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啊,真是太走運了!’我嚷道,‘我們正——’就在這時,海倫踩了我一腳。她和當時所有的女人一樣,穿高跟輕便鞋,後跟尖得很,‘我們真高興認識您,’我說完這一句,‘您是教什麽的?’‘我的研究方向是莎士比亞,’我們的新朋友說,‘我想,你們在伊斯坦布爾的時候,為什麽不去看看我們的學校呢?這也是一所受人尊敬的學校,我很高興帶您和您漂亮的妻子到處看看。’我聽到海倫輕輕哼了一聲,便趕快替她掩飾,‘我妹妹——妹妹。’‘哦,請原諒。’這位莎士比亞學者在桌子那邊朝海倫鞠了個躬,‘我是圖爾古特·博拉博士,願為你們效勞。’我們也作了自我介紹——其實是我為我們作介紹,因為海倫執拗得很,就是不說話。我看得出她不高興我說出自己的真名,於是我趕快說她叫史密絲。對我給她起這個笨名字,她眉頭皺得更深了。我們握了手,我除了邀他共進晚餐外,別無選擇。

盡管父親的故事引人入勝,我還是在火車上幾乎打起盹來。我一夜都在看他的信,這是第一次我睡得很晚,累了。我把信放在腿上,緊緊攥著,不過眼皮開始垂了下來。對麵座位上那個麵善的女人已經睡過去了,手裏還拿著雜誌。

“‘我是人類學家,’她嚴肅地說,‘可你不能離開曆史去研究文化呀。’,‘那你為什麽不幹脆做個曆史學家得了?我看你仍然可以研究文化呀。’,‘也許吧,’她現在擺出一副拒人於千裏之外的樣子,不願看我的眼睛,“不過我想研究我父親還沒搞出名堂的東西。”在金色的暮靄中,大清真寺的門還開著,麵向遊客,也麵向信徒。守門的是一個小夥子,他呈皮膚棕色,頭發卷曲——從前的拜占庭人長的什麽樣?——我向他試驗我那蹩腳的德語,他說裏麵沒有圖書館,沒有檔案館,沒有任何類似的東西,他從來沒有聽說過附近有這樣的建築。我們請他出個主意。