索倫兵發出呻吟聲,上前就給他們補上一刀,讓他們死得痛快些,省得在那活受罪。

看到趙強領人出來後,錢林一臉笑容的跑了過來,大聲報著自己的成果。

“羅刹人的馬刀三十二柄,清兵的弓箭五十四張,長矛六十八根,另外還有六十多根鳥銃,加上咱們原先的三十杆,就有九十多,隻不過他們身上的藥子不多。另外還有十幾把腰刀!”

聽完錢林的統計,趙強心算了一下,這些武器可以武裝兩百多人,運用得當,拿下一個俄國人的堡壘不成問題。當下對錢林吩咐道:“你去將人編組一下,挑出一百個兄弟單獨組建鳥銃營,其他人編為一營,伍長和隊長讓老兄弟們擔任,不夠再從他們當中挑一些出來。”

“是,把總,我這就去辦。”

錢林忙帶了幾人去挑選人手,伍楓秋等人也自告奮勇去幫忙。趙強給他們的要求隻有一個,那就是先挑強壯的,強壯的不夠再選瘦弱的。

北上找個落腳地,肯定要和俄軍交手,趙強希望能夠以壓倒性的優勢解決掉他們,不要死傷太多。

見錢林他們挑人挑得不亦樂呼,胡旺試探性的問了趙強一句:“現在咱們人手多了,是不是可以打個軍號出來?”

“打軍號?”

趙強微一思慮,搖搖頭:“樹大招風。暫時先不打軍號,等咱們有了地盤,人手壯大後再說吧。”

如果打出軍號,無非還是吳三桂的軍號,如果打其他的,隻怕這些吳軍舊部會不同意,但是隻要一亮出吳三桂的旗幟,那清軍可不會再不將他們放在眼裏了,勢必會盡全力圍剿他們,如此一來,對於整體還處於劣勢的趙強而言,可是得不償失了。

軍號一打,雖然可以振奮人心,但是卻也要承受清軍的重壓,趙強要的是實利,虛名還是先放一放,等到正式南下時再打也不遲。況且現在是北上,打個吳軍的旗號出來,那些俄國人也不知道是什麽意思,遠東那些土著更是不知吳三桂是哪根蔥,對於招兵買馬,擴大實力無半分用處。

錢林挑人的過程很順利,出堡願意隨趙強走的青壯們也知道,他們必須被武裝起來重新戰鬥,否則不論去哪,赤手空拳的隊伍也是任人宰割的,因此他們報名的情緒很高。老婦婦孺們都是很安靜的站在那裏,一臉笑容的望著這些男人被一個個挑出去。

錢林等人秉持趙強的要求,先挑強壯的再選瘦弱的,很快,八十多名青壯被挑了出來,與原先鳥銃隊的十幾名青壯合在一起,組建了一支百人的銃營。營官趙強還是讓吳四擔任,營中伍長和隊正則由那十幾名原先的銃手擔任,畢竟他們見過血,上過陣,開過銃,殺過敵,雖然效果不行,但至少要比沒上過陣的要強。

青壯中有以前吳軍中的弓手,錢林將他們選了出來,又配了二十人,組建了箭隊,隊正趙強讓齊壯擔任,伍長人選由齊壯自己挑選。

另外又挑了一百人,分給他們長矛和腰刀還有一部分哥薩克騎兵的馬刀,組建了步營。營官由胡旺擔任,伍楓秋和左銘南還有林家風、趙果等老兄弟都被安在內中擔任隊正伍長一職。

武器全部分發下去後,還餘一百四五十名青壯沒有被編成軍,趙強將他們臨時編為輜重營,輜重營的營官趙強讓郭飛擔任,錢林充當了他的副手。但是眼下卻沒什麽輜重可以讓他們運輸,隻能是先幫老弱婦孺們行軍,照顧那些年紀大的。

這些老弱婦孺在趙強眼裏與青壯們一樣,都是可貴的財富,他不允許任何一個人因為體力原因而掉隊,因此對郭飛和錢林再三叮囑,唯恐他們照顧不周,有人落了隊。

那幾個受傷的青壯一直眼睜睜的看著人群在忙碌,對於沒有人想到他們很是心寒和委屈,但卻也沒人叫嚷什麽。行軍打仗,沒有地盤,受傷的兵士總是得不到應有照顧,被拋棄也是常事。不過趙強沒有忘記他們,他一直在想如何帶這些青壯走。馬匹都被遏隆的人帶走了,將他們放在馬車上帶走是不可能的了。

想了一會,趙強揮手叫來郭飛,筆劃了幾下,讓他帶人去拆了一些柵欄上的木棍,用布條捆在一起做了幾個簡易的擔架,然後將受傷的青壯小心的放在了上麵。

“多謝把總!”

傷員們想不到趙強會帶他們走,一時哽咽得說不出話。

“我趙強不過丟下任何一個弟兄的,你們都歇著,等到了地方,我會找大夫給你們治傷。”

趙強沒想用這個來加強自己的形象,因此也不矯情什麽做什麽高大狀,又安慰了眾人幾句後,見天色不晚了,便要下令出發。這時卻見到堡中突然衝出一隊人,筆直的往南邊跑去,當先的卻是張大海。黃三等人卻還是留在堡內沒有動。

齊壯疑惑的望著張大海等人,對他們朝南跑很是不解:“他們要去哪?”

“管他們呢。”

吳四鄙視的瞅了一眼,便不再看張大海他們,扭頭對趙強道:“千總,可以出發了。”

“千總?”

趙強聽了這個稱呼一愣:啥時候我又升官了?

胡旺見趙強發愣,笑著告訴他,剛才他們幾人商量了一下,眼下人手多了不少,各人不是營官就是隊正,若是趙強這個領頭人還是小小的把總,這主次就有些混亂,不利於上下一心,號令分明。因此他和吳四他們商量了一下,自做主張便給趙強升了官。

“好吧。”

聽了胡旺的解釋,趙強失聲笑了一下,的確,人手多了自己這官也應該升一升了。大手一揮:“出發!”

...................

昨天鄰居一老婦陡死,家人多不在家,骨頭便前去幫忙打理,通知她的家人,做一些雜事,請樂隊等等,晚上沒來得及更,今天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