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奴

第五十八章 鄂倫春人

字體:16+-

銃營、步營、箭隊、輜重營外帶老弱婦孺總人數達到了九百多,沒有馬匹等代步,行軍速度可想而知。因急著追上那隊俄軍火槍隊,趙強便令胡旺、齊壯領步營與箭隊輕裝前進。自己則帶銃營和輜重營護著婦孺們在後跟上。

趙強給胡旺和齊壯的命令是如果發現了那隊俄軍火槍隊,就遠遠跟著,看他們到哪裏,並在沿途留下記號或者是派人等待大隊,絕不可以自作主張先行攻擊,一定要等趙強率大隊趕來之後再行動。

胡旺雖然以前在軍中人稱胡瘋子,但現在卻是穩重多了,以前的烙印很明顯在他身上磨去不少,因此趙強對他很放心。至於齊壯,雖然衝動,但有了自己的嚴令,再加上有胡旺看著,也不會有膽子敢不聽令行事。因此對於二人率隊先行,趙強便沒什麽不放心,他現在唯一不放心並且為之頭疼的是糧食問題。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眼下趙強手中卻是一點糧食也沒有。胡旺從堡中搶出來的那幾袋糧食,已經被趙強全數交給他們帶走,每個軍士身上背負一些,大抵也能撐三四天。餘下的人可以說是一點糧食也沒有。趙強不知道最近的俄軍堡壘在哪裏,沿途又沒有補給點,所以他內心也十分擔心,生怕沒等看到俄軍的堡壘前,隊伍就先散了。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趙強之前保證過讓追隨他的人都能吃上飽飯。現在卻無糧給這些人食用,一天兩天還好,如果連著三四天見不到糧食,隻怕威信盡失,再已無法領導這支為求活命而組建起來的敗軍了。

有了現實的危機,所以在行軍的路上,趙強便有意識的讓人四處采集可以食用的野菜,偶爾看到一些野獸,也會四下驅趕用火銃射殺。雖然數量少了些,但聊勝於無。一到休息,趙強便讓老弟兄們去安撫青壯們,告訴他們隻要再堅持幾天,就可以有成堆的糧食供他們填飽肚子,還有數不盡的牛羊肉等著他們去大快朵頤。

軍中的實情青壯們也看在眼裏,趙強讓步營和箭隊將僅有的糧食帶走他們也知道,但卻沒有表示出什麽不滿。他們並沒有如趙強所擔心的那樣,一旦發現不能吃飽肚子,便嘩的一下起了其他念頭,準備散夥各謀生路。畢竟是老軍伍,青壯們對自身處境都很明白,眼下的困難隻有一同克服,才能改變自身境況。不說前鋒已經先行去探路,就算眼下退縮,也無後路可退了。這個時候隻有上下一心,才有可能活下去。

老弱婦孺們的表現讓趙強更是放心,趙強能夠不拋棄她們就已經讓她們心滿意足了,自然不會因為餓肚子而對趙強有什麽不滿。她們自發的組成了若幹小隊,一有空閑便四下去尋找能吃的東西。馮雲也難得的與幾個婦女組成了一個小隊,有一次竟然還在草叢中逮住了一隻小兔子。趙強見過馮雲逮住的那隻小兔子,拎在手裏一斤都不到的樣子,剝了皮隻剩幾兩肉。

如果是從前,馮雲這個大家閨秀定會把這隻小兔子當作寵物,要是有人吃它,隻會哭著為它求情,絕不會有將這兔子充作肚中食物的念頭。對於馮雲的轉變,趙強憐惜之餘也是有些唏噓,環境可以改變任何一個人。

馮雲要將兔子給趙強,趙強哪好意思要,婉言拒絕了,讓她去烤給弟弟吃。馮雲堅持要給,趙強堅持不要,眼看馮雲一個姑娘家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吳四趕忙上來打圓場,說到把這兔子先剝了,烤好之後分個腿給趙強,說完朝趙強猛擠眼。趙強無奈之下便同意了,讓馮雲去將兔子烤了,馮雲這才有了喜色,低著頭走了。

馮雲走後,吳四想對趙強說幾句,卻被趙強止住了,讓他帶人四處查看一番,並且組織沒有找食的銃手進行一些操練,務必要掌握三段射擊的要點。吳四聽了,點點頭將方才想說的話憋了回去,帶人去了。

沿著胡旺他們留下的記號,隊伍往北行了幾十裏,地形便不再是寬坦的平原,而是進入了山林地帶。山上的參天大樹好像趙強後世所見到的原始森林一般,遠遠看去既有些害怕,又有些向往。

進入山區後,隊伍的取食途徑多了起來,山林中那些還從沒有見過如此多人的小野獸們就遭了殃,並且山間的樹下野蘑菇也很多,趙強讓人仔細鑒別過是否有毒後,才敢讓婦女們采摘。

第三天在一處稍為平坦些的山坡上紮營休息時,發生了一件讓趙強很是意外的事情——吳四帶著十幾個銃手竟然抓到了幾個“奸細”。

“千總大人,我們抓了幾個奸細!”

聽到吳四遠遠的大叫,趙強以為自己聽錯了,這地方還會有奸細?等到吳四把人帶過來,趙強才看清這幾個被五花大綁過來的“奸細”原來是幾個獵人打扮的漢子。

“你們是幹什麽的?”

不管這些人是不是奸細,一路上這是頭一次看到活人,趙強自然想從他們嘴中得知一些此地情況,不想問話之後,這幾人卻誰也沒回話,隻是一臉茫然的望著趙強。

“千總大人,他們不是漢人,怕是些鄂倫春人,所以聽不懂大人的話。小的父親沒有隨王爺入關前,曾經和鄂倫春人打過交道,知道些鄂倫春語,曾教過小的一些,要不小的給大人問問?”

趙強正納悶這些人怎麽不回話的,身後一個輜重營中長相清秀但是身子很單薄的一個年輕人大著膽子走了過來,告訴趙強這些人也許不是漢人,如果趙強要問話,他可以代為翻譯。

“鄂倫春人?”

聽了這年輕人的話,趙強心中一動,他知道鄂倫春人被稱為馬背上的民族,是後世中國五十六個民族之一,世世代代在大、小興安嶺的森林裏以狩獵為生。隻不過人數很少,好像不到萬人,鄂倫春人無論男女老少均有極強的射擊天賦,由於鄂倫春人所居住的環境中,是以狩獵為最主要的食物來源,致使射擊成為鄂倫春族可以說是必不可少的、最為基礎的生活技能。

鄂倫春人天生就是好獵人,也是天生的好箭手!兩百多年後鄂倫春族不到萬人,現在怕不止這個數吧。想到鄂倫春人天生的箭術,趙強的心一下熱了,如果能將他們吸收到自己的麾下,無疑增加了一支可戰的力量。

“你問問他們,是不是鄂倫春人,如果是,在這裏做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