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六章

第六章

我打開紙袋,發現裏麵是一大疊不同大小不同質量的紙張,很多都舊了,有的是半透明的薄紙,上麵打滿密密麻麻的字。材料真是豐富。我想我要攤開來看看。

羅西書架的頂層,在他稱之為“他的失敗”那排書中,有一本不見了。兩個晚上前他把它放了回去,現在那地方隻剩下一個黑暗的缺口。

“您當時看見有其他人在嗎?”

係主任走過來和我握手。“對這件事你知道什麽情況嗎?他的管家中午打電話來說他昨晚和前晚都沒有回家———也沒有打電話說要回家吃飯。她說他以前從來不會這樣。他今天下午還缺席了係裏的一個會,事先也沒打電話,這也是從未有過的事。另外,一個學生過來說他本來和羅西約好了在他上班的時候來見他,但一來就發現門鎖了,沒有人在。他今天本來要上課的,也沒有上。最後我隻好叫人打開他辦公室的門。”

“他從不說假話。”

書桌上方,在潔白的天花板上,有一道五英寸長的擦向一邊的汙跡,像是要指向外麵的什麽東西。

接下來的兩天我很忙,沒去看羅西給我那些文件。事實上,我盡量不去想那些神秘的古書。

就在那樣的默契中,我們拿了外套,走過那著名的小廣場,假裝還想去看看那教堂的正麵。

“我需要您留下姓名和地址。”他都記了下來,轉頭去看係主任。“您可以擔保這年輕人嗎?”

我想了想。“是的,隻有係裏的兩個學生———我想是伯特蘭和伊麗莎。他們是同時離開的。他們走的時候我也走了。”

“八點半左右吧。”

“你們是一起離開的嗎?”

最早的,最上麵的是那些半透明紙薄張,上麵盡可能整齊地打滿了東西,看上去多少像文字。我把它們小心放在一起,沒有仔細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